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给我剥橙子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林熙,你在那里还住的习惯吗?”顾南轩也没产生怀疑什么,不是笑着问着。她能接自己的电话,那边就所以没什么状况。“习,习惯!”“我这几天的话空出时间了,就去看你。”“她能接自己的电话,那边就应该没什么状况。。...

“林熙,你在那里还住的习惯吗?”顾南轩没有怀疑什么,而是笑着问道。

她能接自己的电话,那边就应该没什么状况。

“习,习惯!”

“我这几天如果空出时间了,就去看你。”

“啊?不要来!”林熙突然调高了声音,让顾南轩不解的一愣。

“怎么了吗?”她不是一直都很缠着自己,怎么这次自己说要过去看她,她都拒绝了?

林熙那边停顿了几秒,她的声音才传过来,“没什么.......我是害怕耽误到你的工作!你就专心做你的吧,不用惦记我,我不想拖你的后腿........”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顾南轩语气宠溺的笑了笑,“等我娶了你,你就是我的妻子了,哪有夫妻之间说这些的。”

“嗯.......那个.......南轩啊,我在厨房里面煲汤呢,能不能先挂了电话?”林熙支支吾吾的在那边说着,但幸好没引起顾南轩的怀疑。

“那好吧,如果你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嗯........”

慌忙的按下红色键,林熙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被吓飞了。

她从来没骗过顾南轩,所以更害怕自己的谎言被拆穿。

可是听到他居然没有怀疑自己,林熙又觉得心里充斥着愧疚。

“电话都挂断了,你还打算愣在那里多久?”顾少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面前,俊脸有些阴沉。

林熙垂下眸子,不想去看他,“秀了一天恩爱,你不累吗?”

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用撒谎骗顾南轩!

“不累啊,我体力还很好。”顾少成忽然抽走了她手里的手机,随意的扔到了地板上。

“哎,你--”林熙下意识的要弯腰去捡,他修长的腿一踢,手机瞬间就被踢出老远。

“记得你和我的交易,我不想再提醒你。”

“你疯了吧?我是答应陪你演戏,可是没说连电话也不可以打吧?”林熙避开监控探头,压低声音说,“而且我不接南轩的电话,他很快就会怀疑到的。”

顾少城哼笑一声,“所以我才让你接起这通电话,但是没说让你挂了电话还傻站在这里缅怀!”

“.......”林熙发现他简直是不可理喻!

暗自握了握拳,她也只能强 压下心头的怒火。

“过来吃饭。”她气成这样,顾少成却能像没事人一样,还一脸痞笑的叫她吃饭。

咬了咬下唇,林熙忍气吞声的跟着他到了餐厅。

看到桌子上面的菜,她难掩的惊讶。

“这都是你做的?”

“有必要这么讶异吗?”顾少成耸了耸肩,拉开椅子坐下,“在部队里,首要条件就是学会生存。”

连饭都不会做,在野外早就饿死了。

林熙不懂部队里的事情,可还是觉得顾少城会下厨这件事,让她很意外。

而且.......演戏也不用这么逼真吧?居然纡尊降贵的给自己做菜!

拿起筷子尝了几口,味道竟然很不错,让人尝了食欲大动。

这让林熙对顾少城又有了新的认识。

“一会把药吃了。”林熙刚吃了几口饭,顾少成面无表情地说道。

她在短暂的错愕后,点了点头,明白顾少城说的药是什么药。

毕竟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她也没有想到会怀-孕,幸好他提醒自己。

不然若是不小心怀了他的孩子,林熙简直不敢往下继续想。

夜幕降临的时候,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林熙拿了一件长袖衣服披上,走到阳台上去看。

她记得以前每次下雨打雷的时候,顾南轩都会过来陪自己,就算是没办法赶来,他也会打电话给自己。

可是自从顾少城被接回顾家,他就变得异常忙碌,甚至连胃病都是这段时间饿出来的。

林熙自然也明白,顾南轩这是不想让自己的心血这么容易就落到别人的手里,可是财产这东西就真的这么重要吗?不惜身体,不惜一切,甚至把自己安插-在顾少成的身边做卧-底。

“还有这个闲情逸致来看雨?”顾少城忽然从身后出现,手里端着一杯热水。

林熙侧了侧脸,目光涣散,“顾少城,你有没有爱过人?”

问过之后,她又觉得自己这个问题太没有价值。

魔鬼怎么可能会爱人?

顾少城没有说话,而是低头喝了一口水。

林熙忽然想到了那个叫做云依依的女人。

她那么爱顾少城,那顾少城......爱过她吗?

气氛忽然变成有些诡异,两个人都各怀心事。

沉默了几分钟,顾少城冷冷的开口,“明天收拾东西跟我出国。”

“出国?”他不是要在这里跟自己秀恩爱给他父亲看吗?

“在我面前,以后问题不要这么多。”顾少城丢下这句话就转身走了,留下一脸错愕的林熙。

他这又是玩什么?

----------

沐浴后的顾少成用浴巾围住的下、身,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浴室走出来。

身上不是原来那种烟草味,而是橙子的幽香。

“你给我吹头发。”又是命令的语气。

林熙真想知道他有没有求过人。

不情愿的下床拿过吹风器,林熙半-跪在他旁边,一只手轻轻理着他浓密的黑发。

橙子的香气随着风散发出来,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

林熙第一次觉得,这个味道比薄荷要好。

虽然薄荷很清凉,可是总觉得太尖锐了。

吹着吹着,林熙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腿-上有凉意。

低头一看,顾少成的大手又开始不安分起来。

吹个头发,也能把他吹起了?

“顾少城--”

“说话像个女人点,别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薄唇肆意的扬起,顾少成的手更加猖狂的向她身体某处探去。

林熙下意识的躲开他,怒视着他,“你到底要不要吹头发了?”

“你吹你的,不耽误我。”

“.......”

顾少成再次旁若无人的伸入她的短裤中,林熙真是忍无可忍了。

“你再动,我真的没办法吹了!”

“好啊,那不用吹了。”他忽然转过身去,双手一推,林熙便猛地向后跌去。

****************

清晨,雨过天晴后,天空格外的蓝。

林熙睁开眼睛,身边的男人早就没了踪影。

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顾少成就从房间外走了进来。

身上还是昨天的那一身运动装,只是这次还戴了一个墨镜。

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滑稽。

“在房间里戴墨镜干什么?”林熙不解的挑眉。

“省得出去被一群花痴围住。”顾少成的语气里带着不屑和厌恶,好像被别人追捧这件事让他很反感。

可是昨天她记得某人还在超市里当了一把焦点呢.......

“怪胎。”

“你说谁?”

“说我自己。”林熙扯了扯唇,懒得和他争辩。

翻身下床,她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

顾家的怪胎不止一个,居然还有把摄像头按到卧室里面的,害得她穿衣服换衣服都得在浴室。

想到这里,林熙警惕的抬头看了看四周。

浴室里应该没有监控了吧.......她真是怕了!

洗漱完换好衣服,刚推开浴室的门,林熙就看到了莫林。

他什么时候来的?

“二少爷,您这样走了.......老爷会生气吧?”莫林没有看林熙,而是站在顾少城身边,一脸的焦虑。

“我带她一起走,生气什么?”顾少城回头瞄了林熙一眼,“老爷子无非就是想让我多播种,好早点给他生出孙子来,至于在哪里播种,他没有要求。”

莫林刚毅的脸忽然一滞,林熙也跟着脸烫了起来。

这男人......非得把话说的那么露骨吗?

莫林是开一辆黑色的捷豹过来接他们的。

坐进车里,林熙四处打量了一下。

果然是富人的车,什么配置都是最好的,连座椅都是纯小牛皮的。

“喏,给我剥橙子。”顾少成忽然塞给她两颗橙子,语气是亘古不变的命令。

林熙蹙眉,“现在已经离开监控区了吧?”

他们还需要秀恩爱?

“在监控区里你是未婚妻,离开监控区你是贴-身女-佣。”顾少成说完把眼睛一闭,往靠椅上一躺,“剥!”

狂妄到了极点的男人.......

林熙在心里默默的诅咒他一万次,可是手上也只能认命的开始剥橙子。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许你温柔爱一生

评分 10
作者:十片叶子
分类:历史小说
评语: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猜你喜欢
婚谋已久
21225 人在追
主角叫宋怡文沈一凡的小说是《婚谋已久》,这本小说的作家是然非所编写的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她在自己最失望的时间出现,给了自己无限宠爱;可结局也是她,使自己再度陷入失望里。...坐在工位上,望着眼前的报表,却无论如何集中不起精神。。
杀剑成道
6424 人在追
若不垂爱于我,为何让我转世投胎复活!倘若垂爱于我,为何各般苦难降临到我身!贼老天,你如此欺我,我剑小鱼,便化姓剑厉,定持手中之剑,杀进九重天之上! 杀剑成道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霂枫山是青湖南侧一座较为起眼的大山,此山虽然同样高不过千丈,但是坐地却十分的巨大,方圆近百里大小。。
闪婚娇妻送上门
10254 人在追
主角叫做苏云
人道鬼途
3508 人在追
热门小说《人道鬼途》是优必利倾心创作的一本惊悚推理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明德,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十年之前,自己听信谣言跑到虚妄天界中找一件东西救活自己父母,不料却害死了自己的一位朋友。自己被叔伯救了回来,大伯因此受了重伤,哪位小孩死后却化作邪物.........糟老头子看着我买的两瓶好酒,双眼冒光的指着说:“这,这是给我准备的?”。
中华在崛起
24390 人在追
你想一个变化中国最屈辱的时段的机会吗?一个科技世家,一个超级特种兵在1875年变化世界的故事 中华在强势崛起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那为什么中国在清末会出现这样一个局面?出在满清执政者的身上,在中国北洋海军与日本海军大战之前,慈禧把海军军费挪作大寿费用,修园子。中国赔偿八国联军两亿两白银,中国在没钱赔偿把关税做抵押时,慈禧在这时把自己的陪葬品搜刮了上亿两白银的珍宝不肯出一分,满清的亲王在公众中当面说,清国快完蛋了现在我不贪,还能干些什么。在各个满清权贵捞的彪满油肥时,新军号称精锐的新军,却连饷银都发不出来,兵马钱粮军械饷银大都由当地的政府与军队统帅自筹。这也就是说在中国大多数的军队并不是国家所有,而是当地军阀与官僚的私人军队。是并不受国家政府的统治与掌控,就类似八国联军时的东南互保,与辛亥革命时的各地新军,这些军队全都军队主官的。中国的资源与实力被分割成了无数的小部分,中国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被硬生生的从事实上分裂成了一个个个体,如北洋,清廷,南方各省总督等等。所以……这是由中国历史学教授,研究生导师清史专家--------诗韵灵在15年前北大历史系演说的的一篇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