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破碎的童话世界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安安,快回来啊,大家都在等你呢。”李新萝的声音又甜又美,并且一句安安叫的极为很亲切。陆云帆望着了有些颤抖着的成安安突然有些心痛,他很气成安安的不搭理不睬,他很想惩陆云帆看着已经有些颤抖的成安安突然有些心疼,他很气成安安的不理不睬,他很想惩罚她,但是当看到成安安那无助的样子的时候又突然不忍了。。...

“安安,快过来啊,大家都在等你呢。”李新萝的声音又甜又美,而且一句安安叫的极其亲切。

陆云帆看着已经有些颤抖的成安安突然有些心疼,他很气成安安的不理不睬,他很想惩罚她,但是当看到成安安那无助的样子的时候又突然不忍了。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成安安放下挡在眼前的手,淡漠的看了一样陆云帆,呵,选择不让响响与这个男人相认果然是正确的。

就像突然释然了一般,成安安不再颤抖,在窃窃私语的嘲笑声中,成安安擦着陆云帆的肩膀走向里李新萝,看也不再看陆云帆一样。

就在成安安错过陆云帆的那一刻,陆云帆突然觉得有些胸闷,似乎两个人就此再无瓜葛一般的胸闷。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那么的想上前拉住成安安离开,但是倔强的性格却让他无法动弹半分,纠结中他又拿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成安安走到李新萝的面前,在一脸坏笑的李新萝手中接过麦克风,转身向着大厅的舞台走去,可就在她错过李新萝的那一刻,意外发生了。

成安安穿的女仆装是那种后背绑带的,而就在她背向李新萝的时候,李新萝不着痕迹的勾住了那条丝带,随着丝带的松开,擦啊额的裙子瞬间落下。

“啊!”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为了护住裙子的成安安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面对突如其来的事故,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时间各种议论声瞬间灌满整个大厅。

这个时候,陆云帆再也看不下去了,他迅速的向着成安安走去,但他还没有走到成安安的身边,成安安已经被一个男人抱在了怀里,而且身上还披着一件精致的西装。

“咦,那不是李新萝娱乐公司的总裁明浩哲吗?”

“他就是那个从来不在媒体满前露面的新进总裁明浩哲?好帅啊!”

看着明浩哲抱着成安安迅速的离开大厅,陆云帆不禁攥紧了拳头,可就在他准备追出去的时候,李新萝拦在了陆云帆的面前,“都怪你了啦,人家的酒会都变成闹剧了。”李新萝假装嗔怒的试图用粉拳捶打陆云帆,但没想到手还没有碰到陆云帆,手腕就被陆云帆狠狠的攥住了。

“最好没有下次!”很显然,陆云帆看见了李新萝的动作,但此时他却没有时间很李新萝闲扯,因为他的心早已飞向了在别人环抱里的成安安。

“放我下来。”在停车场,成安安在明浩哲的怀抱里淡淡的说。

顺着成安安的意,明浩哲将成安安从自己的怀抱里释放,但是将成安安放下之后,他还是细心的帮成安安紧了紧身上的西服。

“你还好吧。”明浩哲的眼中满陆云帆眼中从未出现过的一种温暖。

听着那温润如玉的声音,成安安没有回答,而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看着哭的像孩子一样的成安安,明浩哲不由自主的将她搂紧了怀里,别于陆云帆的霸道,明浩哲动作轻的就像是羽毛一样。

可就在成安安刚刚感到暖一些的时候,怀抱突然消失了,只见陆云帆狠狠的拉开了明浩哲,话也不说一句,拽起成安安就走。

手腕一时间被陆云帆攥的吃痛,成安安不停的挣扎,但陆云帆却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放开她,她好像并不像跟你一起走。”明浩哲拦住了陆云帆的去路。

看着一脸义愤填膺的明浩哲,陆云帆冷酷的说:“我离开不正好给你和李新萝制造机会吗?”

虽然听了陆云帆的话,明浩哲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眼中闪过的一瞬愤怒却正好被明浩哲捕捉到。

“机会?你说李新萝?呵,你自己留着吧。”说罢,明浩哲走到成安安的面前,温柔的说道,“我送你回家吧。”

其实成安安是想拒绝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陆云帆攥着她手腕的手突然用力,成安安因为疼痛而下意识的喊道,“放开我!”

看见成安安冲自己喊,陆云帆以为成安安真的想跟明浩哲走,本来就心情不好的他更加愤怒了,如此的心情他怎么能放成安安离开。

不再理明浩哲,陆云帆气鼓鼓的拽着成安安大步流星的走向自己的车,可就在快走到车子旁边的时候,突然一大群记者向着陆云帆涌了过来,不计其数的闪光灯让陆云帆一时睁不开眼睛,而就在这时,成安安竟然挣脱了陆云帆的手,她娇小的身体很顺利的挤出了记者的包围圈,倒是陆云帆一时无法脱身。

就在成安安不知道跑向哪里的时候,一辆车横在了她的面前,“上车。”明浩哲降下车窗,微笑着说道。

成安安来不及多想就跳上了明浩哲的车,在陆云帆愤恨的目光中离开了停车场。

副驾驶里的成安安有些瘫软,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有些突然,想狗血的泡沫剧一样,一时间让成安安有点无法消化。

“要不要去喝点酒,著名调酒师。”明浩哲打破了车内的寂静。

其实成安安还真的想去喝点酒,但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的眼睛不由得黯淡了下来。

明浩哲看着有些沮丧的成安安,不禁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这是去哪里?”明浩哲突然调头让成安安有些摸不着头脑。

“到了你就知道了。”

也许是太累了,没一会儿时间,成安安就在车上睡着了。

“醒醒,到了。”

被明浩哲推醒的成安安被眼前强烈的灯光晃得一时有些不适应,“这是哪里?”成安安迷迷糊糊的问到。

“下了车不就知道了。”明浩哲贴心的为成安安打开车门。

顺从的下了车后,成安安被眼前的景象弄得有些糊涂,她觉得自己好像仍旧在做梦——她现在正站在华隆商场的门前,此时已经是半夜12点了,而华隆商场在半夜10点的时候就应该打烊了,但现在却灯火通明。

“走啊,还愣着干什么?”明浩哲站在台阶上叫着成安安。

“你要干什么?”成安安一脸莫名其妙的问到。

“当然是等你换掉身上这套——奇葩的衣服后请你喝一杯喽。”明浩哲温柔的开着玩笑。

低头看了看狼狈的自己,成安安认命的跟着明浩哲走进了商场。只见商场里不仅仅是灯火通明,还有很多一看就是商场中层管理人员的工作人员毕恭毕敬的的站在那里迎接他们。

虽然那些人都面带微笑,但成安安能猜到他们现在一定在心底将成安安诅咒了一万八千回了,要不是因为她,这些人现在都应该在家里睡大觉。

虽然有些愧疚,但成安安还是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很泰然的跟在明浩哲身后,毕竟这种童话世界里才有的情节,成安安还是不会错过的。

半个小时过去了,成安安才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从VIP试衣间缓缓走了出来,只见她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脚上是一双银色镶钻的细跟高跟鞋,一条精致的钻石项链让成安安的美颈更加诱人!虽然没化什么妆,但成安安清新脱俗的气质让一直等在外面的明浩哲一时看呆了。

感受着明浩哲灼热的目光,成安安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这个小姐,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明浩哲走到成安安面前,然后很绅士的伸出了一只手。

原本很想去喝酒的成安安被这么一弄,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不可以。”成安安还没有做出反应,但是一个毋容置疑的声音替她做出了回答。

不速之客的声音让明浩哲撇着嘴叹了一口气,他转身看向说话的正主,只见陆云帆正款款向两人走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明浩哲玩味的问到。

“这个世界有我陆云帆不知道的事吗?”虽然陆云帆有回答明浩哲的话,但从始至终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因为他的目光从没有离开过成安安。

“明浩哲,你最好离我的人远一点,不然我不会再像上次一样放过你了。”这一次陆云帆没有拽成安安的手腕,而是直接将她横抱在怀里。

而这一次成安安竟然也没有反抗,因为她看见了陆云帆在抱起她的一刹那眼中一瞬而过的痛苦,是碰到伤口了吗?内疚和负罪感一时间让成安安乖得像一只小猫。

目送陆云帆抱着成安安离开,明浩哲脸上阳光一样明媚的笑容消失了,而眼中满是危险的邪气,他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串熟烂于心的号码。

“给我查一个叫成安安的女人。”

……

在总统套房里,陆云帆半倚在床头,而成安安则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

“把衣服脱掉!”陆云帆冷冷的开口。

成安安听了陆云帆的话甚是无语,好吧,就算是两人已经那啥过很多次了,但是为什么每次陆云帆独非得弄个莫名其妙的开头呢!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总裁饶过小娇妻

评分 10
作者:夏沫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猜你喜欢
明日是否有你
5930 人在追
父母出国旅游,没办法把脑子有点儿傻的小浩丢给了好朋友柳倩倩照料,原本小浩所以在浴室摔了一跤而不傻了,但是和柳倩倩住在一起,小浩品尝到了不少的甜头,便他最终决定刻意隐瞒这件事。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恢复傻里傻气的模样,指了指她的胸口道:。
回到末世之初
4506 人在追
《回末世之初》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凌翔,宁小雪,龙应天,龙天下,秦山,宁清慕之间的故事。回末世之初约3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上门
11703 人在追
**登门是由作者辞言倾情创作作品的一本原创小说,又名《**妇蒋素秋》,秋程大川是书中的主人公。程大川始终都是靠人照料才能生活的傻子,虽然没想起老头同情他,让他再后来又完全恢复了智商,而且这个时候他身边除了好看的蒋素秋照料他。那店长说着,眼泪就下来了,自己怎么这么二呢,如果连她都能破案,还要警察干什么?工作得来不易,这回可真的完蛋了!。
蒹葭
27682 人在追
主角叫做蒹葭钟表
异界暗黑全职者
24188 人在追
一帮子气势汹汹的敌人扑向陈昊文,各种魔法、战气斩、箭只倾泄向陈昊文。  “瞬间传送!”只听“唰”一声,陈昊文闪到了远处。  “当心,他是个空间法师!”敌人头领再次提醒道。  “寒冰装甲!”“冰封千里球!”一个高速公路旋转的的冰球扑向敌人,并释放出出无数冰锥,敌“陈昊文,你负责游戏技能测试,务必做到每个技能都不会出错。我已经通过系统主机给你授权相关权限。”坐在上首的董事长说道。。
最爱的,徒劳无功
11145 人在追
主叫傅煦林栀的小说叫《最喜欢的,徒劳无功》,本小说的作家是静歌曲曲歌曲曲所编写的现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你配提同生吗?林栀定住。反手擒住他的手腕,迫使他跪在地上,“怎么,敢玩去世我弟弟,不敢面对?“我没有……”林栀忍着疼,乏力地辩驳着。撕碎他的衣服,他钳住他的双手,举过他的头顶,垂着的右手粗重地玩弄他,...“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