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还愿意跟我走吗?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望着影子越发近,林熙瞪大了眼睛。心,兴奋的差点儿跳出去胸腔。“熙熙!”影子冲回来,搂住了她。鼻间再度索绕着陌生的薄荷清香,林熙的眼泪一瞬间就掉了下去,“南轩。”“熙心,激动的差点跳出胸腔。。...

看着影子越来越近,林熙瞪大了眼睛。

心,激动的差点跳出胸腔。

“熙熙!”影子冲过来,抱住了她。

鼻间再次萦绕着熟悉的薄荷清香,林熙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南轩。”

“熙熙,熙熙……我的熙熙,”顾南轩紧紧地拥着林熙,不停的呼喊着她的名字,恨不能把林熙整个人揉进骨血里。

久久,两个人才松开。

窗外,月色倾洒而下,落在顾南轩颀长的身躯上。

借着月光,林熙发现顾南轩憔悴了很多,神色恹恹,原本精致的下巴,爬满了一层胡渣,眼窝深陷。

“南轩,你还好吗?”林熙心疼极了。

顾南轩坐在她身边,温热的大掌包裹着她冰凉的小手,声音有些嘶哑,“没有你在身边,我怎么能好呢?尤其是听说你住院了,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可是我怎么都进不来!”

说着,他上下打量着林熙,“熙熙,你到底哪里受伤了,竟然住了那么久?你告诉我,是不是顾少城欺负你了?是不是?”

他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哭了起来,语气满是愧疚,“都是我没用,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不能保护你。现在就算是见你一面,都那么难,我好没用!”

林熙见状,立刻心疼的安慰他,“南轩,不关你的事,是顾少城太变态了,是我自己没用,不能把完整的自己留给你,你别伤心了,好吗?我住院的事情跟顾少城没关系,是因为别的。”

“不是顾少城?不是他还有谁会把你伤害的住院?熙熙,这才多久,你竟然开始为他开脱了!”顾南轩语气反酸,神情痛苦。

林熙看着这样的顾南轩,忽然有些无力。

但她还是耐着性子解释,“真的不管顾少城的事情。是我在造型店遇到了宋霆……”

“什么?宋霆?你遇到宋霆了?那个混蛋欺负你了?”顾南轩瞬间暴怒,比起宋霆已经把林熙怎么样了一般。

他忍不住伸手,打算脱掉林熙的衣服,检查她的身体,“熙熙,宋霆有没有把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来,让我看看!”

林熙吓得往后退,一把推开他的手,“南轩!”

顾南轩抬头,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两个人对视了许久,林熙先败下阵来,“那个,我没事,顾少城救了我。你别担心。”

顾南轩看林熙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衣服,不肯他碰一下的样子,忽然心底如密密麻麻的银针扎过,又麻又疼,钻心刺骨。

悻悻的收回手,顾南轩神色黯淡了几分,语气也平淡了,“你没事就好。你如果再有事,我会恨死我自己的。”

“南轩,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林熙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顾南轩。

眼中的他,是温文尔雅的、是谦逊温和的、是意气风发的,如邻家大哥哥一般温柔体贴呵护她。

而此刻的顾南轩,整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叫憔悴和颓废的气息。

让人分外心疼。

林熙忍不住安慰他。

可是这样的安慰,听在顾南轩的耳中却变了味。

这让顾南轩觉得林熙在变心,开始倾向顾少城。

他低下头,暗淡的神情中多了几分戾气,“你没事就好,二弟只要不伤害你就好。”

月光朦胧,她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以为他想开了,便松了一口气,笑着挽着他的胳膊,“南轩,谢谢你来看我,我很开心。”

顾南轩没动,心中敏感的地方,却隐隐作痛。

忽然,他抬起头,郑重的看着林熙,“熙熙,你还愿意跟我走吗?我一无所有的话。”

林熙抬眸,神情同样认真,“我早就说过,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是顾大少这个身份,以及背后带来的财富和利益。就算一无所有那又如何?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很快乐了啊。”

“熙熙……”顾南轩紧紧地抱住了她,悄悄在她耳边说,“你等我消息,我安排好,我们这次一起走。”

林熙不知道顾南轩发生了什么事,能够让他这么彻底的放下一切,带她走。

但是这对她来说是好事。

没有任何犹豫,点头答应,“好。”

顾南轩这才开心的笑了。

他深信,就算林熙对顾少城有些好感,只要给他时间,他一样可以让林熙全心全意的爱自己。

轻轻揉了揉林熙的头,语气满是宠溺,“傻丫头,我不能天天守着你,记得按时吃药打针,按时吃饭,不要挑嘴,要赶快让自己好起来,知道吗?”

林熙小巧依人的靠在他肩上,笑颜如花,“知道啦。”

“呵呵……”

清风微动,月色如水,映着床上的一对璧人。

----

门外。

时值夏季,外面的温度至少在30度以上,但是莫林竟然觉得冷得要命,他觉得自己都要冻成冰块了。

而这么寒冷的温度,正是来自他家二少爷。

此刻的顾少城,简直就是一个冰冻自发体,周身寒气缭绕,他周围所有的事物都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他目光冷沉得吓人,眸子猩红,透过错开的门缝,就这么看着里面紧紧相拥的两个人。

他费心费力的照顾了这个女人这么久,林熙别说说句好听的了,连个笑脸都没给他。

可是顾南轩一来,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还笑得那么灿烂!

顾少城真想一脚踹开门,把那个女人按在地上狠狠的收拾一顿!

最后他却忍住了。

耳旁响起医生的话,“林小姐不知道原因体力透支,身体和各个器官都开始枯竭,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让她的情绪产生剧烈的波动。而且,最好顺从她的心意,说不定有奇迹发生。”

这一刻,顾少城才明白,林熙的身体有问题。

她不过是暴揍了宋霆一顿,换来的就是身体器官的枯竭。

顾少城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一时五味杂陈。

他自己也说不清对这个女人什么感觉,唯一确定的是,他不想她死。

那么只有顺从她的心意。

所以,他才故意放顾南轩进来。

不然,就是十个顾南轩,也休想靠近这间房的房门!

顾少城握拳,明明是他安排的这一切,可是此刻看着他们相拥在一起,他就忍不住的想杀人!

“二少爷,您……”莫林看着周身煞气弥漫的顾少城,怯怯的开口。

顾少城眯眼,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转身,朝着外面大步走去,冰冷无温的声音隔着夜色传来,“时间到了,赶他离开!立刻马上!”

莫林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脚下用力,沉重的脚步声传入了房间。

林熙和顾南轩听到脚步声,纷纷一惊。

林熙第一时间推开顾南轩,“南轩,你快走!有人来了,被顾少城看到,他不会放过你的!”

顾南轩贪婪的抱住林熙,一吻落在她眉心,依依不舍的告别,“等我,熙熙。”

说完,不敢耽误,转身,飞快离去,消失在夜色中。

林熙目送顾南轩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

躺在床上,她微闭着眼睛,想着顾南轩的许诺,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不管如何,南轩愿意放下一切,跟她走,这就够了。

他是她此生的阳光,她愿意永远追逐不放。

----

次日清晨。

林熙是被饿醒的。

醒来的时候,莫林刚好提着饭盒走进来,看到林熙,顿时欣喜不已,“林小姐,您醒了?我刚好给您打了饭,吃点吧?”

林熙吃力的坐起身,“好,辛苦了,莫林。”

莫林摸摸脑袋,“不辛苦。”

“怎么会呢?我住院这么久,你一直都在,怎么会不辛苦?”对于莫林,她真的满心感激。

莫林尴尬的摸了摸脑袋,其实他想说,有个人比他更辛苦。

你林大小姐睡了多久,那个人就陪了多久,抛开所有公司的事情,一心陪着你。

只是想起二少爷那阴鸷的目光,莫林没胆量说出来。

重重叹了口气,莫林想不通,明明二少爷喜欢林小姐,为什么不说出来呢?非要这么折磨自己!

在他眼里,他家二少爷可比那个虚伪的病鬼好了太多,林小姐嫁给二少爷才是良配!

“来,林小姐,你好多天没吃饭了,先喝点粥暖暖胃吧。”莫林为林熙盛了一碗粥,端到她面前。

“谢谢你。”林熙接过来粥,慢慢喝着。

浓浓的粥香沿着咽喉进入食道,她整个人瞬间舒爽起来。

看着林熙喝粥,莫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几次想开口,都忍住了。

林熙抬头,看到他这副样子了,笑着问,“怎么了?你是不是有话问我?”

“额,”莫林摸了摸脑袋,嘿嘿一笑,“是有点事,但是不知道该怎么问,而且我怕林小姐不开心。”

林熙放下手中的碗粥,“怎么会呢?我们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你帮我很多次,我怎么会不开心?你说吧。”

“那我就问了。林小姐,你还记得在琳达小姐的造型店,你暴揍宋霆的事情吗?”莫林问。

林熙点头,“记得。”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许你温柔爱一生

评分 10
作者:十片叶子
分类:历史小说
评语:经历了对严酷的打击,爱人和友人的背叛,事业的没落,她还能怎么办?
猜你喜欢
明日是否有你
5930 人在追
父母出国旅游,没办法把脑子有点儿傻的小浩丢给了好朋友柳倩倩照料,原本小浩所以在浴室摔了一跤而不傻了,但是和柳倩倩住在一起,小浩品尝到了不少的甜头,便他最终决定刻意隐瞒这件事。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恢复傻里傻气的模样,指了指她的胸口道:。
灵心仙路
20174 人在追
一个平凡普通的都市网虫,再次穿越到了力量是规则的修仙世界,他是否可以能击破一切障碍,失败的抵达那最终的目标,成了一个消遥诸界的仙人呢?一切,尽在灵心仙路。也没什么金手指,惟有一颗灵心。灵心存,道心生。万被物化,世长存。家仇恨,迷双眼。凡拼命的挤过人群,。
腹黑总裁追逃妻
23014 人在追
甜宠新书《腹黑总裁追逃妻》由玛丽苏所编写的婚恋生活风格的小说,故事里的主角是裴熙月云晏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在外人眼睛里,他是即将继承亿万财产的裴小姐。却没人知道,继承这财产的条件竟是与从未见面的所谓云家的男人生小孩?他挣扎想要反抗,却不小心把自己的第一次也赔了进去。他惊慌失措,一离开就是五年,再次回来时,...她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蒹葭
27682 人在追
主角叫做蒹葭钟表
最爱的,徒劳无功
11145 人在追
主叫傅煦林栀的小说叫《最喜欢的,徒劳无功》,本小说的作家是静歌曲曲歌曲曲所编写的现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了:“你配提同生吗?林栀定住。反手擒住他的手腕,迫使他跪在地上,“怎么,敢玩去世我弟弟,不敢面对?“我没有……”林栀忍着疼,乏力地辩驳着。撕碎他的衣服,他钳住他的双手,举过他的头顶,垂着的右手粗重地玩弄他,...“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