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故人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大小姐会会会觉得这桩案子办的太很容易了些?”孙冲这句话像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想。是啊,太简单的了。前生这桩案子基本上赔上了整个徐家,她匆匆忙忙半路折回回凤翔,在衙门里看见证言和证物,请了最好是的讼师,却不知道从何动手为哥哥洗清冤屈。也仅有孙冲和知府大人是啊,太简单了。。...

“大小姐会不会觉得这桩案子办的太容易了些?”

孙冲这句话像是看透了她心中所想。

是啊,太简单了。

前世这桩案子几乎赔上了整个徐家,她匆匆忙忙半路折返回凤翔,在衙门里看到证言和证物,请了最好的讼师,却不知从何下手为哥哥洗脱冤屈。

也只有孙冲和知府大人相信其中必然有内情,可是他们的坚持却换来百姓三天三夜府衙门口伸冤,曹家当年救凤翔百姓,百姓也算是回报了他们。

就在那时,曹大老爷洗尽铅华,素面朝天地在人群中穿梭,终于练就了钢筋铁骨,成为凤翔的头牌人物。

今生今世,这些人好像都藏匿起来没有半点的表现。

凶徒被抓,谭大招认,本来是她缜密的安排一切,可到了真相大白的时刻,她却觉得这是一个局。

她也是局中的一枚棋子。

徐清欢皱起眉头:“去府衙。”

“去府衙。”

又有一个人的声音在同时响起来。

徐清欢下意识地转过头向孙冲身后看去。

虽然黑夜里一切都不是那么的清楚,可她还是第一眼就瞧见了他,李煦。

她记忆中,无论在哪里他的存在总是让人难以忽视。

这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崭露锋芒了吗?

从前那些好像记得很清楚的过往,现在就如同沉入湖底的那抹波澜,模糊的散在时光中不见了。

那些个她心中珍视的人,更已是沧海桑田。

不知多少次,她曾期盼、等待着这个身影,不知多少次她展开双臂投入他的怀抱,也不知多少次,她皱着眉头灯下为他谋划前程。

那些曾经长的好像能用一生去珍视,却又短的一瞬间就能忘却的干干净净。

一个人的气度是经过多年的磨砺才会慢慢形成的。

他如今还不是那个叱咤风云让人闻风丧胆的北境王。

最庆幸的是,她还是她自己,她的徐清欢。

原来人生这条路,不在于有多凶险多泥泞,只在于值不值得。

如果值得就算让她走一百遍她也无悔,如果不值……她便永远也不会临顾。

前世她是停下脚步仔细地瞧向他,今生她很快收回了目光,脚下没有停顿,弯腰上了马车。

徐青安人群中也找到了周玥,这混账还说与妹妹没有过节,妹妹若不是厌恶他到极点,怎会这般模样。

“走吧,”徐青安吩咐小厮赶车,自己也快步跟了上去恨恨地道,“对,妹妹,这种人不能理,下次见到他,我再打他一遍。”

“世子爷说的是那猪头啊,”凤雏咂了咂嘴,停顿片刻才道,“大小姐,我们这是要回去开饭吗?”

徐家的马车越走越远。

孙冲也不敢耽搁立即带着人向府衙而去。

李煦身边的周玥打了个喷嚏:“这勋贵家的女眷终究是多了几分傲气,不过……徐大小姐……还是贤淑的,你不要多想,这……也就是天太黑,她一时没看到我,否则总要向我点点头,都是沾亲带故的。而且,突然听到你说了句话,她也知道有外男在,一个女眷抛头露面总是不太妥当,又是害臊又是羞怯,干脆躲进了马车里。

只是那徐青安太气人,也不知道和我说句话,下次遇见了,定然饶不了他。”

李煦微微一笑,神情看起来很平静,微风吹动,略带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你说的是安义侯府的大小姐吗?”

周玥点头:“是啊,我一直跟你说的都是她。”

李煦道:“徐家带来了十几个人安插在附近,可见徐大小姐推断抓谭大时会有风吹草动,可是从始到终都如此的太平,在孙冲提出疑问之前,徐大小姐心中就已经有了猜疑。”

周玥不反驳:“她是很聪明。”

“不,”李煦身姿挺拔地向前走去,“说明她是个心细如尘的人,所以她不会没有瞧见你。”

周玥脸上尴尬。

李煦接着道:“现在她径直去了府衙,可见行事果断,心志坚定,自然也不会为礼数束缚。”

周玥吞咽一口,有种谎言被揭穿的感觉,整个人像被霜打了般:“那她这样是什么意思。”

李煦忽然停下脚步:“从心底厌恶,不愿意与你我有任何交集。”

周玥呆呆地望着李煦的背影。

“要么是我们其中一人做了什么事让她十分失望,要么是我们与她有血海深仇,现在她淡漠应对只是时机未到,将来说不得就会手刃仇敌。”

周玥莫名地觉得恐惧,这简直就是天降横祸,可他相信九郎,因为九郎从来不会看错人:“可是没道理啊,我什么都没干,难不成因为我们救了前任知府苏怀,一心要为苏知府伸冤?苏知府是好人啊。”

“接下来我们要留在凤翔,”李煦用手拂去身上的风尘仆仆,“苏知府冤案的内情应该就在凤翔县内,我们不必再四处寻找线索。”

即便凤翔整个都是个局,遇到徐大小姐这样个聪明的人,表面上的安宁也维持不了多久。

周玥道:“你是说,我们定然会找到证据为苏知府申冤?可我现在还是不明白,什么样的证据能够说服朝廷。”

李煦道:“苏知府被冤贪墨,贪墨的银子却还没有下落,我们找到这笔钱,案情就有个转机,王允大人清正廉明,定然会上报朝廷重新查明,苏知府也就有救了。”

……

府衙大牢里果然出了事。

刚刚押入大牢的凶徒被绑缚在刑架上,他那双幽深的眼睛中写满了嘲讽,干涸了的鲜血犹自挂在嘴角,脸上也保留着阴狠的神情。

可他的胸口已经不再起伏,不会再说出任何话,彻底变成了一具死尸。

“现在看来,这行凶之人在被抓到之前就服了毒,只是现在才发作。”县丞正躬身向旁边的人解释着。

大牢里的气氛仿佛比往日更加肃穆。

徐清欢透过幂篱看向四周,最终目光落在县丞身边的人身上。

这就是造成紧张氛围的源头。

本该明日被人夹道欢迎的新任知府王允,正站在一旁仔细地看着手中的案宗,听到消息赶来的县丞,一边擦着汗一边小心翼翼地叙述案情。

王允声音威严:“在路上就听说凤翔出了大案,我这才连夜进了城,两天之内案子就有了进展,看来你们确实没有懈怠。”

王允做官向来不攀交权贵,更不会结党,朝堂上直言不讳得罪了不少人,也就是他行事光明磊落,让人抓不到把柄,否则早就遭了奸党毒手,可这样一个清官,最后还是没能得善终。

王允道:“让仵作验尸,犯人被押入大牢之后,所有可能接触到犯人的人都要询问,先要排除犯人是被人灭口,表面上看起来的情形未必就是真相。”

县丞立即应下。

徐清欢和哥哥一起上前向王允见礼。

王允点点头,目光在徐清欢身上逗留片刻,却没有质疑女眷不该在这里出现,只是吩咐道:“衙门办案,你们先到一旁听消息。”

王允说完话,狱卒椅子上扶起了一个人。

那人满脸的血污,眉眼之间那浓浓的恨意和不甘还没有散去。

竟然是曹大老爷。

徐清欢目光微闪,曹大老爷怎么会在这里,方才大牢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更新啦,求包养啦。

众筹养书开始~求大家推荐票,签到,留言~

爱大家!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14383 人在追
别被书名骗了,起名废,实际上是女强无CP,村姑背景系统逆袭成功流,也又称慢穿泥石流,凶杀案末世武侠仙侠魔法啥都有,除了,新书8-20看不见不散。官方群:满一千粉丝值进(五九零六五三四八三)后援群,满一万粉丝值进VIP群。PS:本文无CP
第六十三章谁是凶手
13965 人在追
剩下的基本上是工作人员,以及那场戏涉及到的所有演员。“听说这个叶小姐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拍实景的时候,威亚就断过,水戏的时候,水里有两条剧毒的蛇。”柳玉在刘毅的耳畔道。“这种事情咱们别乱说,万一追究我们的责任。”刘毅敬慎道。“我也是“听说这个叶小姐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拍实景的时候,威亚就断过,水戏的时候,水里有两条剧毒的蛇。”柳玉在刘毅的耳畔道。。
90.青山社往事
25100 人在追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五分钟之后,景栗从一本烫金封面的英文书中翻找出了诗句书签,激动到恨不能原地蹦高高。不过,她的英文水平仅限于六级,看不懂书名,只得寻求场外队友的帮助,悄声问道——“这本书叫什么名字,所讲的内容是什么?”“Childe Har不过,她的英文水平仅限于六级,看不懂书名,只得寻求场外队友的帮助,悄声问道——。
一品医妃王爷大人求休妻
她本是太尉府的嫡女,却遭姨娘庶妹设计陷害自杀不幸身亡不幸身亡,她是在现代的天才医学博士,为保护科研成果,而壮烈牺性,她的魂魄复活后附身在这位千金小姐身上,此外拥用了她的记忆,糊里塌的成了了王妃,腹中还揣着不知道生父的娃,腹黑男冷王爷时时处处故意刁难,庶妹和姨娘总想置她于死地,她又也不是小白花,怎会任人宰割,复活归来时,浴血复活,成了一路顺利过关敌将的黑莲花,害我的人都要付出过代价的
全能大佬的戏精小祖宗
【绯闻花瓶】VS【假过气歌手】花瓶塔特若的人生目标是:娶全能才子,成了顶流影后!却——影后没作成,还被家里塞给了一个草包做妻子......外人道:一个花瓶,一个草包,绝配!正当所有人都等着看他们笑话,画风突变:“据说塔特若拿到了三金影后?”“据说塔特若能文能武高学历,但是国画大师亲传弟子?”“假的,都是假的!”黑粉们气红了脖子势必会要从她身上找出来一个黑料,便目标已锁定了她的草包丈夫方知遇之恩,结果却意外发现——“近百年一遇的全能型音乐天才是他,世界冠军的老师是他,k集团的幕后大boss但是他......”乐坛最强大角落里,坐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女孩,与周围衣着妆容精致的客人显得格格不入。。
农门娇娘种田记
25155 人在追
一夕再次穿越,虽然连户牌都也没,虽然个战乱时期,虽然像是除了吃吃喝喝生存下去这个大问题,剩下去的日子就如此的悠闲自在啊…发个家,种种地,致致富之路,再奉养奉养也没血缘关系的善良真诚至亲。人生是这样朴实无华啊~而已那位大人能不能够别总缠着我呀!只见这抹人影听见呵斥不停反而跌跌撞撞地跑的愈发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