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嘲笑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徐三老爷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他忙将手放下自己,眯着眼睛向前面看去。火光之下,少女拿开了头上的幂篱,露着那张俊秀的脸庞。“清……清欢……你怎么会……来,”徐三老爷说着目光又落在李煦身上,“他们又是谁?你……”20-300徐三老爷说着话,徐青安一脸产生怀疑:“三伯行火光之下,少女拿开了头上的幂篱,露出那张清秀的脸庞。。...

徐三老爷显得有些惊慌,他忙将手放下,眯着眼睛向前面看去。

火光之下,少女拿开了头上的幂篱,露出那张清秀的脸庞。

“清……清欢……你怎么会……来,”徐三老爷说完目光又落在李煦身上,“他们又是谁?你……”

不等徐三老爷说完话,徐青安一脸怀疑:“三伯行动不便,却还能找到这里,是常常过来吧?”

“没有……我,”徐三老爷道,“我只是……听说有个铃医在附近,想要上门求药,却不成想找错了门……”

徐青安道:“看起来三伯错的有些远啊,这里如何也不像是郎中的落脚之地。”

徐三老爷正不知该如何辩驳。

“这是些什么。”正在弯腰查看周围情形的孟凌云不禁惊呼一声。

周玥也好奇地跟了上来,两个人弯下腰向地上的木盆里看去,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

孟凌云皱起眉头,周玥忍不住用袖子掩住了口鼻。

黑漆漆的木桶中,放着一团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周玥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一颗心就要从喉咙中跃出。

孟凌云曾在路上逃荒,见过死去的人被野兽啃噬尸身,腹部被破开之后,扯出血肉模糊的脏腑,野兽一时吃不干净,就会将些零星的碎块扔下,那些碎块散发着腥臭的气味,和眼前的这些有些相似。

见到孟凌云愣在那里,旁边的周玥长长地松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是名将之后,将来要战场上杀敌,怎么会怕血腥,就算是有人在他面前被五马分尸,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虽然让人惊恐,他也不能丢了周家的脸面,想到这里,他伸手一把推开孟凌云,将手里的火把向木盆凑近了些,火光之下,那团血肉果然更加清晰了些。

果然是脏腑内的物什。

周玥眨眨眼睛,让视线更清亮些,他要进一步探查,这些到底是什么,或许能发现更多的蹊跷,让这桩案子早些拨开云雾。

整理好了心绪,他屏气凝神再次低下头,盆子破旧,显然已经被用了许多次,地上干涸的深色痕迹,显然是从这盆中流淌出来的,如果他猜的没错,应该是鲜血。

可既然地上的血大多已经干涸,徐三老爷身上的血迹又从何而来?

周玥看向徐三老爷,徐三老爷想要从地上起身,腿上的旧疾却让他动作说不出的笨拙,挣扎了两下,一直不得动弹,身体挪动之中,一团东西从袍角下露出来。

是一颗圆滚滚的心。

突然那颗心一动,仿佛活了般,冲着周玥飞过来。

“活了……活了……”周玥大叫一声丢下手中的火把,转身向后跑去,不料却撞到了孟凌云,他紧紧地抱住了孟凌云的腰身,惨叫个不停。

“什么活了?”凤雏拿着棍子向周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是瞧见三老爷腿旁有东西,就捅了一下。”

说完话,凤雏施施然走到徐清欢身边:“大小姐,住在这里的人应该是个开肉铺的,这盆子里的都是猪下水。”

周玥这才松开孟凌云:“是……是……猪的?”

凤雏道:“果然是猪头。”

徐三老爷终于回过神,“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回家中……”

徐清欢道:“我们就这样走了,三伯可就见不到石头了。”

徐三老爷的脸色又是一变:“你们说些什么,我……听不明白。”

李煦从墙边拿出一根木料:“这是尚好的檀木。”

周玥抿了抿嘴:“那能说明什么。”

李煦转头走向徐三老爷,伸出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自然而然地将手中的木料递过去,几乎在同时,李煦松开了搀扶徐三老爷的手。

徐三老爷脚下一个踉跄,好不容易才算重新站稳,只是他手中多了一样东西,那是李煦拿过去的木料。

一切都在瞬间发生,当所有人意识到什么时,李煦开口道:“说明这是拿来给徐三老爷做拐杖用的。”

“你凭什么说这是拐杖,就算是……这世上用拐杖的人多了,有怎么断定这是给我做的。”徐三老爷想要将手中的木料,却又站立不得,只能沉声争辩。

“这拐杖虽然没有做好却已见雏形,至于为何是给三老爷做的,那也很简单,因为每个人高矮、习惯不同使用的拐杖也就有些差异,”李煦捡起徐三老爷摔倒时丢在地上的拐杖,“只要比对一下就什么都清楚了。”

周玥上前将拐杖接在手中,也学着李煦的模样凑在鼻下一闻:“恰好三老爷常用的这根拐杖也是檀木料,这世上哪有如此多巧合的事。”

李煦再抬起眼睛,发现徐大小姐已经带着人走进了东边的屋子。

在远离安义侯府的凤翔县,徐大小姐能调动的人手不多,不可能掌控曹家、徐家所有人的行踪。

跟着徐三老爷找到这里已是不易,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冷静地寻找证据。

徐大小姐着实有些让他出乎意料。

李煦思量间也随着徐清欢进了东屋。

灯光下,少女拿起了笸箩里一双鞋垫凑在火把下看,片刻之间她放下鞋垫又拿起炕桌上的一只空碗,然后她微微抬起了头。

清亮的眼睛,抿起的嘴角,看起来十分柔弱,可她的脸上分明是坚定而不容置疑的神情。

这份气度不该出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身上。

李煦不由地想起第一次与徐大小姐见面,她那淡漠地一瞥。

他们之前并不相识,徐大小姐却仿佛已经对他这个人有了定论。

为什么呢?

明明已经不想探究的事,如今却忍不住再次思量。

“这院子还有其他屋子,立即去找找。”

李煦失神间,徐清欢已经利落地吩咐,孟凌云就像一支箭般窜了出去。

周玥弄不清状况:“大小姐,你又发现了什么。”

徐清欢走到门口,停住脚步:“你们可是来帮忙的?”

李煦能想到她脸上戏谑的神情,不管是什么原因,方才他的失神定然被她看在了眼中,他们是来帮忙的,并不是给她添麻烦的。

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嫌弃。

“啊……”

徐三老爷惊呼的声音传来。

柴房门口,孟凌云举着火把呆愣地站在那里,徐三老爷再一次瘫在了地上说不出一句话来。

徐青安上前一步看清眼前的情形后,转身拉住了徐清欢:“妹妹还是不要去看了,等衙门里的人来了,自然会让仵作查验。”

徐清欢摇摇头:“没事,哥哥放心。”如今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内宅中柔弱的小姐。

徐青安迟疑着护在徐清欢身边,徐清欢慢慢地抬起头来。

一双绣鞋垂在半空中,青色的裙角被风吹得慢慢摆动,一个苍老的妇人半睁着眼睛正看着她们,嘴角犹自挂着丝阴冷的笑容。

……………………………………

我知道我不该停在这里。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90.青山社往事
25100 人在追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五分钟之后,景栗从一本烫金封面的英文书中翻找出了诗句书签,激动到恨不能原地蹦高高。不过,她的英文水平仅限于六级,看不懂书名,只得寻求场外队友的帮助,悄声问道——“这本书叫什么名字,所讲的内容是什么?”“Childe Har不过,她的英文水平仅限于六级,看不懂书名,只得寻求场外队友的帮助,悄声问道——。
六宝团宠皇贵妃她又茶又飒
穿成宫斗生子文中的第一炮灰,傅令曦最终决定:苟着浪呗~一直到,她看见容貌酷似大师兄的狗皇帝后、颜狗她则表示,宫斗她也可以!不就争个宠嘛,天生美人胚子还怕丑八怪、事儿精?!不就生孩子嘛,当本宫还不能够生了不成?!安排好上——大儿砸:腹黑男佛系崽,护娘没商议老九崽:锦鲤儒系崽,招财没商议三凤崽:神力金刚崽,虐渣没商议四宝儿:之快法系崽,坑爹没商议五宝儿:神嘴道系崽,杠精没商议六宝女:病娇绿茶崽,团宠没商议【本文重点】男女双C,对此女主必然头顶青青戴绿帽、除了女主外,对其他女人不能够人道耶→.→嘤orz.……一切人设为剧情服务,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18362 人在追
星际最火的论坛上有一个大热话题:你身边突然发生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什么?春眠:谢邀,人在家中坐,门从天上来。生活就像是一扇紧闭的大门,在再打开之后,你永远是也不明白,你将面对自己的是:一个大活人或者三十米大长刀!(快穿,无CP)星际时代,一扇看得见,摸不着的门,并不算是稀奇事儿。。
山里有女初长成
24490 人在追
七十年代的事业,兰花花作为全村第一个高材生,回山里当了孩子王(教师)。七十年代的爱情,马大庆用一条围巾,就把兰花花娶回了家。这里除了两一分钱一个的冰棍,一等猪肉(最肥)才卖7毛8,三等猪肉(纯瘦)才7毛2,五一分钱一把豆角,一一分钱一截红头绳……孩子们拨儿拨儿地走出来了大山,他们考进了中专,大学。兰老师的头发白了,退休后了,她经常坐在村头的大槐树下,与人侃大山。哪个孩子自小顽皮,哪个孩子哪一年考进了中专,大学,她经常如数家珍。英雄致敬我的父(母)辈们,那些守侯在大山,农村的乡村老师们,你们幸苦了!谢谢您您们!而旮旯村的兰花花,正在乡办中学读高一。。
穿书后成了女霸总
23280 人在追
穿书后成了女霸总职场小白一不小心穿书成了女霸总。这一次的故事怎么不像?但顾清黎是谁,这种小问题难不倒她的,诶? 不对,怎么又冒出一个花花大少,还对她全面展开猛烈地的追求。“拜托了,我快活容易当个霸总,我可不想当别人鱼塘里的鱼。”(嚎啕大哭.jpg)............某天,顾清黎望着壁咚自己的男人“你干嘛!”(嚎啕大哭.jpg)男人望着被圈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揉了揉她的头,笑着说,“宠老婆呀。”顾清黎内心一顿mmp,周倾礼你个腹黑男,说好的一片鱼塘呢,怎么你12小时都黏着我。(ps:男主后期为了掩藏身份,是个无所事事的“噢,好。”。
大魔王娇养指南
26398 人在追
曾叱咤风云冷血无情地的千岁大人,一夕沦落小叫花的精神导师。不行啊,她直接请求换上来!她除了远大的理想前程,她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保卫者国师大人》全三册实体书已上市后,天猫、京东、当当全平台正式发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