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战争史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特警们整齐有序地长出口气,如释重负,哭笑不得地站在原地随时待命。  老警察径自走了回来,拿着喇叭叫道:“我接报警,说是有人打群架,怎么就你们几个?”  光头笑着地说:“四叔,原本就我们几个啊。”  “那他娘的谁报警?”  这时所有的人目光齐刷老警察径直走了过来,拿着喇叭喊道:“我接到报警,说是有人打架,怎么就你们几个?”。...

  特警们整齐地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哭笑不得地站在原地待命。

  老警察径直走了过来,拿着喇叭喊道:“我接到报警,说是有人打架,怎么就你们几个?”

  光头笑着说道:“四叔,本来就我们几个啊。”

  “那他娘的谁报警?”

  这时所有的人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了张茜。

  张茜怯怯地举了举手,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刚才苏小六的确和这个野蛮人在打架,我就报警了。我错了么?”

  老警察叹口气,生气地说:“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你爸妈没教过你不要胡乱报警么?”

  “四叔,您别生气,她可是小六领回来的女娃儿。”光头一边说,一边冲着张茜挤眉弄眼。

  老警察一听,脸上的乌云立即散去,两眼放光。先是看了看小六,又不停地打量着张茜,张茜不好意思地往苏小六背后躲。

  老警察点点头,道:“这,有点太娇了吧?”

  光头抢着说道:“刚才她还挡在小六面前,保护小六呢!”

  老警察道:“当着你们这么一群人?”

  “可不是么?”

  “哦,那还不错。”老警察继续盯着张茜看了看。

  张茜更感别扭,拉着苏小六道:“小六,这是怎么回事啊?”

  苏小六尴尬地说:“你们别胡说了,她就是我一同学,没来过农村,来体验生活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而且,四叔,你能不能别这么猥琐地看着人家。”

  “哦哦,是是。”老警察回头对着特警们摆摆手,道:“收队收队,都回去歇着吧。不过时刻保持戒备,这两天马上要收麦了,随时可能打起来,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今年要是再出人命,我就没脸活了。老子要是没脸活,你们就都别活了!听到没有!”

  “是!”特警们发出雄壮整齐的声音,有序地回到车上。

  “小六回来了,怎么样,今年毕业了吧?”老警察这才殷切地扭头问道。

  “还有一年呢。”

  “哦哦,怎么这么久啊。快点毕业回来帮你爹吧。”

  “嗯,知道了!”

  “咱们家,就出了一个有点脑子的,你可不能给咱们丢脸,听到没有?”

  “当然当然。”

  “你才回来,四叔就不唠叨了。走,咱们先回家吃饭!”

  说着就朝村里走去。

  光头和其他人则笑嘻嘻地跟在后面,将苏小六和张茜留在最后。

  “小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张茜惊魂未定地问道。

  “没什么,我估计下火车时被乡亲们看到了。那光头是我大哥,特地来欢迎我的。”

  张茜拿出纸巾,帮着苏小六擦干脸上的鲜血,道:“你们家人这么欢迎人的么?”

  “呃,这个嘛,我老家的人,民风比较彪悍。你别怕,他们心肠都很好的。我当初去城里上大学,他们都挺反对的。读书在我们这里也没什么作用,而且会显得,怎么说呢,会显得特别娘娘腔。我们崇尚的是野性,可不是书本。我哥是担心我失去了野性,变成一个小白脸。”

  “天那,这也太野蛮了吧。而且我报警有错么?为什么说我乱报警呢?”

  苏小六笑着说:“呃,民风彪悍,民风彪悍......”

  张茜打了苏小六一下,道:“你快给我说清楚!”

  苏小六叹口气道:“看到这条公路了吧,记得我说过么?这个塬上只有两个村。一个是赵寨,另一个就是我们苏村,以这条公路为界,对面就是赵寨。这两个村子世世代代打了几辈子了。”

  “打了几辈子?”

  “嗯,我觉得他们才是真正的战斗民族。和他们比,俄罗斯人简直是爱好和平的五好公民。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是真的。村里的老者说,几百年前,这个塬上本来只住着赵家人,然后我们姓苏的人因为逃难,迁徙到这里,从那个时候,两家人就打起来了。”

  “为什么呢?”

  “当然是为了土地啊。我们来了,原来赵家人的土地就少了嘛。”

  “那等于说是你们抢了人家赵家人的土地嘛,怪不得人家要打你们,你们活该。”

  “嘘嘘,你心里这么理解可以,但可千万别这么说啊。”

  “呃,好吧......”

  “你可能无法理解,土地在我们农民眼中就是我们的命根子,是我们的一切。没有土地就没有粮食,没有粮食,就得饿死。所以,对于土地问题,我们可没有什么善心。我们占了,就是我们的。谁要是想要,就得拿命来换。”

  “你们一直为了土地打架?”

  “那倒不是。打了几十年,土地基本上固定下来了。虽然有时候也起点摩擦,但很少像以前一样大规模械斗了。不过两边的仇恨倒是结了下来。这之后,每逢历史上的重要时刻,两边就会对立起来。”

  “什么意思?”

  “这个说来话长了。总之就是我们苏家选白,赵家就选黑,赵家选白,苏家就选黑。清朝末年,赵家人是革命党,我们苏家就投奔了保皇党。民国时期,我们苏家认袁大头,他们赵家就只认孙大炮。两个人都死掉后,赵家人支持国民党,我们苏家就千方百计接济共产党,还送不少人去参加红军。哦,对了,两家人历史上就统一过一次,就是打日本人。日本人当时占领了全县,但从来没有彻底占领过我们这个塬。”

  “哇,你们家历史好丰富。”

  “都是血泪史。后来解放战争,两家人又干了个你死我活,一直打到全国解放。”

  “终于不打了?”

  “那哪行?斗争已经融入到我们的血液中了。文革期间给了他们最好的机会,两边正大光明的‘不爱文斗爱武斗’,整日打的头破血流,你看见那边的堡垒了么?”

  “啊?那是堡垒?”目力所及,平整的农田上隆起一个个圆形的大土堆,依稀可以看到几个小孔。

  “这些堡垒就是文革期间修建的。”

  “那文革结束后总好点了吧?”

  “是好了一点。改革开放期间,我们实行了家庭联产责任承包制,变成了坚定的改革派。他们却依然坚持老一套,是彻彻底底的顽固派。为此,又打了几次。直到全国形势明朗,赵家人才改弦更张。”

  “哦。改革开放明明是好事,他们为什么不支持呢?”

  “唉,依我看,他们就是需要一个开战的理由而已。”

  “那现在总算和平了吧?”

  “咳,你说这么大的血海深仇,怎么可能不打嘛。从爷爷的爷爷辈结下的仇,完全化不开。双方都苦大仇深,恨不得生吞了对方。我们从来不去对方那边,他们也不来我们这边。但是一年农忙的时候,因为耕地相互连接,难免撞到碰到,这就又给了双方最好的开战的理由。”

  “那你刚才打架,我报警也很正常啊。你四叔干嘛要说我胡乱报警嘛。”

  “这个嘛,你见过派出所配备特警的么?没有吧。我们这几个村,村情比较特殊,所以重点配备。而且两边都很好面子,一般小摩擦从来不报警。因为民风太彪悍,就算自己人打架,也极少报警。报警一般都是大规模械斗,弄出人命,场面失控才会发生的事。现在这社会,凡事讲究和谐,打一架死伤十几个人,传出去,对当地政府很不利的。”

  “你们打一架会死伤十几个人?”

  “嗯,如果正式开战的话,比这个还要惨烈。不过就算这样,双方也都是私了,几百年传下来的规矩,没人指望政府,全靠自己人。在我们这里,宗族就是一切,血浓于水。谁先找当地政府,谁就是怂逼。双方因为开战,死了有人埋,遗属有人照顾,是烈士。受了伤,村上也会有人照顾医治,而且因为和赵家人干架受伤,是很荣耀的事情。比如,你看,”苏小六将衣服撩起来,露出一道长长的伤疤,“这是我十二岁的时候,和他们干架,被刀砍伤的。因为这个疤,当时大家都把我当少年英雄呢。”

  张茜鄙视地看这苏小六,道:“没看出来啊,你十二岁就有这经历了。”

  “呃,你别担心,我其实是个和平主义者,我从来不主张用暴力解决问题。相比暴力,我更喜欢用真理说服人。”小六笑嘻嘻地说道。

  “少来了,看你刚那自豪劲。”张茜说完加快了脚步。

  苏小六在后面追了上来,接着说道:“所以,一般我们不报警,报警就一定是出大事了。尤其是最近,双方都攒着劲呢,天气又这么热,说不定就是一场大战呢。”

  “那我也没错啊,你明明就是在和别人打架嘛,还不让人报警!”

  “唉,在我们这,刚才那个,真的算不上是打架啊。”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科学众神

评分 10
作者:麦麦基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猜你喜欢
闪婚娇妻送上门
10254 人在追
主角叫做苏云
强宠捕快妃:世子,来破案!
一次出乎意料,一夕再度穿越在唐朝,谁也不能够抵挡她的梦想!!匡扶正义的捕快!当宰相之女,名誉天下的淑女追着罪犯满街跑,如何草草收场?当设计陷害她痴傻之人,再度一次出手,如何化险为夷?当某刑部世子,与她纠缠不清,如何三纲五常??陆元宝于房中醒过来,同时也反应过来,她不是陆元宝,她是林墨,在火车站就一个小孩,被火车所撞!她已经死了,灵魂出窍,巧遇虫洞,被吸附到了陆元宝的身体里!。
谁在我身旁
12842 人在追
主角是晨雨的小说是《谁在我身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薄荷二两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那天下午早上,女朋友和我说,她在闺蜜家。可她的闺蜜,就躺在我身边睡着……...我一手扒拉开老乞丐,出手之处冰凉凉的,我只当他是穿少了在外头挨冻了,也没多想,抬腿就朝门卫走过去,“我找雨晴……”。
张大刚张六根翠花小说
《张大刚张六根翠花》小说叫作《爱不释手》,是由要杯寂寞孤独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张大刚张六根翠花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她的前半生是哀伤的,她的老公在她刚进屋的时候就死了,便她守了多年的寡,终于等到有人不愿意要她了,却不想男人的父母又赞成,更有甚者男人父亲想了她的清白,来拆撒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