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是他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凤翔县内,了很久也没这样人心惶惶。大户人家门前加派了护院,市较为集中也少了许多往来的妇人。曹如婉死了,娇滴滴的大小姐就在自家院子里被贼人劫走,转眼间之间就丢了性命。凤翔县的推官带着人搜遍全城,最后在曹家离处一个废旧的小巷子里意外发现了事有蹊跷。老旧的大户人家门前加派了护院,市集中也少了许多来往的妇人。。...

凤翔县内,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人心惶惶。

大户人家门前加派了护院,市集中也少了许多来往的妇人。

曹如婉死了,娇滴滴的大小姐就在自家院子里被贼人掳走,转眼之间就丢了性命。

凤翔县的推官带着人搜遍全城,最后在曹家不远处一个废弃的小巷子里发现了蹊跷。陈旧的青砖上隐约有暗红色的血迹,翻过矮墙入眼的是几块油纸布,掀开油纸布所有人都震惊了。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人如同置身于阎王殿中。

利器从曹如婉的咽喉一直划到小腹,长长的伤口就像张裂开的嘴,正在嘲笑世人。

她的眼睛拼命地瞪着,其中满是惊恐的神情,表情扭曲,仿佛能让人看到其中的痛苦,挣扎、哀求、哭泣,却没有任何的用处,最终这一切都停留在她失去生命的那一刻。

但凡看到这些的人,都觉得脊背发凉,好像有个鬼魅跟在他们身后,等待时机手起刀落。

“太惨了。”

惊恐之后有人开始呕吐,一时之间没有人敢去碰触这具尸体。

曹家最先得到消息,曹家大爷担忧妹妹,不管不顾地上前来,只看了一眼就双膝一软跪倒在地,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

曹家大院里哭声震天,棺椁早就停放在园子里,只是谁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将曹大小姐入殓。

曹氏刚进门就看到曹大太太被人死死地拉住。

“我怎么也要看看,你们都别拦着我,我的婉姐儿。”

曹如贞见状忙上前搀扶:“大太太,您……”

话还没说完,曹大太太一把将曹如贞推开,曹如贞踉踉跄跄地摔倒在地,旁边的下人没有一个敢上前搀扶。

曹大太太神情狰狞,指着曹如贞厉声道:“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本该你去园子里,怎么换成了婉姐儿?”

曹如贞嘴唇颤抖着解释:“那天早晨正巧祖母房里要换帐子,二太太让我跟着管事过去,免得哪里会不妥当,二妹妹怕我忙不过来,就帮我去园子里折花枝。”说着她求助地看向一旁的曹二太太。

曹二太太目光一闪,如今的曹大太太心头压着一股怒火,任谁去了都要被点着,如贞平日里虽然不错,她现在也不太方便为如贞出头,免得让曹大太太记恨。

婉丫头死的实在是太惨了,也难怪大嫂会如此。

曹二太太摇摇头,现在的情形,如贞忍忍也就过去了。

曹如贞抿住了嘴不再挣扎。

曹大太太怒气难消:“婉姐是被你害死的,早知道当年我就不该将你留在屋子里,你克死了四叔不算,现在又来祸害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说你一句你都不愿意,婉姐可是为你搭上了一条命。”

曹大太太想到女儿的惨状,一双眼睛瞪得通红,她多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如今活生生站在她面前的是如婉:“老天怎么这么不长眼,我的婉姐儿死了,别人却好好活着。”

曹如贞不禁悲从心来,眼泪在脸上纵横。

曹大太太更是见不得这个,伸手就向曹如贞脸上打去:“已经哭死了一个,你还不罢休。”

曹如贞闭上了眼睛,逆来顺受就能让自己的处境好一些,这早就是她的习惯,熟悉的疼痛却没有传来,她不禁有些诧异。

一只胖手牢牢地将曹大太太的手腕握住。

然后是个软绵绵的声音:“太太,您的手可真白……”

软糯软糯的触感,不知是什么物什从凤雏脑海中一闪而过,让她不由自主地“咕咚”吞咽了一口。

曹大太太用力想要将手扯出来,旁边的管事妈妈就要上前帮忙,谁知那凤雏手一松,曹大太太脚下拌蒜就向后倒去。

立即引起一片慌乱。

“大太太这是找到了凶手?”徐清欢乜了一眼地上的曹如贞。

曹大太太还没说话,几个婆子已经将曹如贞团团围住。

“我带这几个人都是查问的好手,”徐清欢微微扬起眉毛,“大太太碍于情面,不好意思逼迫她说实话,不如将她交给我。这也事关我们徐家的名声,我会仔细弄个清楚。”

旁边的婆子眼见就准备去拖拽曹如贞。

“误会,都是误会,”曹二太太忙上前道:“如贞这丫头毛手毛脚做错了事,大太太也是心里着急,吓唬吓唬她罢了,怎么会真的动手。”如贞若是被徐清欢当成内贼盘问,他们曹家的脸要往哪里放。

“帮不得忙就别在这里惹大太太生气了,”曹二太太看向曹如贞,“过去陪陪你祖母吧!”

曹二太太发了话,丫鬟才敢上前将曹如贞扶起来。

曹如贞向众人行了礼,低着头快步离开。

“徐大小姐,”曹大太太只觉得心窝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半晌才喘过气,这个徐清欢在徐家闹得不够,竟然又跟了过来,“家里乱成一团,今天往后……曹家……要有段日子不待客了……望大小姐体谅……我这……做母亲的心情。”

“婉姐姐真是让人痛心,”徐清欢微微抬头,“得了消息我就带人赶了过来,如今我们该与衙门一起办好公文,妥善处置婉姐姐的身后事,让她入土为安。”

曹大太太咬牙,正准备拒绝,管事就来报信:“大太太,常娘子已经将大小姐的尸身处置好了,衙门的仵作还要作文书,尸身先要存放在义庄上,推官老爷让我们家拿些香炉、纸钱,先去义庄里拜祭大小姐。”

“常娘子?”

曹大太太顺着管事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的人群慢慢散开,一个穿着青色衣裙,粗布外褂,三十几岁的妇人快步走了进来。

所有人避她如瘟神,她却仿佛司空见惯般并不在意,径直走到徐清欢身边行礼道:“已经准备停当,您可以去瞧了。”

徐清欢点点头就要向外走去。

曹大太太脸色大变:“你要做什么?”

“去巷子里看看,”徐清欢的目光从所有人脸上划过,“还有人一起吗?”

眼看着徐清欢带着人离开,曹大太太苍白的嘴唇一开一合终于吐出几个字:“疯子,疯子,她这是来看笑话,你们看到了吗?”

她声音愈发尖厉,却忽然被人打断。

“好了,”曹大老爷阴沉着脸站在那里,“家里还有许多事等着你操持,跟几个孩子纠缠做什么。”

看着精神尚好的夫君,曹大太太的心更加疼痛起来:“你不疼婉姐儿是不是?……死了……婉姐儿……你还有庶女……你……你……当然不会难过。”

“够了,”曹大老爷眼睛中多了戾气,攥住了曹大太太的肩膀,“不知所谓的妇人。”

眼看着曹大老爷离去,曹大太太哪肯罢休,立即让人扶着追了上去。

“你给我说清楚……难不成……只有我为……婉姐儿伤心……”

一路跟着曹大老爷闯进了后院的书房,曹大太太就想要接着开口大骂,却发现屋子里早已经坐满了人。

曹老夫人、曹二老爷、曹三老爷全都面色阴沉,冷冷地瞧着她。

曹大太太顿时慌了神。

下人退了出去,门被人关上,曹二老爷才惶惶开口:“婉姐的样子你们看了没有……是他……是他回来了。”

……

曹家不远处的巷子里。

虽然曹如婉的尸身已经被清走,地上的血迹却还在。

徐清欢一路走过来,然后在不远处蹲下身,地上有几只蚂蚁在搬东西,它们搬动的是地上一种白色的细碎渣子。

像是点心渣。

这种情形似曾相识,因为凤雏喜欢蹲在角落里偷吃东西,然后就会引来几只蚂蚁。

可在这里就让人惊诧。

难不成有人一边看着曹如婉被杀的惨状,一边在这里吃东西。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双星灵记
17843 人在追
腊月二十六初六,天上双星异像。预言未来称异像之下出生于的孩子命中注定登基称帝。谁知却是两个女孩?!她们身在异国,天生敌手,却又机缘巧合,亦师亦友。一场场阴谋神秘面纱,最后问鼎帝位之人到底是谁?五更初晨,第一声报晓鼓自奉阳城门传出,波涛一般朝城内滚滚而去。霎时间,熹微晨光携着蒙蒙轻雾款款降临,城中之景,宛若仙境。。
我的律政女王糖分超标啦
职场菜鸟南乡祖坟冒了青烟,误打误撞居然成了律所更高级合伙人乔浩的助理。乔浩稳重冷峻,有着傲人的学历,俊美的外表和精湛的工作能力。南乡,农村小土妞本科毕业于名不见经传的大学,遇上可伶的委托人总都忍哭哭啼啼。傻帽的小哭包在乔浩的帮助下,竟一步一步成了非常优秀律师,最后成了了律所更高级合伙人。南乡把起始账号直接打成了王者,曾取笑和被排挤南乡的同事们逐一被打脸。原来命运真的有无限可能会。 法律是冰冷的,但让法律正常运转的法律人却有温度的。每一个案件背后都有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故事。 玻璃窗一个个法律案件,在普法的前台小姐姐发现后,主动开门出来询问:“小美女,你是来咨询律师的吗?”。
娇娘医经
27278 人在追
程小娘子的痴傻儿病好了但她总会觉得自己是又也不是程小娘子她的脑子里多了一些很奇怪的记忆做为被程家被遗弃的女儿她但是要回程家但是,她是来寻回记忆的可也不是来受白眼被欺负的*************************封面,荣誉出品~两个丫头往火盆里扔了一把烧料,打了哈欠。。
末世吃货系统
22960 人在追
新书《她把反派养歪了了》已开,求收藏和票票~完结啦文:《锦鲤王妃有空间》《快穿女配苏炸了》《汉库克打脸日常》《医娘萌宝》《末世大奸商》《末世复活女配翻身》《贵女奸商》已完结啦。 超级吃货系统,女逃犯绝地逆袭!唐依依自从18岁异能觉醒之后一次失败后,生活就彻底天翻地覆。身份一落千丈,背上杀了人罪锒铛入狱,肚子里除了个‘父年龄不详’的孩子。押送途中,她被人暗算感染丧尸病毒扔在垃圾山,弥留之际,她听到一声冰冷的机械音——“超级吃货系统成功重新激活,是否可以可以选择绑定微信?”他身边的女人叫刘珍兰,是他的妻子,虽然已经年过四十,看着却还不到三十岁。她长相秀美,皮肤白嫩,棕红色略微蜷曲的头发松松挽在脑后,配上当季最新款的连衣裙和华贵精美的珠宝,时髦又漂亮,俨然是个养尊处优的贵夫人。。
第七八章 胡汉三又回来了
这次的黑洞却没有上回那样让人抵抗不了的压力,几乎是眨眼之间,她们就站在了一块沙滩之上,前面是一望无垠的大海。空气里充斥的灵气,顿时让祝遥觉得活过来了。她胡汉三终于回来了。先她们一步出来的凤奕,已经在地上打坐恢复灵气了。祝遥也有样学样的坐下来空气里充斥的灵气,顿时让祝遥觉得活过来了。。
致命婚宠
4555 人在追
一场车祸,他丧失了最亲的人的人,也赔上一条腿变为残疾,肇事者被被枪决的那一天,他被收养了仇人八岁的女儿。十年间,他一切办法办法精神折磨她,让她所欠她父亲欠下的债…一场阴谋,她遭受一场大火,再也也没也没醒过来,他抱着她焦糊的尸体跟随也疯了。四年的,她强势明艳的会出现,身边有一个满眼是她的男孩。“淇淇,要怎样你才能回我身边来?”雪夜,他取掉假肢‘跪’在雪地拉着她的衣角祈祷。“否则你死!”她挥开他的手昂首阔步离开了。叶淇放下书包,端起托盘往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