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身份问题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何沐和方婉儿所在院子,离胡苏起码几里。外院山谷面积不小,她即使了出关后就例行窃|听,不,聆听周围动静,也也没听见几里外去。她始终在锻练自己的五感。尤其是其中最强大耳力。让自己也可以在平常能保持着远距离模糊不清收听节目的同时,又会让周围杂音很大影响到正常生外院山谷面积不小,她就算已经出关开始例常窃|听,不,倾听周围动静,也没有听到几里外去。。...

何沐和方婉儿所在院子,离胡苏至少几里。

外院山谷面积不小,她就算已经出关开始例常窃|听,不,倾听周围动静,也没有听到几里外去。

她一直在锻炼自己的五感。

特别是其中最强耳力。

让自己可以在平常保持着远距离模糊收听的同时,又不会让四周杂音影响到正常生活和修炼。

就算她修炼如开挂。

当面炸山都干扰不了黑水旋涡能量煞骨的运转。

可天赋优势保持强化总不会有错。

在悄悄倾听周围情况的这些天,她听得最多的,就是同院那巴姓少年对吴三娘的各种围堵和献殷勤。

她第一次听到时手上小食铁兽都差点滚地上去了。

震惊!

花季少年对三十妇女大献殷勤是为哪般?

幸好接下来的对话打听很正经,没有让她怀疑外院的风气。

巴健没有对吴三娘说具体找胡苏是什么事,只是提出想拜见问何时有空,带着一种师弟对师兄师姐的敬仰语气神态。

这一招胡苏熟。

当时只是笑了笑,归置了长得挺快细细白毛和开始染色的小幼兽后就回屋了。

只是后面三天一回的给小幼兽奶中加元气过程。

依旧不时听到少年痴缠中年妇女。

让胡苏稍稍有点好奇。

他这是找她有重要的事?

但转念又一想,这个时间段不努力修炼,就跟高三不努力刷题一样,理会他才是对他的阻碍。

所以就当没听到。

吴三娘也配合得极好,总冷言冷语冷漠以待。

就算知道她三天会出来一次,也从来没有对外人提起半句,默默的在她可能出来的时间段呆在屋外工作。

院子被她打扫的几乎矮了一层。

这次出来角落那边小菜地,栽了一些看着如葱杆般墨绿色生机勃勃的细杆带齿植物,已经冒了两三寸。

葱葱翠翠到有几分田园风景与气氛。

胡苏没在意她这点小爱好。

保持着自己的节奏。

出来就剥了煮鸡蛋咽下。

虽然大餐吸引人,但她出于某些打算,还是一直保持着吃煮鸡蛋的习惯,用来磨炼自己的意志。

说起来,用吃煮鸡蛋来磨炼意志有些好笑。

“吃几天是很无所谓,可我要吃上一年……”想想都心酸,不时想,有这个必要么?她又不会中毒。

但是,她还是打算坚持下去。

不是做给任何人看。

而是她在一点点借此磨去上一世和平、秩序、繁华大世界带来的安逸心态。

没有了黎泠的谨慎时时给她警醒。

她怕自己稍有些能耐,就飘了,自以为是主角啥的……周围目前看来挺平静无波渐渐放下戒心。

“不离开魔门,决不吃美食大餐!!”

胡苏默默立誓。

这个誓言让她修炼动力更强烈了……半个月不和人说话交流这种闭关,对一个前宅来说毫无压力。

所以,这个世界用于磨炼自身耐性的办法对她无用。

胡苏一边吃着煮鸡蛋,一边倾听院内少年对弟弟的碎碎念抱怨,弟弟吐槽反击带劝说之类。

思考着自身的事。

出于对黎泠的信任。

胡苏空闲时常常分析她的行事言行与动作。

学习的同时,早有些猜测。

黎泠似乎在一开始就有意让她和同届那些人隔离开来,不想让她与之打太多交道,加深恩怨。

当然,也并不太强制。

她最初以为是不想被打扰,被拖累。

随后是在她登记‘胡苏’本名时,很欣慰?

在她无意中成了吴三娘口中‘公子’后,黎泠像是更放心了……可她自己长得也好,却没特意伪装?

她又不傻,也不瞎。

排除一些可能。

最大的可能就是黎泠想要让她与最初的身份产生断裂?

至少让别人眼中是如此。

所以,苏月华的身份到底有什么问题?

没等她有多余心思去思考要不要询问黎泠时,黎泠却提前去了外门,胡苏只能抱着疑惑暂时放下。

可放下不等于无视。

她空闲时刻不时回想来警示自己。

‘苏家是很普通的官宦人家,没什么奇怪的,除了原主在继母无视下过得有点艰难外,会有什么需要隐藏身份的麻烦吗?’

‘父母身份来历很清晰,舅家逢年过节也会有点心衣物送来,检测灵根听说是舅家坚持的……’

‘不过,明显也很吃惊于她能被选上……’

‘舅家几个年龄相近表兄妹检测没有仙缘,送她去的舅母当时就有脸色,后面也没再给送东西……或许舅舅有送,但舅母可以拖一拖。’

有些猜测是胡苏翻看回忆后分析。

原主苏小妹生母早亡,还是生她时难产而亡,导致外祖家与她不算亲厚,十二年来也就见过舅舅几面。

奶娘在她三四岁时,就返家去了。

身边曾经的两个亲娘留下的大丫环在她稍大一些后陆续出嫁离开。

再然后就是听说家里艰辛,不安的拒绝了一次挑选丫环后,就只有一个耳聋婆子在她小院干粗活和送饭了。

到也没有饿着她和冷着。

也没让她干活。

就是……不理不问的冷暴力!

跟着弟弟开蒙时的先生学了两年,就以年龄大了要注意男女之别再没能出内院,将仅有几本书都翻烂了。

在意外获得父亲同意下。

拥有了可以练字的笔墨纸砚,天天静心抄写。

有着一手好字。

小姑娘甚至还挺感激继母,胡苏看了一阵无语加心疼,但又想想,这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遇上那种歹毒的,怕没机会长大。

也没禁止舅家接触。

只是……亲缘淡薄罢了。

也好!

这样也省了她很多麻烦,至少不会有人了解真正的苏小妹什么性格脾气,短时间相处过可做不得准。

翻看记忆后,胡苏反而更疑惑了。

不像是家庭因素带来身份危机。

那会是什么情况呢?

手上抚摸过小食铁兽上色明显的黑色肩背和小兽爪。

盘坐在内室,将小幼兽放在腿上,看它时不时滚落下来又抓上去放好,又摸摸长毛的肉尾巴。

小身子也显得有肉多了。

“快煞骨小成了,等煞骨小成,外加天魔诀冥想完整后,再想办法联系下黎泠了解情况吧。”

“不过,会不会与那姓何的有关?”

最近就那丫的一直留意打听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卧底卧成魔道至尊

评分 10
作者:幻镜真人
分类:仙侠小说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神医凰后(《且听凤鸣》原著)
她,二十一世纪被家族被遗弃的天才少女;他,小傲娇腹黑帝国太子,一怒天下变的至高王者;她扮猪吃虎坑他、虐他、剌激他、每次坑完就跑。是个男人就忍不了!他没办法捕猎她,溺爱她,的诱惑她为他钟情,谁知先心动的人却变为了他。——皇者天下的少年,彩衣江山的少女,一场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爱情疯狂的追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