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风波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顾二老爷带着一身寒气进了屋,顾二夫人一看便心痛了,“怎么回去的这么晚?翰林院的事情如果累吗?”顾二老爷是翰林院编纂,顾二夫人本我以为但是是誊誊写写的活,所以很简单轻松才对。顾二老爷晃了晃肩膀,边肥皂洗手边道:“实际上幸好,主要原因是我歇的久了些,工作顾二老爷晃了晃肩膀,一边洗手一边道:“其实还好,主要是我歇的久了些,工作就积累的多了点。”。...

顾二老爷带着一身寒气进了屋,顾二夫人一看便心疼了,“怎么回来的这么晚?翰林院的事情那么累吗?”

顾二老爷是翰林院编撰,顾二夫人本以为不过是誊誊写写的活,应该比较轻松才对。

顾二老爷晃了晃肩膀,一边洗手一边道:“其实还好,主要是我歇的久了些,工作就积累的多了点。”

顾锦璃送上一杯热茶,神色有些担忧,“父亲,今日一切可还顺利?”

顾二老爷露出一抹轻松的笑,轻轻摸了摸顾锦璃的头,“放心,一切安好。”

他的官职比较低,平日里就待在翰林院的西院,接触的人不多,再加上原主性子比较木讷,没什么交际圈,倒是为他提供了不少方便。

顾二老爷接过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入口中,眉尾顿时一扬,“嗯?这菜……”

“这菜怎么了?”顾二夫人笑眯眯的故意问道。

顾二老爷抬头看她,眼角眉梢顿时都凝结了笑意,“你今日下厨了?”

“吃得出来?”

“那是当然,这么好吃的菜旁人怎么做得出来?”顾二老爷夹了一筷子菜放入口中,一脸的餍足享受。

“人家解馋都是下馆子,可我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是馋。每天都能吃到世间美味,我单位那些人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呢!”

顾锦璃一边吃饭,一边笑盈盈的听着老爸拍老妈的彩虹屁,把老妈高兴得是合不拢嘴。

不过老爸的夸赞一点不虚,川淮鲁粤各大菜系,就没有她老妈不会做的。

她平时连街边小摊上的东西都很少吃,因为她老妈就连煎饼果子烤冷面都能做,而且从不嫌麻烦。

在欢声笑语中,一桌子菜很快就吃完了。

顾二老爷扫视了一眼屋内,诧异问道:“今日怎么没看到红芍和如意?”

“她们两呀……”顾二夫人和顾锦璃相视一眼,两人皆抿嘴一笑,心照不宣。

不同于一家三口的欢笑悠闲,红芍和如意是将“食不言”贯彻到底,两人谁都不说话,只全神贯注的吃饭……或者该说抢饭,生怕慢上一步就被对方吃光了。

几盘子菜被两人风卷残云般吃了个干净,两人都撑得不约而同打了一个饱嗝。

红芍起身打算收拾碗筷,如意却是快上一步,用剩下的一块馒头把盘子上剩下的菜汤刮了个干净,一脸餍足不舍的将馒头嚼烂咽下。

红芍瞪着如意,一脸严肃道:“瞧瞧你哪有大丫鬟的样子,谁家小姐的大丫鬟会舔盘子?”

如意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摸着自己圆溜溜的肚皮弱弱道:“我不是有意的,实在是太好吃了嘛……”

“下次注意!”

如意立刻从善如流的点头。

红芍端着碗筷转身,却是一脸懊悔。

她怎么就没想到用馒头蘸剩菜汤呢,一定很好吃,真是便宜如意这丫头了!

躲在暗处的墨迹一脸的疑惑,是两个丫鬟没见识,还是那些菜真的那么好吃?

这般想着,墨迹还是从怀里抽出了一个本子,又拿出一支笔,沾了沾口水在上面写下“厨艺好”几个字。

公子让他来盯着顾家大小姐,一定是想更深入的了解人家,他一定会事无巨细的把这些都记下来。

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墨迹揉了揉肚子,都怪那两个丫鬟吃东西吃的太香,害的他都跟着饿了起来。

揣好小本本,墨迹一路来到了大厨房,混了些饭菜填饱了肚子,墨迹仰头看了看天色,目光凛然,该办正事了!

只见一道墨色的身影灵活的穿梭在顾府之中,毫无阻碍的来到了顾老夫人的松鹤堂,看着里面的灯火熄灭,丫鬟婆子缓缓退出房间。

墨迹从房檐上跳下,然后,打开了个松鹤堂的窗户。

敢欺负主子喜欢的女人,冻死你个死老太太!

……

夜沉如水,一道黑影没入谢府之中。

男子一身黑袍,面覆斗笠,轻车熟路的迈入谢府的书房。

书房内,一中年男子端坐在主位,双眸微敛,手指不停抚摸着拇指上的玉扳指。

听到响动,中年男子倏然睁眼,待看到黑衣男子,忙起身走了过去。

未等他开口,黑衣男子低哑的声音响起,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刺耳。

“国公爷让我告诉你,事情做得利落些,别留尾巴!”

中年男子正是如今的户部尚书谢昆,他面色凝沉,郑重道:“请转告国公爷,我已将所有证据销毁,绝不会给国公爷招惹麻烦!”

“是吗?”男子声音一挑,声音透着冷嘲,“真的全都处理干净了吗?”

谢昆抬头看了男子一眼,拧眉道:“徐州知府陈延一家皆已除掉,所有的物证也尽数焚毁……”

“呵……”男子不屑冷笑一声,“皆已除掉?那陈延的长女陈晴现在何处?”

谢昆身子一颤,男子瞥了他一眼,继续冷声道:“你以为弄了一具假尸体便可蒙骗国公爷了?

平阳王府的大公子温凉正在暗中调查此事,尽快把这女人找出来杀掉,别坏了国公爷的大事!”

谢昆心下一凛,忙垂首道:“还请国公爷放心,我等已经在搜寻此女了,想来不日便会有消息。”

温凉年纪虽轻,但行事却老练狠辣,不得不防。

谢昆抬眼望了男子一眼,从袖中摸出一张银票塞入男子手中,“我并非有意蒙骗国公爷,而是不想让陛下得知陈家还有活口,还请您在国公爷面前美言两句……”

男子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银票,银票的面额让他神色舒缓了些,他收起银票,仍是冷哼一声,不紧不慢的道:“只要你对国公爷忠心,国公爷自是不会亏待你。

宋家那个老头子没死成,国公爷最近正烦着,你好自为之,别在这个时候惹到国公爷。”

黑衣男子说完转身便走,谢昆看着男子的背影,目光一片冰冷。

不过一个国公府的奴才也敢在他这个一品大员面前狐假虎威,真是令人恼火。

不过……

想到男子刚才所言,谢昆心思一动。

工部并非紧要之职,宋老尚书又是个性情纯良之人,只怕国公爷真正想要的是宋家大老爷手中的兵权。

这次徐州的事情是他处理不当,他没想到那陈延竟是个不识好歹的硬骨头。

不但无法收拢,反是险些被他算计了去。

好在他先下手为强,要了他一家的小命,又伪造了陈家一家畏罪自尽的现场,否则这次还真是凶险。

可国公爷怕是会因此对他不满,若是他能帮国公爷夺了宋家的兵权,国公爷定会更加看重他。

此事,还需好好谋划。

……

黑衣男子揣着银票走出谢府,整整一千两,够他去花楼享受一番。

可他刚穿过一条街,还没等走到温柔乡,便被人封了去路。

对方同样一袭黑衣,可他并未遮掩容貌,一张容颜峻冷清冽。

“你是什么人?”黑衣男子冷声质问,手却已经悄悄摸上腰间的佩剑。

墨踪眉目低沉,脚尖轻轻蹬动地面,携雷霆之势冲到了男子身边。

黑衣男子手中的剑尚未出鞘,而墨迹手中的长剑已然收起。

一抹清冷的月辉晃入深巷,隐约可见黑衣男子的颈部有一条细细的血痕。

“砰”的一声,黑衣男子直挺挺的倒在地上,那一双眼睁的大大的,至死都没有闭上。

“哎呀呀,就这么杀掉了呀!就不拉回去审问一下吗?万一能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呢?”

一挺拔秀逸的身影迈进巷口,男子面若中秋月,色若春晓花,一双半眯的桃花眼,风流无双,颜倾桃李。

他身后站着身披一袭雪色大氅的温凉,月色如霜,为他周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辉,恍若九天仙人下凡,携了满天星华。

他没有踏进巷子,清冷的眸只淡淡瞥了一眼地上的男子。

“他知道的,未必有你多,留之何用?”

男子闻后一笑,姿容更绝,他轻轻晃头,神色怡然,“那是自然,我白泽堂知晓天下事,谁人能及?”

白泽堂,知晓天下事,了然万人心,而这男子正是白泽堂少主秦俢。

秦俢颇为可惜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叹声道:“阿凉你也是的,既是人家什么都不知道,你何必非要了人家的小命呢?

不然此时美人美酒正是人生得意,你瞅瞅现在,哎呀呀,真是可怜呢!”

温凉没有说话,秦俢嘴角一挑,笑意潋滟,“我知道,你是心情不好,在这发小脾气呢,要不我陪你喝几杯怎么样?”

秦俢作势要去揽温凉的肩膀,被温凉墨眸一扫,抬起的手忙收了起来。

秦俢正要说话,发现墨踪正蹲在黑衣男子身边正摸索着什么,不一会儿就掏出了一张沾染了些许血迹的银票。

墨踪抬头看着温凉,眼中似有期待,让秦俢想起了他家那条大黄狗要骨头时的模样。

温凉略一点头,墨踪便快速将银票塞入自己怀中,虽仍面无表情,但一向凝滞无神的眸子里似有了些许光彩。

秦俢看的怔了怔,感叹道:“你这见钱眼开的性格和你的长相不大相符啊!

看看你家主子,身体力行的贯彻着自己是个面瘫的事实。”

温凉和墨踪齐齐抬眸看向秦俢,秦俢觉得脊背一凉,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温凉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尸体,淡淡道:“把他扔到英国公府门前。”

没有证据,不代表他不知道是谁所为。

他心情不舒爽,他们也别想安枕无忧。

转身侧眸,温凉的目光冷淡如月,“还有,不要再叫我阿凉。”

“为什么啊?不好听吗?”秦俢歪头,无辜眨眼。

“恶心。”温凉冷冷吐出两个字,抬步走入月色之中。

“哎呀呀,这么高冷啊,当心以后娶不到媳妇儿啊!”秦俢撇撇嘴,长得再怎么好看,性格跟块冰似的,哪个小姑娘愿意跟他。

哪像他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秦俢正沉浸在自我满足之中,却有人一直在拉他,秦俢有些懵的看着墨踪,“欸!?你拉我干什么?”

“把你扔到英国公府!”墨踪板着冷冰冰的脸,目光幽黑。

秦俢:“……”

秦俢跳脚,一把抽回自己的胳膊,“你主子是让你扔他好不好?你扔我做什么!”

“开玩笑!”墨踪看了秦俢一眼,冷冰的吐出几个字,然后转身走开。

秦俢:“……”

能不能别绷着一张面瘫脸和人开玩笑,不逗人,很吓人的好不好?

第二日一早,英国公宫府大门前惊现一具男尸,引来百姓围观。

英国公府乃太后母族,太后闻此勃然大怒,命人严查,一时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此事尚未传到顾府之中,而顾府此时却也在荡着小小的涟漪……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评分 10
作者:浮梦公子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接受了。
猜你喜欢
第四十二章 闹着玩
23248 人在追
陆士严却一把掐住她的腰身,强制禁锢着她,嘴角似笑非笑,似讽非讽,“怎么害怕呢?”他的眼神在这瞬间变得阴沉,目光落在江书瀚的身上。“他都说你是破鞋了,你怎么不反驳?还是说你想要坐实这个名号?嗯?”最后一声“嗯”明显带着威胁,掐着她细腰的手也在“他都说你是破鞋了,你怎么不反驳?还是说你想要坐实这个名号?嗯?”。
第三十五章 是不是我的我不在乎
“你不需要读懂我,按照我们约定好的来,我不会亏待你的。”陆士严忽略掉心里一闪而过的异样,淡淡道。这话落入白小初的耳里,心里一阵讥讽。是啊,按照他们约定好的来,他是不会亏待自己的,本也就是各取所需的事情,她干什么因为他为她做点私密事儿就觉得愧这话落入白小初的耳里,心里一阵讥讽。。
第三十一章 救命稻草
“陆士严……”跌坐在地上的白小初有些失神,呢喃着唤着某人的名字。她从未觉得时间过的如此缓慢。从小到大都那么软,隐忍着一切,现在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决定坚持自我,做个强大的母亲,可眼看着脸孩子都保不住。这个世界真是恶意满满。“妈……”白小初泪眼她从未觉得时间过的如此缓慢。从小到大都那么软,隐忍着一切,现在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决定坚持自我,做个强大的母亲,可眼看着脸孩子都保不住。。
第二十一章 岂会替别人养孩子
“地球不小,是江少爷的心太小,好像只能装下我陆士严的妻子。”陆士严面露不悦,站起来,遮挡住江书翰看白小初的视线,“离她远一些。”江书翰拧眉看着他,没想到这个浪荡子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竟然让他隐隐有了一些压力,他不甘示弱的对视着,“陆士严,你江书翰拧眉看着他,没想到这个浪荡子身上释放出来的气息,竟然让他隐隐有了一些压力,他不甘示弱的对视着,“陆士严,你也就玩儿我玩儿剩下的。”。
020 教女(二)
18735 人在追
“至于老太太……”话题最后还是转回老太太身上。林大夫人轻叹道:“她如今这种表现,已经是极好的长辈了。她既然没有坏心思,冷淡点儿,实在算不上什么。假若换一个人,说不定……”“虽然咱们林府并没有爵位好挣,但三文钱尚能争得头破血流呢……”前朝有一“虽然咱们林府并没有爵位好挣,但三文钱尚能争得头破血流呢……”。
第三十三章 坦米亚孤岛(28)(D级副本)
“这才一个照面,你就知道了?谁信啊!”有彪哥挡在前头,崔浩底气又足了几分,知道彪哥跟这人不对付,狐假虎威道,“还不是摆脱自己嫌疑的把戏。”“爷干什么需要你相信?”姜离啧了一声,眉眼间皆是漫不尽心,“跟猪讲道理,何必呢。”说话间,少女已是凌厉“爷干什么需要你相信?”姜离啧了一声,眉眼间皆是漫不尽心,“跟猪讲道理,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