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眼光还不错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脱!脱你个大头鬼!”成安安狠狠地的翻了一个白眼,后转身就向着门外走去!受了委屈也好,侮辱也罢,总而言之昨天早上成安安受的了够多了,现在的望着陆云帆衣服看小姐的表情,成安安看着成安安一副不共戴天的横眉怒目,陆云帆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大步的拦到了成安安的面前。。...

“脱!脱你个大头鬼!”成安安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向着门外走去!

委屈也好,羞辱也罢,总之今天晚上成安安受的已经够多了,现在看着陆云帆衣服看小姐的表情,成安安彻底是怒了。她现在真想脱下自己的高跟鞋扔到陆云帆的脸上。

看着成安安一副不共戴天的横眉怒目,陆云帆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大步的拦到了成安安的面前。

“想走?好啊,放你走,但是你必须脱掉现在身上的衣服。”陆云帆坚定的眼神不允许任何人质疑。

这货是失心疯吧。成安安像看精神病一样的看着陆云帆,愤怒的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看着成安安撅起的小嘴,陆云帆不禁一阵迷乱,没给成安安任何反应的机会,探头,陆云帆准确的捕捉到了成安安柔软的双唇。

陆云帆的薄唇有些凉,但却霸道强势,呼吸不畅的成安安不禁皱紧了眉头,她试图挣扎,但陆云帆的双臂却紧紧的禁锢着她纤细的腰肢,使起无法动弹。

其实陆云帆的吻还是很让人留恋的,成安安也总是因为那特别的吻而不知所措,而不禁动情,但今天,成安安却一心只想离开陆云帆的怀抱,酒会上陆云帆的薄凉让她愤怒而悲伤,她不想在陆云帆的这片沼泽里越陷越深,她有点想逃离了。

“啊!”伴着陆云帆一声闷哼,陆云帆的唇离开了成安安。

陆云帆眉头紧锁,嘴微张,有猩红色的鲜血在他的舌尖流向嘴角。用拇指狠狠地拭去嘴角的一抹鲜红,陆云帆的眼中满是愤怒的火焰。

本来成安安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与陆云帆死磕到底的,可是看到陆云帆可怕眼神的那一刻强烈的恐惧感突袭她的全身,一时颤抖的不知如何是好。

陆云帆愤怒的喘着粗气,霸道的将成安安推到了墙上,看着瞬间变得像小猫一样乖的成安安,陆云帆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然后毫不犹豫的再一次吻上了成安安,这一次更将猛烈,没有任何前戏,陆云帆直接用舌头撬开了成安安颤抖的牙齿,霸道的纠缠着成安安的香舌。

强烈的血腥味让成安安有些难受,但却挣脱不开,越发动情的陆云帆猛然的抱起成安安然后用力将其抛到了床上。然后整个人压倒了成安安的身上。

一瞬间,陆云帆似乎变成了狂野的兽,他红着眼撕开了成安安的衣服,看着成安安洁白胜雪的肌肤,陆云帆似乎重新找回了理智,他的手温柔的在成安安的身上游走。

这也太狂野了,一直紧张恐惧的成安安似乎也有点回过神儿来了,她满脸通红的用双手护在胸前,恼羞成怒的胡叫着,“走开啊!你个死牛郎!”

就像喊对了咒语一样,陆云帆竟然真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且还从成安安的身上离开了。

站在床边,陆云帆像是鉴赏一件文物一样,一丝不苟的端详着衣衫不整的成安安,眉头闪烁,眼中变幻着各种光芒,最终一丝诡异的笑容看得成安安充满了不安。

陆云帆像是变戏法一样的在手中变出了一张一百元钞票,他将钱扔在成安安的身上,“下次身上钱多的时候,我会多给一些小费的。”

说罢,陆云帆就再没有放过成安安,温柔而猛烈的要了她。

是的,那句牛郎让陆云帆彻底的想起了成安安与自己的瓜葛。六年前,酒店的一夜情,不辞而别女人,留下的字条和一百元钱,戏剧而乌龙的回忆铺天盖地的席卷着陆云帆的大脑。

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的斜射进卧室,看着淡淡的色彩打在还在熟睡中的成安安脸上,陆云帆的脸上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温柔。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越发的灼热耀眼,想要醒来的成安安一时有些睁不开眼,用手当着阳光,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剧烈的疼痛袭遍全身。

该死!又让陆云帆给睡了!成安安懊恼的抱怨着。

环视整间卧室,陆云帆早已经没有了踪影,而床边则整齐的放着一叠新衣服和一张字条。

“以后不准穿别的男人买的衣服。”苍劲有力的字体让成安安觉得自己好像是亲耳听到陆云帆那冷冷的声音了。

虽然对陆云帆的话很是不屑,但成安安还是蛮喜欢陆云帆留下的衣服的——宝蓝色的九分西裤,质地极佳的真丝衬衫,一双方跟的圆头小皮鞋,镜子中的成安安美丽中透着不凡的英气,别于昨天的小连衣裙,似乎这样的装扮更适合成安安。

“眼光还不错。”成安安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一个妩媚的媚眼。

昂头挺胸,浑身疼痛的成安安强壮傲娇的准备离开别墅,但是却有一个恼人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

“呦,这不是我们云帆的小秘书嘛,怎么在楼上下来的啊?在这儿过得夜?哈,当秘书当的可真忙。”

不用看也知道,这声音出自曾教训过成安安的林燕燕!听不见,听不见,什么也听不见。成安安在心底默念着咒语,一刻不停的继续向前走着。

看见成安安视自己为空气,林燕燕狠狠的将手中的餐具摔在桌子上,径直走到了成安安面前。

“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林燕燕瞪着眼睛,扯着尖锐的嗓子厉声喝道。

成安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挤出一丝笑容在脸上,“您刚才有跟我说话吗?”

听了成安安的话,林燕燕本来就像在挤兑几句就放她走的,毕竟上次陆云帆警告过她,对于那个家伙,林燕燕还是有些忌讳的。

但是当林燕燕目光无意间扫到成安安的鞋子的时候,林燕燕的脸突然变得有些狰狞,“鞋子!你的鞋子是哪里来的?!”

面对突然转变话题的林燕燕,成安安开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是要跟自己讨论衣着打扮吗?好像还没有熟到这个地步啊。

见成安安没有回答,林燕燕像被抢了孩子一样的尖叫,“我的鞋子!这是我定的鞋子!菲拉格慕全球限量版!”

原来这双这么不起眼的鞋子这么大来头,要不要卖给眼前这个疯婆子呢?成安安胡思乱想的时候,林燕燕近乎疯狂的打给了专卖店。但却被告知国内唯一的一双早清晨的时候,就被陆云帆派人直接在机场提走了!很显然那就是成安安脚上的这款。

恼羞成怒的林燕燕这次彻底的疯了,只见她抬起手就向着成安安的脸打去,但这一次却被成安安狠狠的握住了手腕。

“哼,你以为我会被同一个人打两次吗?”成安安狠狠地瞪着林燕燕,那强大的气场让林燕燕的气焰瞬间消失。

她和陆云帆好像!林燕燕有些惊恐的想到。

“成小姐,陆总让我为您准备了车。”突然出现的男人打破了成安安和林燕燕只见的沉默。

放开林燕燕的手腕,成安安随着陌生男人淡然的转身离去,留下怒火中烧的林燕燕呆呆的站在那里。

坐上车的成安安将整个人倚到靠背上,准备来个回笼觉,可就在她刚要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事情,自己消失了一个晚上,忘了给响响打电话。

可就在她寻找自己的电话的时候,她才想起她将电话落在昨晚换衣服的申华商场了。于是只好借了司机的电话,战战兢兢的拨通了响响的号码。

“喂,您好,你是哪位?”

听着响响稚嫩的声音,成安安一时没有说出话来。

“喂,喂,怎么不说话啊……啊,是妈妈对吧。”

好吧,就算不说话,那个聪明决定的小大人儿还是能猜出是她。

“额,那个……”

“昨晚你去了陆云帆家?”成响响无情的打断了成安安。

其实成安安真的是很喜欢儿子的聪明绝顶,因为这样她就省去了编谎言的麻烦,反正怎样都会被响响识破。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嗯。”成安安如实回答。

“哦,上班记得吃早餐。”没有任何责备,成响响简单的嘱咐后就挂掉了电话。

将电话还给司机,成安安闭上双眼,似乎是睡了,但却是站在思考:只要看到听到自己那个帅气无敌聪明无敌的儿子,在艰难的事情她都可以一笑而过。

到了公司,所有女人的目光都定格在成安安的脚上,看来都是一群懂行的败家女人啊。

走到陆云帆的办公室的时候,成安安向里面偷瞄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办公室完全没有陆云帆的身影,去哪里了呢,成安安情不自禁的想着。

“不用看了,陆总今天没有来上班。”

薇薇安在成安安的身边走过,昂首挺胸,看也不看成安安一眼,但却扔出了一句话,弄得成安安都不确定她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陆总,这些全要了吗?”黑衣保镖看着眼前堆成山的玩具,不可思议的问到。

“全部给我抬上车。”陆云帆的嘴角露出一丝久违的笑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总裁饶过小娇妻

评分 10
作者:夏沫
分类:科幻小说
评语: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猜你喜欢
明日是否有你
5930 人在追
父母出国旅游,没办法把脑子有点儿傻的小浩丢给了好朋友柳倩倩照料,原本小浩所以在浴室摔了一跤而不傻了,但是和柳倩倩住在一起,小浩品尝到了不少的甜头,便他最终决定刻意隐瞒这件事。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恢复傻里傻气的模样,指了指她的胸口道:。
爱久成婚
9191 人在追
完整版小说《爱久成婚》由百尾狐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聂安华岳清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遭遇男友劈腿,劈腿对象竟然还是自己又宠又痛的亲妹。2人联合陷害使他陷入一场难堪的局面。帮助自己的竟然是微信好友,突然出现,给自己温暖,给他一个可以向家长交代的婚姻。慢慢的他弥足深陷微信好友摇身一变成...“你脚上有伤……”。
妃要爬墙:王爷来扶梯
一夕再次穿越成了将门嫡女,她浴血归来时,斗后母,斗庶妹,斗亲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不想唯独栽在了某位王爷的手中,当被传闻某方面冷谈的三王爷吃了又吃,两天也没踏出房门的时候,某女终于等到炸毛:“楚西凉,你以后吃东西当心一点。”“怎么?”三王爷挑眉。“当心我下毒让你不举!”步绯颜一咬牙怒道。“哦~本王但是很不喜欢颜儿让我累到不举。”说着,某人又伸着狼爪欺身上来。“好好教教她以后该如何说话,实在不行,把舌头拔了,省的像疯狗一样到处叫唤。”楚西凉蛋蛋开口,凉薄的话激的步如心脸一阵红一阵白。。
佳人三世皆倾城
20879 人在追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在找一本叫《佳人三世皆倾城》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家梅子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可以喜欢这本小说。成亲之前一夜,他为报复,狠狠的摧毁了他为他编织的美梦,雪夜一眼误终生,他爱了他整整十年,在相见却成了他仇人的女儿!直到他亲手杀了他和他的孩子,他才彻底的清醒!一把匕首深深的刺进他的身体,“云廷深,你我...“哈哈,少帅家里竟有如此标致的婢女,真是让人艳羡啊。”另一个男人走近,眼神一直瞄着苏玉浅,眼底带着赤裸裸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