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不期而遇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我妈妈怎么搞成这样的?”虽然也没敢于面对提问陆云帆的话,虽然很显然成响响的问题里了其中包含了答案。这个女人果真有问题!好像也没听到成响响的问话,陆云帆望着床上宁静的这个女人果然有问题!似乎没有听见成响响的问话,陆云帆看着床上安静的成安安,若有所思的在心底说道。。...

“我妈妈怎么弄成这样的?”虽然没有直面回答陆云帆的话,但是很显然成响响的问题里已经包含了答案。

这个女人果然有问题!似乎没有听见成响响的问话,陆云帆看着床上安静的成安安,若有所思的在心底说道。

“叔叔!”为什么所有的大人都需要自己来将他们唤回现实世界呢!成响响头疼的叫了一声陆云帆。

“啊?啊,你妈妈被绑架,吓的。”

听了陆云帆的话,成响响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一直站在一旁的护士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哎呀,陆总,你怎么可以跟小朋友说这么可怕的话呢。”

面对护士的怪叫,成响响和陆云帆一起侧目看向了她,两个人眼中的鄙夷与嘲笑是极像的!

看着大小两个帅哥无声的盯着自己,护士一时间有些不适应,竟然灰溜溜的走出了病房。

“那是你救了我妈妈吗?”看着陆云帆的伤口,成响响再一次发问。

这次倒是轮到陆云帆所问非所答了:“你自己来的医院?你--还有别的家人吗?”

听着陆云帆的问题,成响响笑了,因为他听得出来,陆云帆其实是想问他,你的爸爸呢。

“我没有别的家人了。”不得不说成响响是个演技精湛的小家伙,说话的瞬间,有一包水儿灌满了他的眼眶。

看着成响响那天真可怜的样子,陆云帆竟然有无尽的怜惜在心底升起,要知道他陆云帆最讨厌的就是小孩子!但眼前这个男孩儿他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是不是站的有点久了,陆云帆的声音越发的虚弱。

没有回答陆云帆的问题,成响响径直走到了陆云帆的身边,幼小的响响牵起陆云帆的手,“叔叔,你好像伤的很严重,我送你回病房吧。”

被响响牵着手的陆云帆像被下了蛊一样,竟然乖乖的回了病房。

看着陆云帆躺到了床上,成响响很有礼貌的说道,“叔叔,谢谢你救了我妈妈,您也好好休息吧。”说罢,响响浅浅的行了一个礼就出了病房。

站在走廊里,成响响的脸瞬间从天真变成了冷淡的老练,哼,这个男人就是我爸爸吗?那个从来没有管过我和妈妈的爸爸吗?

一个阴冷,与稚嫩的容颜完全不符的眼神从成响响的眼中闪过,一个阴谋在心底迅速生根 。

等到成响响再一次回到病房的时候,成安安已经醒了,看见响响那张熟悉的脸颊,成安安竟然有些害怕,她以后一定要小心的生活,她必须健健康康的,因为她要——陪着响响。

“你怎么来了。”挥去心底的阴霾,成安安大大咧咧的问到。

成响响坐到床边,顺手拿起床边的橘子,边剥边说,“你都被绑架了,我怎么能不出现呢?”

“咳、咳、咳、、”成响响的话差点没让成安安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哪个杀千刀的家伙跟响响说了这件事啊!

“哪有啊!我这么文武双全的美女,怎么可能有人能擒得住我嘛!”成安安接过响响递给她的橘子,胡乱的说着,“橘子真好吃,你买的?”

看着桌上丰盛的果盘,这应该算是VIP病房的特别待遇,响响边想边说到,“听陆云帆说你被绑架了啊。”

“噗……”橙黄色的橘汁在成安安的嘴中迸射而出,“谁,你说谁?”

“陆、云、帆!”盯着成安安的眼睛,响响一字一顿的说道。

两人见面了!?成安安不安的在响响脸上寻找着线索,但响响连表情都没有的脸上,让成安安完全不知道都发生过什么。

倒是响响在成安安慌乱的脸上肯定了自己的判断,陆云帆果然就是那个男人!

“你身体还很虚弱,先躺下吧。”成响响首先转移了话题。

“你、你见过陆云帆了?”成安安现在还哪有心情躺下啊!

“昂。怎么,有问题吗?”成响响装无知的问到。

“那个,你们都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看着成响响淡然的样子,成安安突然觉得,或许是自己过虑了,这两个家伙的眼睛又不是亲子鉴定仪器!

想到这儿成安安就安心很多了,而成响响看着成安安变幻莫测的表情最后定格在开心上,不禁有些好笑。

再看陆云帆的病房,满满一屋子的人,不过都是默不作声的黑衣人,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有些羡慕成安安,之前她还有--家人。

“陆总,这是您父亲让我给您买的花。”一个黑衣人捧着一束花毕恭毕敬的说到。

啊,对哈,他还有一个爸爸,陆云帆一脸不屑,“我什么时候允许你们在我的房间里插花了。”

陆云帆冷冷的声音让正在往花瓶里插花的黑衣人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拿出去!”

陆云帆的话让黑衣人得到了大赦,想到没想就迅速的出了门。

“给我查一个人。”

“您是要查今天伤你的李啸吗?”

陆云帆将目光投到了说话人的身上,“我要了解一个已经消失的人干什么?”

冰冷的话语,冰冷的眼神,自作聪明的那个人现在恨不得撕烂自己的破嘴。

“去给我查成安安,更我查的彻底一些,她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都给我查的清清楚楚!”

眯着双眼,陆云帆现在满脑袋都是成响响那张漂亮的小脸儿。

吩咐了任务后,陆云帆遣走了所有人,当病房瞬间肃静后,陆云帆才感觉到伤口原来这么的疼。

看着床边护士留下的止痛药,陆云帆眉头皱的紧紧的,除了讨厌小孩儿,他还讨厌吃任何苦的东西!

“云帆啊!你怎么弄成这样啊。”

就在陆云帆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准备把药吃下去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竟惊的陆云帆手一抖,将药全撒在了地上。

烦躁的看向那个闹人声音的主人,只见李新萝花枝招展的出现在了门口。

只是扫了李新萝一眼,陆云帆就将目光移到了地上的药片上,唉,可惜了刚才好不容易才下的决心了。

见陆云帆没有搭理自己,虽然心里有些堵,但李新萝还是拿出了自己的厚脸皮,大呼小叫的坐在了陆云帆的身边,“怎么会这样啊,好严重的伤口啊,看得人家好伤心好难过呦。”

说话间,李新萝竟然扑到了陆云帆的怀里,果然是演员出身,李新萝竟然在一瞬间就留下了眼泪。

虽然不是真心喜欢李新萝,但是以前陆云帆也并不讨厌李新萝,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看见李新萝倒在自己的怀里,陆云帆极其的厌恶!

他尝试着推开李新萝,但怎奈自己有伤在身,竟然一时使不上力气!

就在他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门口出。

只看成响响端着剥好的水果楞楞的现在门口,天真的大眼睛写满了不知所措。

感觉到陆云帆僵住,李新萝寻着陆云帆的目光也看向门口。

“呀,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小孩子啊。”

听着李新萝嗲声嗲气的声音,成响响装出有些害怕的样子转身就跑开了。

看着成响响走了,李新萝再一次向着陆云帆的怀扑去。

“滚!”陆云帆在李新萝就要碰到自己的时候无情的说到。

陆云帆一反常态的样子,魔鬼一样的样子显然是吓到李新萝了,她不知所措的站起身,浑身颤抖的不知如何是好。

“滚出去。”陆云帆压低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再也不敢停留,李新萝拿起包,哭哭啼啼的走了。

看着李新萝离去的背影,成响响在角落里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危险。

这次真的是新仇旧恨都可以一起解决了,回忆起成安安背上的鞭痕,成响响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狠毒。对待狠毒的人,你要做的就是更狠毒!成响响将小拳头握的紧紧的。

躺在病床上,成安安很想睡一觉,但却脑子都想着陆云帆救她的场景,她竟然开始怀念那个温暖而宽阔的怀抱……

疯了!疯了!自己一定是疯了!想陆云帆想到着迷的成安安猛然坐了起来,胡乱的揉着自己的头发,试图让自己回到陆云帆与她毫无瓜葛的现实中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总裁饶过小娇妻

评分 10
作者:夏沫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猜你喜欢
赶尸匠
6791 人在追
主角是张少谦的小说是《湘西赶尸匠》,是作者君临以及最新写的一本灵异惊悚恐怖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中考之后,同学约我去发大财,实际上是湘西赶尸。是开着一个灵车,拉一个尸体。并且,要再选定的加油,加油站加油,加油。原本一切都挺顺利地,可谁知同学却在早上奸尸,我作梦梦到女鬼求救,可却没救成。再后来同学就流鼻血,晕厥,各种一次出手,更有甚者还便血。我问他怎么回事,他也再说。接着再一天早上,我终于等到意外发现他奸尸。他作出解释说,也不是自己反胃变态,真的这尸体太过真实的,除了温度,跟真人像,都忍...
天才萌宝:爹地追妻很疯狂
小说主人公是沈瑾汐顾云琛的小说叫做《天才萌宝:爹爹追妻很疯狂》,是作者月半子写的一本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粑粑!小孩终于找到你了!!”某小只冲上来就抱腿!“抱歉,我儿子认错人了。”沈瑾汐吓得心肝脾胃肺肾脏都在颤抖!麻溜的和某人撇清所有关系!!顾云琛眼眸微眯,“害羞?5年之前的那个晚上,你胆子可是很大的。”老...顾云琛?!。
回朔进行时
13713 人在追
科技和魔法;历史和神话  错综复杂的下,我惟有为王或被为王  昨日,命运的石轮在旋转!  “如不不允许停下来,就始终走一直这样吧” 回朔通过时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在”台下,无论是左边身着白衣大袍,头发蓬松,留着长发和满脸胡须,分不清面容,只显深深黑眼圈的科学家们;还是右边清一色正统军装的将士们都纷纷望向中间的青年。。
古剑奇谭之剑破苍穹
10741 人在追
势力是打出的,资源是抢来的,美女是泡来的。闲时无事,弄个门派当个掌门,抢些资源慰劳小弟,泡遍美人生儿育女,侠者的乐趣,是无所不需要其极,仙剑仙五之剑破苍穹完美呈现出。笑看三世繁华热闹,持手中之剑,飞卢三界!-------
乐萌萌肖洛完整版
17940 人在追
乐萌萌肖洛比较完整版天真无邪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刁蛮任性萌妻:总裁大人有隐疾小说是一本十分精彩的的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天真无邪所著,乐萌萌肖洛是小说的主要人物。全文讲诉的是乐萌萌第一次看见肖洛的时候,是在一家餐厅里面,乐萌萌心头叫苦不迭,又是担忧又是心疼,只觉得最后她家总裁只能和她一个下场,一起被关进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