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欢迎仪式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积累的风沙便行成了海拔在一千米到两千米的黄土高原。  所以海拔高,施工难度大,这里的公路非常狭小,两车相见的时候,通常仅有将近一拳的距离,而另边是万丈悬崖。每次对面来车,张茜便会用力紧紧地抱住苏小六。  “苏小六,你是故意的吧?”攀登了近一张茜和苏小六这么“亲密”,并不是二人的关系突飞猛进,而是张茜从没有走过如此危险的盘山公路。。...

  一辆破旧的中巴上,张茜死死抱着苏小六的胳膊,双脚顶在前面的座椅上,嘴唇发白,一句话也不说。中巴转弯的时候,忍着不叫出声,只能吓得闭上眼睛。

  张茜和苏小六这么“亲密”,并不是二人的关系突飞猛进,而是张茜从没有走过如此危险的盘山公路。

  苏小六的老家在塬上,也就是俗称的黄土高坡。西伯利亚和蒙古高原的寒流裹挟着大量的风沙走到这里时,早已筋疲力尽,成了强弩之末,最后只好卸下风沙,轻装前进。几十万年来累积的风沙便形成了海拔在一千米到两千米的黄土高原。

  因为海拔高,施工难度大,这里的公路十分狭窄,两车相会的时候,往往只有不到一拳的距离,而另一边就是万丈悬崖。每次对面来车,张茜就会用力抱紧苏小六。

  “苏小六,你是故意的吧?”攀爬了近一个小时,中巴终于绕到了塬面上,道路也终于开阔了些,张茜这才放开苏小六的手臂。

  “啊?”苏小六坏坏地笑着,装作不明所以。

  “你少来了,你肯定是故意带我走这条路的!你坏死了!不想理你了!”张茜生起气来。

  “唉,我的大小姐,虽然我的确得了便宜,但说句老实话,通往我家的路只有这么一条,你刚才过来的桥还记得吧?叫封侯大桥,还是去年才修好的呢。以前回家还要再翻一条沟呢,那条路比这里更危险,每年不翻几辆车,简直不正常。”

  “啊?你们就住这里啊?为什么不搬到平原上去呢?”

  苏小六笑了笑说道:“搬到平原上,谁来种地呢?”

  “唉,农民真是太不容易了。”

  “其实也还好,这个塬面上一共有只有三个村,是全省最大的一个塬面,人口也最多,除了少数高科技买不到,别的东西完全可以自给自足。所以,下去的时候也不多。以前村子里穷的时候,很多老人,一般子都没下去过呢?”

  “一辈子就生活在塬面上?”

  “嗯。”

  “那也太悲惨了吧?”张茜难以置信。

  “这个嘛,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在你看来可悲的生活也许在他们看来是一种安逸的选择。”

  张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又开了一会,车停了下。苏小六拿起行李,扶着张茜下车。

  “到了么?”

  “嗯,到了。”

  “快带我去看看,哪里是你家的地?”

  苏小六站在公路边,朝着远方指了指,道:“朝这个方向,你能看到的,都是我家的地。”

  张茜笑了笑,道:“吹牛。”

  苏小六也没有争辩,只是拿着行李往家里走去。

  走了没多久,远处传来轰鸣的马达声。一辆宝马X6在前,几辆JEEP紧随其后,一路奔驰,扬起高高的尘埃,径直朝苏小六撞来。

  苏小六回头一看,完全不怯,只是把张茜往身后一挡,闪也不闪,继续站在路中间。

  X6一个急刹车,在距离小六不到半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几辆向两侧分开,将苏小六和张茜围在中间。

  “小六,怎么回事?”张茜紧张地问道。

  苏小六回头笑笑,“没事,放心吧。”

  X6上跳下来一个光头,一身健壮的肌肉充满爆炸感,浓眉大眼,表情狰狞,冲着小六大喝道:“小兔崽子,你******终于回来了,老子等你好久了!”说完,就朝小六怒吼着冲了过来,简直向一辆人肉推土机。

  苏小六巧妙的闪开,冲着光头的后腰就是一拳,光头大喝一声,呲牙咧嘴地扭过头,一拳打在肚子上,小六一声干呕,后退几步。光头并不给小六放松的机会,冲过去又是一顿乱拳。小六也不遑多让,对着光头也是一顿饱拳。

  周围JEEP上跳下来不少男子,有的抽烟,有的抱着肩膀,有的在一旁呐喊助威,所幸没有一个人来找张茜的麻烦。

  双方闪躲几次,似乎不屑于使用什么技巧,开始站在原地,仿佛有了默契一般,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拳,但谁也没有后退或者求饶的意思。有时候还彼此挑衅,把脸朝对方凑过去。

  张茜在一旁大喊着劝架,急得快要哭了出来,声音却很快淹没在周围人的呐喊声中。

  “难道是遇上山匪路霸了?会不会是黑社会?天啊,我该怎么办啊?对,报警!有困难找警察!”

  张茜赶忙逃出手机,打通了110。电话很快转接到了当地的派出所。

  “喂,警察么?快来救命啊,我们遇到土匪了。”

  “土匪,不可能吧?我们这片塬上不可能有土匪。有土匪早就被碾碎了。”电话那边一个警察懒洋洋地说道,似乎还没有睡醒。

  “可是是真的啊,真的有人在打架。”

  “打架?很多人么?”警察的声音紧张了起来。

  “好多好多人!”张谦看了看周围的十几个人,谨慎地压低了声音。

  “妈的,我就说嘛,农忙的时候,肯定要打一架的,果然吧。”

  “你们快来啊,再不来,就要出人命了!”张茜焦急地说道。

  “这群小兔崽子,就不能让老子安安生生么?你的位置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知道是中巴刚上坡的位置。”

  “好,小姑娘,你保护好自己,我们马上就到。”电话突然就挂断了,张茜最后似乎还听到了警铃大作的声音。

  这个时候,苏小六和光头两人早已经满脸是血了。两个人同时挥出一拳,同时砸在对方脸上,然后同时退了几步,苏小六支撑不住,摇摇晃晃,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张茜见状,不顾一切的冲上去,举起双手,挡在小六身前,大喊道:“别过来,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来了,你们现在跑还来得及。要不然,都去坐监狱!”

  张茜紧张地心都要跳出来了。娇滴滴的大小姐什么时候面对过如此多的穷凶极恶的“匪徒”,更何况还是在这山高皇帝的黄土高坡上。她感觉自己好像突然来到了原始部落一般。

  光头走了几步一愣,然后爆发出爽朗的笑声,道:“小兔崽子,你带回来的女娃儿挺有种的啊。女娃子,有性格,我喜欢!”

  苏小六从地上爬起来,将张茜让到身后,也笑了起来,道:“你个大兔崽子,刚才不算,我没吃午饭,咱们再来一场!”说完又摆起了架势。

  光头先是一愣,然后一摸自己的光头,笑得更厉害了,道:“不错不错,我以为你一进城就变成娘们!好!你的卵子还没丢!不愧是我苏家的人!”

  周围的人爆发出更一阵欢呼声。

  光头向前一步,灵巧地避过小六的拳头,将他一把搂到腋下,大喊道:“我弟弟回来了!我弟弟回来了!我弟弟回来了!”

  “哦!哦!哦!”周围的人大声欢呼着,纷纷围上来和苏小六拥抱,“小六哥好!少爷好!小六兄弟好!”

  只留下彻底在原地懵逼的张茜,强烈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未开怀的非洲原始部落。

  众人正在欢呼,远处的警笛声传了过来,几辆带着装甲的警车呼啸而来。

  警车远远停住后,从车上跳下了几十名全副武装的特警,举着厚厚的防暴盾牌,拿着催泪弹发射器,警棍,电棒,排成整齐的队形,虎视眈眈。最后走下来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警察,穿着最普通的“片警”制服,手上还拿着一个大喇叭。

  站在防暴盾牌后的老警察拍了拍喇叭,正要讲话,却皱起了眉头,冲着喇叭说道:“他奶奶的,就你们几个?他娘的!谁报的警?谁报的警?”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科学众神

评分 10
作者:麦麦基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猜你喜欢
吞天噬地决
20518 人在追
玩游戏玩得正嗨的李若蓝悲催的再次穿越了。随他而至的是游戏中附加的惊天动地的法决《吞天噬地决》因而李若蓝的生活就风生水起霸气十足无双了。他只要你做的是被吞噬,像别人的灵根啊,内力啊,神识啊,血脉啊,法决啊什么的都能被吞噬,更有甚者别人的境界都能在夕阳光笼罩下的朝阳峰,显得那么和祥,水流般韵味流畅,时不时的还有成群成群的惊鸟从周围硕大茂密的参天大树上四处窜动,并冒出悦耳的鸣鸣声,再望那周围带着韵律与协调自然的遍布的青竹小屋,远远观去,此处就仿佛一处世外桃源。。
白锦霍南风
21533 人在追
白锦霍南风黑七七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主角名为白锦霍南风小说的名字是《我愿许你,情深不离》,这是超神小说提供更多的一本很新鲜新鲜出炉的在现代言情小说,黑七七所著,小说讲诉的是白锦也没想起老天竟然会再给她复活的机会,再回忆
报告总裁,夫人带球跑
小说主人公是秦天晴商东瑾的书名叫《报告总裁,夫人带球跑》,本小说的作者是猫菇娘创作的婚姻恋生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隐婚姻两年,他们见面的次数用五根指头都可以数出。秦天晴决定主动出击,这个年代,还好玩什么暗恋呐,果断追着老公撩呀。于是他白天做文秘
那就好好爱一场
23932 人在追
主人公叫穆盈盈付以安的书名叫《那就好好爱一场》,这本小说的作家是狐木兰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婚礼上,闺密和准老公联手演了一出栽赃陷害他结婚前外遇的好戏,转眼之间他就成了千夫所指的坏女人。在他身败名裂之际,他来到他的身边对他伸出援手,“只要您做我的女人,我就帮您报仇。”他成了他黑暗余生中的阳...穆盈盈没想到,楚毅就是个畜生,他陷害得她身败名裂还不够,现如今竟然还让她独自承担婚宴的钱?。
阴阳师神莫
24579 人在追
主人公叫张狗蛋的小说是《阴阳师神莫》,是作者黄邓智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2018最强悍玄幻打鬼升级后流】悠悠百载,沧海桑田。三百年鸳梦重温经典,乱世中谁煮浮沉。静僻山村闹鬼事件,少年伤匪夷所思漂到此地,拉大降妖除魔除魔的序幕,随即认识了了村里“三小强”,被道家魔教围杀,恶煞出手相助,引发出其强悍的身世背景,层层剥开身世谜团。年仅十八岁,仇家找登门,媳妇找登门,孙女儿找登门,孟婆也找登门,形形色色,料想不到未及。下回分解阴阳师少年、法术流派的精英、阴曹地府的鬼才、人间的凡客,太行山脉深处,飞瀑如雷宣,犬牙峭壁之巅,神莫望着半空中那五排金色字体,矗立良久,眼神有些迷茫。。
强宠捕快妃:世子,来破案!
一次出乎意料,一夕再度穿越在唐朝,谁也不能够抵挡她的梦想!!匡扶正义的捕快!当宰相之女,名誉天下的淑女追着罪犯满街跑,如何草草收场?当设计陷害她痴傻之人,再度一次出手,如何化险为夷?当某刑部世子,与她纠缠不清,如何三纲五常??陆元宝于房中醒过来,同时也反应过来,她不是陆元宝,她是林墨,在火车站就一个小孩,被火车所撞!她已经死了,灵魂出窍,巧遇虫洞,被吸附到了陆元宝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