第二十九章 丢尽脸面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顾三夫人正想再问两句,赵文漪却猛然站站起身,像风似的冲了回去。赵文漪跑的急,绣花鞋都跑丢了一只。更有甚者有丫鬟还听见了“噗噗”的你放屁声,那声音虽是被极力被压制,却依旧非常清晰。小丫鬟不敢哈哈大笑,只低声的交头接耳,暗自偷笑。顾三夫人见侄女这个样子,哪里还能赵文漪跑的急,绣花鞋都跑丢了一只。。...

顾三夫人正想再问两句,赵文漪却猛地站起身,像风似的冲了出去。

赵文漪跑的急,绣花鞋都跑丢了一只。

甚至有丫鬟还听到了“噗噗”的放屁声,那声音虽是被竭力压制,却依然清晰。

小丫鬟不敢大笑,只小声的交头接耳,暗暗窃笑。

顾三夫人见侄女这个样子,哪里还能记得顾二夫人的事,一脸焦急担忧的跟了出去。

众人都散了,顾老夫人只觉得疲乏心烦,便抬手让顾叶璃也退了。

顾叶璃垂着眼眸,毕恭毕敬的福礼离开,只在离开途中瞥了一眼小几上放的两个杯盏。

……

顾二夫人和顾锦璃回了碧竹院,关上了房门,顾二夫人才长舒一口气,随后有些紧张的问道:“小锦,我刚才是不是又冲动了?我没有闯祸吧?”

顾锦璃抿嘴一笑,勾唇问道:“那娘你可后悔了?若是再重来一次,那杯茶你还泼不泼了?”

顾二夫人想了想,语气坚定的道:“还泼!”

顾锦璃嘴角笑意更深了,“这不就得了,既是不后悔,那便没有做错。

以后她们若是敢欺负娘,娘尽管发脾气,不用忍让。”

顾老夫人是个偏心的,顾三夫人是个刺头,都是那种喜欢捡软柿子捏的人,不必给她们好脸。

所幸大老爷和三老爷都是明事理的,便是闹大了,也不怕没人说一句话公道话。

顾二夫人听了便安心了,她不怕顾三夫人打击报复,只怕给女儿添麻烦。

“以后请安娘都跟着你一起去,谁再敢说你,娘就泼她!”顾二夫人一脸郑重,她的心肝宝贝哪能被人随意糟践。

顾锦璃被她这模样逗得直笑,缩在顾二夫人怀里,娇滴滴的道:“好,以后我让如意随时随地都备着一盏茶,只要有人敢对咱们指手画脚,娘就泼她。”

顾二夫人先是笑,随即才反应过来,捏着顾锦璃的鼻子瞪着她道:“小没良心的,你又拐着弯的笑话我,真是白疼你了!”

母女两人顿时闹成一团,笑声欢悦,听得守在外间的如意和红芍都不禁弯起嘴角。

如意只觉得今天十分痛快,红芍却是更多了几分欣慰。

夫人以前实在是太过和善了,如今有了些脾气是好事,免得再受那些窝囊气。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顾二夫人开口问道:“锦儿,我怎么觉得你今天格外的高兴呢?”

“知女莫若母,果然什么都瞒不了娘。”顾锦璃笑着道。

“那是自然!”顾二夫人一脸骄傲,“到底有什么好事,让你这么开心?”

顾锦璃忍俊不禁,弯唇一笑,一双眼眸微眯,好似月牙,贝齿微露,吐字芬芳,颇为神秘的低语道:“我开心,自然是因为……有人要倒霉了呀!”

母女两人一派温馨和乐,而赵文漪此时已经连跑了五趟茅厕,两条腿都跑软了,走起路来像踩在棉花上一般,一张小脸更是白的吓人。

顾三夫人急的在屋里直转圈,却一点忙都帮不上,只一遍一遍催人去找大夫。

张大夫背着药箱匆匆赶来,探过之后,神色不由一滞。

“漪儿到底得了什么病,严不严重?”顾三夫人急着问道。

张大夫忙摇头道:“不严重,只是服了些泻药,我开个药方喝上便好。”

张大夫拿出纸笔,快速写了一个方子,命小丫鬟去抓药煎药。

顾三夫人听了这话,心里稍稍安定,却是气恼的拧眉道:“居然敢有人给漪儿下泻药,这人还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看我不把这人逮出来,剥了他的皮!”

顾三夫人说完,本是虚弱无力的赵文漪却硬是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气息不匀的摇着头道:“姑母,不可,不可……”

顾三夫人蹙眉不解,正想询问两句,却见赵文漪又是“哎呦”一声,一面下床一面对吉祥道:“快,快扶我去如厕!”

吉祥虽心中嫌弃,但还是连忙过去搀扶。

心下又有些不安,看表小姐这样子分明是喝了那杯茶,可那茶明明是给大小姐倒的,怎么会这样呢?

见顾三夫人一脸犹疑,张大夫迟疑了一瞬,还是道:“三夫人,昨日表小姐派丫鬟去我那里取了些泻药……”

他本以为赵文漪是为了惩治谁,便给她开了些烈性的泻药,可他怎么也想不到赵文漪是给自己喝的啊!

还真是乱来,就算排便不畅也不能胡吃泻药啊,早知道她是给自己吃的,他就换种药给她了,何至于遭这般的罪。

这小姑娘看着挺机灵的,脑子是不是不大好啊?

张大夫开了药方又嘱咐了两句便走了。

可就算喝了药也不可能马上见效,赵文漪来来回回又折腾了好几趟才见好转。

见她终于好了些,顾三夫人才遣散屋里的丫鬟,低声问道:“漪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听张大夫说,你从他那里拿了泻药,你要泻药做什么?”

该不会真的是给自己吃的吧!

赵文漪的眼圈一下子就泛红了,她把被子蒙在脸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姑母,我真是丢死人了,我再也没脸见人了!”

她在松鹤堂腹痛难忍,不仅跑丢了鞋,还没忍住放了个屁。

好几个小丫鬟都听到了,只怕用不了多久,府里的人都会知道。

大家闺秀却做出如此不雅之事,若是传了出去,她真是不要见人了!

顾三夫人拉下被子,心疼的劝道:“快别哭了,有什么委屈和姑母说,姑母为你做主!”

赵文漪起先不肯说,在赵三夫人的再三询问下,赵文漪才啜泣着将事情一一道来。

顾三夫人听得直懵,本是要害顾锦璃,结果却自己喝了下药的茶,这……这该说是倒霉呢,还是该说是蠢呢?

要说倒霉,顾锦璃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那若不是倒霉,岂不就是……

看着侄女脸色苍白,双眼红肿的可怜模样,顾三夫人虽不愿承认,但还是问道:“是不是你拿错了茶盏?”

赵文漪用力摇头,“绝对不会,我喝的就是我手边的茶。

一定是顾锦璃,一定是她换了我们的茶,才会害的我丢尽了脸面。”

赵文漪说完又捂着脸哭了起来,她抽着鼻子,咬着牙狠狠道:“姑母,都是顾锦璃那个小贱人害的,你可一定要帮侄女出这口恶气啊!”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评分 10
作者:浮梦公子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猜你喜欢
第四十三章 我的人动不得
白小初到了卫生间,用力地捧了两捧水往脸上拍,冰冰冷冷的,压下心里那股难受和疼痛,才觉得好了很多。镜子中的人很狼狈,明明身着华丽的礼服,可是她觉得自己早已经被榨干了,就连这恶臭的名声都有了利用的价值。“白小初,你还真是贱啊。”她自嘲着,连笑都镜子中的人很狼狈,明明身着华丽的礼服,可是她觉得自己早已经被榨干了,就连这恶臭的名声都有了利用的价值。。
第三十二章 上门算账
“对不起,我来晚了……”陆士严把白小初安顿在副驾,细心的系好了安全带,他心疼的抚摸了她脖子上的伤口。“士严……”白小初虚弱的睁开双眸,眼中满是泪光,“谢谢你。”“蠢女人!你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吗!”陆士严满心歉意,“坐好!去医院!”一路上,白小“士严……”白小初虚弱的睁开双眸,眼中满是泪光,“谢谢你。”。
第十八章 求求你救救他
陈长官伸出手,修长的指节往车子消失的地方一放,轻轻开口:“这里往上,是无监控区。你刚刚不是还说对方是有恃无恐么?我看未必。”陆士严薄唇紧抿,没有反驳,问道:“无监控区有什么地方?”陈长官摸了摸下巴,似乎思考了一下,眸色微沉道:“一家,废弃了陆士严薄唇紧抿,没有反驳,问道:“无监控区有什么地方?”。
020 教女(二)
18735 人在追
“至于老太太……”话题最后还是转回老太太身上。林大夫人轻叹道:“她如今这种表现,已经是极好的长辈了。她既然没有坏心思,冷淡点儿,实在算不上什么。假若换一个人,说不定……”“虽然咱们林府并没有爵位好挣,但三文钱尚能争得头破血流呢……”前朝有一“虽然咱们林府并没有爵位好挣,但三文钱尚能争得头破血流呢……”。
第三十三章 坦米亚孤岛(28)(D级副本)
“这才一个照面,你就知道了?谁信啊!”有彪哥挡在前头,崔浩底气又足了几分,知道彪哥跟这人不对付,狐假虎威道,“还不是摆脱自己嫌疑的把戏。”“爷干什么需要你相信?”姜离啧了一声,眉眼间皆是漫不尽心,“跟猪讲道理,何必呢。”说话间,少女已是凌厉“爷干什么需要你相信?”姜离啧了一声,眉眼间皆是漫不尽心,“跟猪讲道理,何必呢。”。
穆十四娘
25094 人在追
穆十七娘怎么也没想起,快活容易逃脱了将她视作‘工具人’穆府,又遇恩人洛玉瑯后,诚心诚意地想知恩图报,恩人却一门心思想将她藏出来。随后哄着她改名换姓,又托词帮她弄户牒,未署名洛府施氏,还睁着眼说瞎话:“是以我府上的名义办的,因为姓洛,施氏是他们随便取的名字。”从来不没有没见过户牒的十七娘就这样被他骗了还对他涌泉相报。一直到恩人终于等到对她露着了狼尾巴,她才省悟,洛玉瑯索要的报酬从来不都也不是钱财,不是要将她吃干抹净!由恩人变为大灰狼的洛玉瑯一脸无辜:“谁让你一双眸眼那样勾人,我也是受害者快活好?”穆十七娘:“还不快去抱孩子喂奶时。”穆十四娘仓皇间看到了远处那赤色的红崖山,山顶上耸立着一块突起的岩石。身后的人声传入她的耳中就像野兽在狂叫,连带着从她身旁滑过的树枝都成了帮凶。她用尽全力穿行在山林间,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泥浆,努力提着因为沾了泥浆而变得厚重的裙衫,深一脚浅一脚地山下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