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报仇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死的也不是曹家人,也不是徐家人,不是个很陌生的妇人。他们跟对了人,找到了了这样一个地方,又意外发现了一具尸体,却像是跟曹家的案子也没半点关系。徐清欢站在柴房门口看了半晌,孟凌云终于等到都忍问:“是也不是被人谋害……接着吊了上来。”徐清欢摇了摇头:“看出来是自他们跟对了人,找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又发现了一具尸体,却好像跟曹家的案子没有半点关系。。...

死的不是曹家人,不是徐家人,而是个陌生的妇人。

他们跟对了人,找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又发现了一具尸体,却好像跟曹家的案子没有半点关系。

徐清欢站在柴房门口看了半晌,孟凌云终于忍不住问:“是不是被人害死……然后吊了上去。”

徐清欢摇摇头:“看起来是自缢。”

这柴房很简陋,摆放的杂物却并不多,所以一眼就能够将里面看个清清楚楚。

吊着妇人脖颈的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麻绳。

院子里有许多散落的杂物,绳子也随处可见,但是这条绳子却看起来十分的干净,可见是妇人早就选好的。

她拿着绳子走进了柴房,伸手将门关好,抬起头找到了一根可以挂绳子的木梁,提起裙子攀上柴垛,系好绳扣,将脖颈套入其中,然后果决地蹬离了柴垛。

等再次被人发现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冰凉。

“为什么,”徐三老爷的情绪仍旧没有平复下来,他茫然地喃喃自语,“为什么会是这样。”

衙门来人处置尸身,所有人都被要求留在院子里。

一块帕子递过来,徐三老爷顺手接过,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三伯认识她吧。”

少女的目光温和,却又能将一切看透,在这样的人面前,辩驳就显得没有任何用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清欢变得这样厉害,徐三老爷抿着嘴不想开口。

徐清欢道:“屋子里有一双用软布做好的鞋垫,针脚缝的密密麻麻,可见是给很重要的人穿的。”

徐三老爷慌忙开口:“不是……我……”

“自然不是给三伯的,”徐清欢伸手比了比,“那个人脚比您要大许多,他虽然很年轻,身高却早就超过您了,否则怎么能做的了屠户的活计。

这里应该是住了一对母子,至少表面上看是母子二人,这些事等到天亮了,稍向周围打听一下就应该知晓我说的对不对。”

徐三老爷嗓子发紧,不自觉地吞咽。

徐清欢接着道:“那些能打听出来的事,我们不用去探究,我们真正该了解的是旁人不知晓的秘密。

我们先说说这妇人,我们方才进去的是这妇人的住处,我在桌子找到了一只药碗,一个带病的老妇人,她的死活好像没有人会去在乎,可她为什么要去死呢。”

徐三老爷轻轻地摇头:“我……怎么会知道。”

“三伯知道,”徐清欢道,“是您让她去死的。”

徐三老爷震惊地抬起头:“清欢,你不要乱说,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我跟她……又不识得,怎么会害她。”

徐清欢道:“三伯在这里养了一个凶手,现在凶手要杀人,他身边的人自然要去死。”

周玥忍不住道:“为什么?你不是说那妇人像是自缢的吗?”

李煦从柴房中走了出去来:“凶手已经准备好了要去杀人,他杀了人之后就会离开凤翔,可是她年老体弱,必然会成为他的拖累,那么她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只有一死了之,才能让他再也没有后顾之忧。

所以她虽然是自缢,却也是被人所杀。”

徐三老爷不停地摇头:“不……不……不,你们这都是在猜测。”

“三伯,”徐清欢忽然扬声,“下一个死的是谁?曹老太太、曹大老爷还是曹二老爷……或者他们的生死你并不关心,但是杀人者也会死,徐三太太也一样不能幸免。”

“你在说些什么。”徐三老爷听到这里,更加难掩慌乱,竟然扬声喊叫起来。

“老三,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徐二老爷的声音传来,跟在他身边的是徐青书和衙门里的人。

“父亲,这果然又死人了,”徐青书得意地抬起头,“我就说母亲是冤枉的,如今那凶手果然又犯案,我们终于能为母亲洗脱冤屈。”

徐青书说完走到徐三老爷身边,一脸的惊讶和痛心:“三叔,怎么会是你……平日里徐家待你不薄……”

“老三,”徐二老爷道,“事到如今你还在隐瞒些什么?这……真的跟曹家的案子有关吗?你可知道曹大老爷不见了,曹二老爷胳膊恐怕也要保不住了。”

听着耳边逼迫的言语,徐三老爷恨不得缩成一团。

终于有个声音道:“三伯,你是不是没想到他会杀人?”

如同落下的一道晨曦,让徐三老爷终于抬起头来:“他不可能会杀人……石头是个很乖巧的孩子,他……不会杀人的,石头是我在乱葬岗捡来的孩子,后来送人收养,我只是时常会来看看他,今天晚上也是……我没想到会出这种事。”

孙冲打断了徐三老爷的话:“屋子里有淬炼利器用的炉具,杀害曹家小姐的人,用刀熟练、利落,若是个屠户那就不足为奇了。”

徐三老爷最后一丝力气仿佛也被抽走:“他已经答应我不会报仇,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我养了他多年,只想让他好好活着,她到底还是将那些仇恨告诉了他,早知如此我就不该让他们母子见面。”

孙冲立即追问:“你说的是谁?”

徐三老爷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是三伯母吧,你说的石头,是三伯母的儿子对不对?”

徐三老爷转过头去,对上了徐清欢的眼睛,他眼睛中还有最后的挣扎,想要否认,可是他也明白,这些事已经遮掩不住。

徐青书听得这些话,如坠梦中,虽然没有想通其中的关窍,可是他要抢在所有人前面办好这桩案子,这样才能让王允大人另眼相待,他清了清嗓子:“既然如此……就将……”

话还没说完,身子却被人重重地推开,徐青书正要呲牙,却对上了王允深沉的目光,整个人立即软下来,唇边浮起春风般的笑容。

王允威严地道:“衙门办案重地,将一干人等清出去。”

衙差应了一声,立即伸出手去拿徐二老爷和徐青书。

“大人,大人……”

随着徐青书吵闹声远去,王允望着被放置在地上的尸身叹了口气,转头吩咐孙冲:“事关几条人命,大意不得,立即将凶犯画像追捕。”

徐三老爷忽然道:“都是曹家先造的孽,她们母子两个才会这样不甘心……她明明答应我,会带着孩子离开这里,没想到……还是……还是……”

王允目光一暗:“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内情,你要全都说清楚,”说着顿了顿,“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了她们……但愿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徐三老爷半晌才颤声道:“这要从十几年前说起……”

……

曹家。

徐三太太吹灭了眼前的灯,一缕青烟袅袅在屋中散开。

徐二太太曹氏仰面躺在床上,鲜血浸透了她的衣服,她一双眼睛已经变成了死灰色。

徐三太太一只手提着剪刀,另一只手抚了抚鬓角,站起身向前走去。

她伸出沾满了鲜血的手,将门推开来,清晨的阳光立即落在了她脸上,让她微微眯起了眼睛。

院子里的下人听到声音转头向徐三太太看过去。

见到徐三太太的模样,不禁尖叫:“来人啊,来人啊!”声音回荡在整个曹家大宅中。

徐三太太舒展了眉角:“一命换一命,对,说得好,说得可真好,我相信了,你们都来看啊。”说完话,她忽然弯腰大笑起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九十章开心就好
20019 人在追
“嗷嗷嗷,我明白了。”助理恍然大悟。叶初并没立刻进剧组待命,许景山那边还在按照她的尺寸修改服装造型,刘凌的造型用在她身上不合适。造型设计师看到叶初都惊呆了,许景山上哪儿找的这么个美人?这是要成为国民白月光的节奏。不行,我一定要她美出天际。许叶初并没立刻进剧组待命,许景山那边还在按照她的尺寸修改服装造型,刘凌的造型用在她身上不合适。。
第七十一章为了看人
14330 人在追
苏老爷子是苏家的脊梁,他发话,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其他的全都只能遵守。“爷爷,我困了,先回去睡觉了。”苏洺月抱着平板对苏老爷子道。苏老爷子微微颔首,便继续躺着听曲了。其他人也觉得无趣,便离开了大厅。管家苏成从房间里出来,似乎带了什么消息。“查“爷爷,我困了,先回去睡觉了。”苏洺月抱着平板对苏老爷子道。。
神医凰后(《且听凤鸣》原著)
她,二十一世纪被家族被遗弃的天才少女;他,小傲娇腹黑帝国太子,一怒天下变的至高王者;她扮猪吃虎坑他、虐他、剌激他、每次坑完就跑。是个男人就忍不了!他没办法捕猎她,溺爱她,的诱惑她为他钟情,谁知先心动的人却变为了他。——皇者天下的少年,彩衣江山的少女,一场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爱情疯狂的追逐游戏。
农家福女很倾城
23999 人在追
叶婉儿的梦想是吃点喝个,看尽天下美景。结果一觉醒过来,自己幸苦打拼来的豪宅跑车都没了再说,还多了一双瘦小的弟妹。幸好上新开的超市变为了随身空间,而自己也有一技之长,距离白富美是一顿美食的事儿,一顿还不够就多来几顿~她面无表情的望着屋顶发呆,原身的父母外出遇到山洪,都已经不在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原身就着急得一命呜呼了,就这样她来了,对于这样的结果,叶婉儿是不想接受也得接受。。
爸妈和我一起穿越了
1.这是一篇文章普普普通通通简简单的单快快乐乐的经商种田文,也没什么花里胡哨,是一家人带着金手指再次穿越中国古代后白手起家率领村民击败灾害、奋斗拼搏发展、先河商业浪潮的故事。2.读文简单轻松不需要带脑子,所以作者也也没。3.全文尽量避免完全符合逻辑,虽然再次穿越本身是唯一的bug。4.评论交流想要打发掉时间的朋友来观看视频,所以真的很浪费了时间。484516921 读者群号,评论交流大家当余卿卿醒来,发现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环境也十分陌生,而脑海中更是有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时…。
穿越我是小锦鲤
22627 人在追
一夕再次穿越原本是福禄寿禧命。结果再次穿越姿势不对,再次穿越到兵荒马乱年代。且再次穿越的莫天音小锦鲤福运无双,逃荒式游山玩水,带着一家子在逃荒的路上过的风生水起,安安稳稳地投资落户发迹致富之路的事情。只是,此刻莫天音脑袋有些晕乎乎的,没有晃过神来,根本就没回那妇人的话,她眼神有些呆滞,还没弄清自己这是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