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蹩脚的女仆装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成安安忍着着要掐死陆云帆的欲望,愤怒的的走出来了办公室,坐回自己的办公区,成安安狠狠地的将手里的文件残骸搓成了团。望着成安安愤怒的的背影,陆云帆不由得露着了一丝笑意。可看着成安安愤怒的背影,陆云帆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可就在他心情大好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还坐着木头人一样的李新萝,瞬间收起笑容,“你怎么还没走?”。...

成安安强忍着要掐死陆云帆的欲望,愤怒的走出了办公室,坐回到自己的办公区,成安安狠狠的将手里的文件残骸搓成了团。

看着成安安愤怒的背影,陆云帆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可就在他心情大好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还坐着木头人一样的李新萝,瞬间收起笑容,“你怎么还没走?”

吞了一口口水,来不及整理衣服,李新萝拎起包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你说的发布会晚宴是哪一天?”

李新萝僵在门口,不可置信的看着陆云帆。

……

肾上腺飙升,成安安像打了鸡血一样,一边诅咒陆云帆,一边飞快的在电脑上打着文件,虽然很紧张,但庆幸的是,成安安还是按时完成了文件,等她拿到了陆云帆的签字时,她同时又得到了另一个任务,一个让她想死的任务!

下班回到家,成安安瞬间放松所有紧绷的神经,不顾成响响的抗议,成安安连鞋都没有脱就将自己扔进了沙发里。

“看上去很累啊。”成响响递了一杯温热的牛奶给成安安。

“我现在更需要一瓶威士忌!”虽然成安安的话语里竟是嫌弃,但却还是将牛奶一饮而尽。

“怎么,上司又折磨你了?”成响响看着一本厚厚的书,看似若无其事的问着。

听见成响响提起上司二字,成安安像踩了地雷一样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他简直就是精神病!”

“是吗?”看上去成响响像是在问成安安,但却更像是自言自语,“哦对了,你卧室里有一件你的包裹。”

“包裹?”成安安一脸狐疑的走进了卧室。

一进卧室门,一个硕大的盒子赫然的摆在床上,成安安将没有任何邮寄人信息的盒子放在耳边摇了摇,试图通过声音辨别里面是什么东西,最近得罪了那么多人,鬼知道会不会有人邮寄奇怪的东西给自己。

摇了几下,似乎也没有听出个所以然来,成安安一脸无奈,最终她还是小心翼翼的解开了精致的蝴蝶结丝带!

“我去!!”看见盒子里的东西后,成安安不禁尖叫了起来。

听见声音的成响响,迅速的出现在了成安安的房门口,看着成安安床上的东西,成响响一个不小心笑出了声音,“嗯,很适合你嘛。”

“适合个头!!!”成安安攥着在盒子里发现的卡片,恶狠狠的说道。

……

“陆总,这是您要的资料。”陆云帆的书房里,一身黑色西装的保镖毕恭毕敬的递给陆云帆一份资料。

陆云帆接过资料,大致的翻看了一下后,将资料狠狠的扔在了地上,“我不是说要她所有的资料吗?从她出生的那一天开始的资料!”

黑衣保镖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颤抖的说道,“对、、对不起、、六年前的资料完全查不到,就像是六年前完全没有成安安这个人一样!”

听了黑衣保镖的额话,陆云帆的表情变得凝重,嘴角撤出一个弧度,他开始觉得事情发展越来越有趣了。

“不管用什么方法,你给我继续查,一定要给我查出些什么,不然你就消失好了。出去!”

黑衣人不敢多说什么,捡起地上散落的资料,逃跑似的离开了陆云帆的书房。

成安安,你到底是什么人!!陆云帆攥折了手中的笔。

“路易斯,怎么样,我妈妈以前的资料都销毁了吗?”成响响确定成安安已经熟睡后,像往常一样拨通了路易斯的电话。

“您放心,现在没有人可以查到您妈妈六年前的资料。”

挂掉电话,成响响对着电脑屏幕上陆云帆的资料露出了一个和陆云帆极像的笑容。

……

“成安安,你最好马上出现!不然我就让云帆吵你鱿鱼!!”听着电话另一边李新萝恼人的声音,成安安不禁一阵头痛。

挂掉电话,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要不是因为一天没有吃饭了,成安安现在一定会吐出来!

虽然极其不情愿,但是成安安还是从工作人员休息室走到了大厅,很显然成安安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在盛大的晚宴现场,一身女仆装出现,不吸引注目才怪了呢!

是的,这就是陆云帆给她的让她想死的任务——在李新萝的晚宴上做调酒师!而且她身上的这身诡异的女仆装就是那天她收到的包裹——陆云帆送给她的“工作服”!

在众目睽睽之下,成安安走到了一个极其显眼的地方,那里正是特意给她准备的调酒吧台。

看着所有人鄙夷嘲笑的目光,成安安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在心底默念着:都别过来,都别过来!

可偏偏事与愿违,就在她低着头默默祈祷的时候,一个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给我一杯红酒。”

温润柔和的声音像一缕春风一样刮进了成安安的耳朵,想着了魔一样,成安安呆呆的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真帅!”当成安安看到声音正主儿的时候,成安安不禁一脸花痴的惊呼。

听见成安安的话,帅气的男人不禁笑了,明媚如阳光一样的笑容,让成安安看呆了!

“额,红酒?”帅气的男人抬起手在成安安的眼前晃了晃。

“啊?啊!”看见纤长的手指,成安安才从童话世界里回过神来。然后红着脸忙乱的倒了一杯红酒给他。

男人接过红酒,轻嘬了一口,不禁微微点头,“嗯,酒不错。”

“当然,这可是全世界最贵的罗曼尼!”一提起酒,成安安瞬间忘记了自己被众人耻笑的模样,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嗯,看来陆云帆还真是喜欢李新萝啊,居然拿出这么贵的酒来赞助她的酒会。”男人一时提起两个成安安讨厌的名字,让成安安对眼前这个男子的好感大打折扣。

成安安刚要接话的时候,那两个讨厌的人竟然出现了!这货的嘴还真灵,成安安将对男子的好感瞬间减成了零。

“给我一杯——忘魂。”看着一身女仆装的成安安,陆云帆一脸的笑意,倒是他身边的李新萝有些敌意的对着成安安翻了一个白眼。

“不好意思,没有忘魂。”成安安没好气儿的回答着。

陆云帆的笑意瞬间消失,狠狠的瞪了一眼不听话的成安安,“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没有就是没有!”本来成安安就是生气,看着陆云帆一副看戏的笑容更是气得想要咬人。“这里有没有你卧室酒柜里的Le Pin。”

卧室?成安安语惊四座,李新萝和帅气的男子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人的表情,成安安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她小心翼翼的看向陆云帆,只见陆云帆的眼睛里都要冒出火来了!

“陆云帆,你还真是宁杀错不放过啊。”帅气的男子一脸邪笑的上下打量着成安安身上的女仆装。

成安安自知自己犯了错,不敢再多言,狠狠的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酒,但也不时的用余光看着陆云帆的反应。

倒是没有成安安想象的“血腥场面”,陆云帆轻轻的揽住李新萝的肩膀,狡黠的看着帅气的男子,“怎么,嫉妒啊?”

陆云帆的话似乎瞬间起了作用,帅气男子的笑容僵在脸上,成安安看着那双迷人的双眼后有着与愤怒无关的落寞,这货不会喜欢陆云帆吧。

不再理帅气男子,陆云帆再次将目光落在成安安的身上,“看来你是很想引起大家的注意啊。”

看着陆云帆诡异的坏笑,成安安瞬间不安起来。

只见陆云帆在李新萝的耳边轻语了几句,李新萝就一脸奸笑的走开了,而陆云帆则半倚在吧台,拿起一杯威士忌,轻碰帅气男子的杯子,一饮而尽。

“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我新电影的发布会晚宴,为了让大家开心,我们特别准备了一些小节目助兴,现在有请我们今天特别邀请的调酒师上来给大家表演花式调酒!”

还没等成安安反应过来,大厅的等瞬间变暗了,倒是一盏晃眼的追灯独打到成安安的身上,成安安不知所措的抬起手挡在眼睛前,试图躲避那耀眼灯光,但却徒劳,一时间成安安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像是被扒光衣服的羞耻感在成安安的心底油然而生。

“这女人怎么在这种场合穿这种衣服啊,真是低俗。”

“你小点声,听说这还是李新萝请来的著名调酒师呢。”

“果然是什么样的人找什么样的人……”

宾客们的窃窃私语有一搭无一搭的传进成安安和李新萝的耳朵里,成安安觉得羞辱,而李新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她知道是陆云帆这样安排的,但是她还是将所有的怨气都投到了成安安的身上,而也就是这时,一个歹毒的想法在李新萝的心底油然而生。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总裁饶过小娇妻

评分 10
作者:夏沫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猜你喜欢
白锦霍南风
21533 人在追
白锦霍南风黑七七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主角名为白锦霍南风小说的名字是《我愿许你,情深不离》,这是超神小说提供更多的一本很新鲜新鲜出炉的在现代言情小说,黑七七所著,小说讲诉的是白锦也没想起老天竟然会再给她复活的机会,再回忆
末世孤独行
13589 人在追
性格性格孤僻,受尽屈辱白眼的孤儿雷遭受到了末世...... 末世孤独的行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咕”“咕”雷的肚子不争气的的叫了起来,提醒着他必须装点什么东西进去了。雷一边集中精神去安慰自己的肚子,一边死死的盯着远处那几只丧尸,无奈及无声的叹了口气。。
闪婚娇妻送上门
10254 人在追
主角叫做苏云
阴阳师神莫
24579 人在追
主人公叫张狗蛋的小说是《阴阳师神莫》,是作者黄邓智钟情创作作品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婉而纯洁无瑕,文笔极佳,实力我的推荐。小说精彩的段落免费试读:【2018最强悍玄幻打鬼升级后流】悠悠百载,沧海桑田。三百年鸳梦重温经典,乱世中谁煮浮沉。静僻山村闹鬼事件,少年伤匪夷所思漂到此地,拉大降妖除魔除魔的序幕,随即认识了了村里“三小强”,被道家魔教围杀,恶煞出手相助,引发出其强悍的身世背景,层层剥开身世谜团。年仅十八岁,仇家找登门,媳妇找登门,孙女儿找登门,孟婆也找登门,形形色色,料想不到未及。下回分解阴阳师少年、法术流派的精英、阴曹地府的鬼才、人间的凡客,太行山脉深处,飞瀑如雷宣,犬牙峭壁之巅,神莫望着半空中那五排金色字体,矗立良久,眼神有些迷茫。。
最爱的,徒劳无功
11145 人在追
主叫傅煦林栀的小说叫《最喜欢的,徒劳无功》,本小说的作家是静歌曲曲歌曲曲所编写的现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你配提同生吗?林栀定住。反手擒住他的手腕,迫使他跪在地上,“怎么,敢玩去世我弟弟,不敢面对?“我没有……”林栀忍着疼,乏力地辩驳着。撕碎他的衣服,他钳住他的双手,举过他的头顶,垂着的右手粗重地玩弄他,...“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