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秘密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徐三太太忆起了许多以前的事。那一年她所以怀了双胞的缘故,疼了晚上一夜也没将孩子生下去,赵善急得满头大汗,攥着她的手掉了眼泪。她舍严禁赵善,这才拼了最后的力气,让两个孩子呱呱落地实施。他说了,以后再也没有不让她受这份苦,一家四口好好的地过日子,她也舍严禁那年她因为怀了双胞的缘故,疼了一天一夜也没将孩子生下来,赵善急得满头大汗,攥着她的手掉了眼泪。。...

徐三太太想起了许多从前的事。

那年她因为怀了双胞的缘故,疼了一天一夜也没将孩子生下来,赵善急得满头大汗,攥着她的手掉了眼泪。

她舍不得赵善,这才拼了最后的力气,让两个孩子呱呱落地。

他说了,以后再也不让她受这份苦,一家四口好好地过日子,她也舍不得他太劳累,吃糠咽菜也无所谓,平平安安的就好。

他吃苦耐劳,她也帮绣庄上做些小活计,两个人的日子也算越过越好。

可是朝廷到处抓捕叛贼余党,万一找到了他们……她不敢去想后果,他思量了一夜,终于拿定主意,举家去往西北讨生活,那里虽然贫瘠,路上也不免颠簸,但是朝廷为了耕种会招揽流民,他们也有机会得到户籍,也就不用再这样四处奔逃。

就在他们路过凤翔时,她望着两个稚子想起了母亲,想要回去探望一眼。

可她没有说出口,生怕奢求会换来变故,可他看在眼里,悄悄地让人送信给大哥,将大哥领了回来。

灯光下,兄妹相见泪眼模糊,他就倚在门口一脸笑容。

大哥悄悄地将她和孩子们带进曹家,母亲在屋子里焦急地等待,她进了门就跪在母亲脚下,他也陪着她跪下,将私奔的错全都揽在身上。

一切没有她想的那么可怕,母亲训斥了她几句,只说已经帮她退了亲,如今到了这步田地,她带着孩子跟赵善离开也好,母亲为她准备了盘缠,三位嫂子连夜准备了许多孩子的衣物,嘱咐她到了西北安定下来,要想法子送信回家,她们凑在一起哭了半晌,有喜有悲,喜的是家人愿意接纳赵善,悲的是他们就要分离。

大嫂、二嫂都跟她夸赵善,如果不是赵善,他们可能都要在黄泉路上团聚,城中被捉到的女眷,有一些死状十分凄惨,叛军玩弄过了之后,将她们赤条条地挂在树上,一把火烧死了。

赵善坐在门槛上默不作声,即便救过人,他还是觉得洗不清身上的罪孽,如果一切能重来,他当年绝不会在赵家村加入叛军。

那时赵善以为叛军只是为民请命,只要朝廷答应开仓赈济,他们就会罢手,却不成想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叛军首领赵冲野心勃勃,想要推翻朝廷做个草根皇帝。

叛军进了凤翔城后,四处烧杀抢掠,他见叛军如此残暴,彻底起了背离之心,本要悄悄地从叛军中溜走,却没成想遇见了受伤的曹四老爷,他将曹四老爷救下,准备再找机会离开。

也是那时候,叛军搜查曹家,曹四老爷怕女眷藏身的密道被发现,挺身而出,吸引叛军注意力,却因此被叛军围攻,赵善想要营救却已经晚了,曹四老爷临终托付赵善帮他保护曹家人,而赵善也是一诺千金,为救曹家女眷几次遇险,最终保住了所有曹家人的平安。

这些她都看在眼里,在她心中赵善就是最出色、最值得依靠的男子,赵善却觉得如果没有这次相救,他可能一辈子都难以原谅自己做过叛军,说不得就会自戕谢罪,他并没有将自己当成曹家的恩人,反而感激曹家人带他出了苦海。

事情直到这里还都是圆满的,他们还都是有情有义,活生生的人。

如果她和赵善就此离开曹家前往西北,可能没有人会下地狱变成恶鬼。

可人生就是如此,不会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

那一天,曹大老爷带回了消息,朝廷赦免了部分叛军的死罪,将他们发放边疆充作军户,这举动表明朝廷不会为此事牵扯太多人。

曹大老爷已经入仕,他想要出面为赵善作证,当年赵善不但脱离叛军,还冒险救人。

赵善本非叛军中有名的将领,就算朝廷依旧判罚下来,也不会太重,虽然要受些苦楚,但总算不用遮遮掩掩的四处奔逃。

赵善不想她跟着他背井离乡,如果得不到户籍,两个孩子这辈子也没有抬头之日,他决定留在曹家,让曹大老爷继续打听消息,看看有没有可能脱罪。

也就是这时,曹大老爷让人清理密道时发现,密道内被人动了土,有人埋了东西,曹大老爷与曹二老爷一起将东西挖了出来,那是些很重的大箱子,箱子里装的都是烙了款的税银。

叛军起事之后,曾劫走了一批税银,朝廷一直在追查这笔银子的下落,朝廷怀疑叛军逃离凤翔时将银子运走了,可抓住了赵冲却没有见到那银子的踪迹,之后的审讯中,也始终没能找到一条实靠的线索。

终于就在前不久,赵冲供述有人与他里通外合将银子藏了起来,将来叛军会再次起事,那些银子他们会用来招兵买马,总有一天砍下狗皇帝的头。

这笔银子出现在谁手中,谁就是勾结赵冲的人。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灾难慢慢降临在曹家头上。

赵善救人、曹家遮掩赵善的行踪,让曹家与叛军的关系难以说清,如果事发在一年多以前,尚有辩解的机会,可朝廷追查这么久……银子在曹家出现,谁会相信曹家半点不知情。

毕竟曹家在凤翔这一战中,收获良多,曹家几位老爷和女眷也都活了下来,再说这密道原本就是他们的藏身之所。

而且曹大老爷发现,赵善和银子的出现,竟然与赵冲的说法不谋而合。

这笔银子会不会是赵善所埋,赵善也许并非要离开叛军,而是看大势已去,要想方设法暗中藏匿起来。

当所有人开始怀疑赵善,她为赵善辩解的话就显得苍白无力。

赵善坦坦荡荡没有回避这件事,更没有逃走的心思,他反反复复将救曹家的经过说了一次又一次,他相信曹家最终会明白他说的都是实情,直到最后一刻……

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如同暴风骤雨般落在他们一家四口身上。

所有的曹家人在黑夜中出现,将她和赵善捆了个结结实实,她慌乱地看向赵善,赵善却投给她一个安慰的目光,那时赵善还相信曹家人明辨是非的。

然而她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她身边的亲人都是恶鬼。

他们砸断了赵善的手指。

就是那只手曾将曹家人一个个从密道中拉出来,也是那双手握着兵器,护送她们脱离险境。

他们用木棍击打赵善的脊背。

那宽厚的背上,如今还有为保护曹家人而留下的伤疤,每一次她看到之后都会心疼不已。

她也曾趴在他的背上,和他一起在路上奔逃。

可现在却遭到他们毫不留情的摧残。

“人人都想活,我理解你们……的心思,你们怕被牵连,怕被朝廷定罪,”赵善疼极了这样说,可能是想要原谅曹家,也可能是想要激励他自己,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放弃,因为他还有妻子和一双儿女,他必须要活下来,“但是你们相信我一次……这件事与我无关,我也不知道为何有人将银子藏在这里……赵冲可能只是顺嘴乱说……如果他真的知道这银子的下落,早就让人来取,哪里会等到现在。

即便有一天朝廷抓到我,我宁死也不会供出你们,我只会说……二娘,是我抢夺来的。”

他眼睛中满是悲伤,从一个个人脸上看过,这都是他拼死保护过的人,如今他想从他们手中要一条活路。

“让我活下来吧……我还有孩子要照顾。”

可是曹家人不信,最终将她的手也用竹片加起来,听到她的惨叫声,赵善才开始挣扎、嘶吼着叫喊:“她是你们的妹妹,你们不能这样,求求你,你们杀了我,杀了我一切就都了结了,没有人会知道,你们没见过赵善,赵善也不曾救过你们,就让赵善这个人彻底消失。”

赵善说对了,曹家人没想再让他活。

在危难时刻,赵善一条命跟曹家所有人的命比起来,太轻,太不起眼。

“用他一个人的命,换来我们全家,值得。”

值得吗?

徐三太太想到这里,微微一笑,一群禽兽何以来换一条这样的命。

到了这步田地,他们已经决定要杀死他,却还不肯让他走得痛快些,他们还要拷问赵善还有没有其他人知晓这个秘密。

曹大老爷用刀子给赵善开膛破肚。

她眼睁睁地看着,她全心全意爱护的夫君,大口大口地吐出鲜血,而他那双眼睛始终看着她,其中没有痛苦,没有恨意,只有不忍,只有牵挂。

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知道,如果他流露出一点的难受,她都会受到更大的打击。

君心如我心,我心似君心。

他知道,她在目睹了这一切之后,定然会癫狂,会仇恨,而这些会让曹家人对她下杀手,只有他表现的平静,才能稍稍安抚她。

最后一刻,他还在为她思量。

他紧紧地看着她,四目胶着在一起,不让她去看他的惨状。

他的鲜血淌光了,脏腑落了一地,他恋恋不舍地望了望妻子,然后阖上眼睛。

徐三太太伸出手擦掉脸上的泪水。

从他死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为他报仇,所以她挣扎着拉住了母亲的裙角,只为了能活下来。

她甚至承认赵善该死,一个赵善比不上她的家人。

她苟活到现在,就是要有一天让曹家人尝到赵善的痛苦。

所以,她的报仇有错吗?

…………………………………………………………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大宋清欢
9627 人在追
本书群号:575098000。非常好吃不懒做的在现代姑娘姚欢,再次穿越到北宋哲宗时代,从汴河边大排档般的小饭铺就创业。美食,言情,北宋时期文化党争,谍战,汴京风俗再次穿越后,我想一个怎样的男主呢?切记一言九鼎的尊上,切记许卿后位的帝王,切记呼风唤雨的一方霸主,切记腰缠万贯的京城首富。只要你一个能深入解读“平凡普通人生与平凡普通世界”的平等自由的灵魂伴侣。大宋开封府,承平日久的阜盛都城。。
重生年代福宝妻
18496 人在追
再次穿越到六十年代成了没爹没妈的孤儿,就怕!有空间有全村人的照顾,一同渡过灾年。——下山,下河。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终于等到能满足资深吃货的口腹之欲!
快穿大佬又在反套路
24428 人在追
当秦衍撕了系统,重新开启自主任务,就自由飞翔了自我,拘泥一格手撕白莲绿茶,脚踹渣男,嘴毒四方。蠢萌神兽:主人,好,敌军有系统。秦衍淡定如山:不虚,我有你这个软饭男的小北鼻。蠢萌神兽:主人,他的金手指好腻害,我怕怕。秦衍淡定的一匹:不慌,我有黑科技。蠢萌神兽:主人,她是锦鲤体质,我未知的恐惧。秦衍激动脸:无所畏惧,我有很长很长的套路。渐渐地......蠢萌神兽底气越渐足,越渐猖狂,撒欢儿告黑状:报告主人,这里有个搞歪门邪道的气运之子欠拾掇,快来搞他。秦衍云淡风轻勾唇一笑:好咧~我道行深,各种疑难杂症疑难杂症。汗水从额头滑落,混着血液一滴滴砸在泥砾上,秦衍听见自己嗬嗬的喘息声。。
第十四章被掳上车
21046 人在追
叶梁国刹那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了,差点想掐死叶初。张阿雨拼命的拦着,认真扮演一个好阿姨的角色。叶繁星暗自握紧了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最近的叶初有些不好对付,似乎变聪明了,忽悠不了。“逆女,你把股份贡献出来为公司发展又怎么了?还跟你老张阿雨拼命的拦着,认真扮演一个好阿姨的角色。叶繁星暗自握紧了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最近的叶初有些不好对付,似乎变聪明了,忽悠不了。。
双星灵记
17843 人在追
腊月二十六初六,天上双星异像。预言未来称异像之下出生于的孩子命中注定登基称帝。谁知却是两个女孩?!她们身在异国,天生敌手,却又机缘巧合,亦师亦友。一场场阴谋神秘面纱,最后问鼎帝位之人到底是谁?五更初晨,第一声报晓鼓自奉阳城门传出,波涛一般朝城内滚滚而去。霎时间,熹微晨光携着蒙蒙轻雾款款降临,城中之景,宛若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