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癫狂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徐三老爷将当初的那些过往,说的很简单的,却很很清楚。叛军占领凤翔时,他丢了一条腿,还没了妻子,一年多后,他的伤才养好,能强力支撑着从床上站起身,可是那时候他感觉愈加的伤心,坐在空空荡荡的房子里,他闭上眼睛总会忆起亡妻。便他就常常带着老奴去祭拜妻叛军攻占凤翔时,他丢了一条腿,还没了妻子,一年多之后,他的伤才养好,能够支撑着从床上起身,可也是那时候他感觉愈发的难过,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他闭上眼睛总能想起亡妻。。...

徐三老爷将当年的那些过往,说的很简单,却很清楚。

叛军攻占凤翔时,他丢了一条腿,还没了妻子,一年多之后,他的伤才养好,能够支撑着从床上起身,可也是那时候他感觉愈发的难过,坐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他闭上眼睛总能想起亡妻。

于是他就经常带着老奴去拜祭妻子,有一次路过后山时看到曹二老爷仿佛是在埋些什么东西,他有些好奇命老奴去看,谁知竟然是个孩子。

那孩子也是命大,见了风就活了过来,他不知曹家此举何意,没敢声张就将孩子养在了外面。

徐三老爷说到这里叹口气:“这孩子命大,我给取名叫石头。

石头虽然活下来,却被人扼伤了喉咙,再也说不出话,我问他家里人的事……孩子本来就小,又受了惊吓,就只是哭个不停。

后来听说曹四在外面有个遗腹子被找回来了,徐、曹两家本就是姻亲,常常有走动,我也打听到些消息,发现那曹四老爷的遗腹子和石头年纪相仿。

曹四不可能有这么小的遗腹子,曹老太太顶着质疑之声还要将孩子养在身边,恐怕那孩子跟曹家有些渊源,于是我就将曹家人的画像给石头看,石头看到曹家二小姐,高兴的不得了,嘴一直开开合合地想要喊出声。

我就知道我找对了人,这事出在曹家二小姐身上。”

徐三老爷道:“再后来,我想方设法见到了曹家二小姐,那时候她……坐在那里不会哭、不会笑、不肯说话,人人都说她当年受了惊吓,病一直不好,人已经痴傻了。我不太相信,试着问她石头的事,她就像……忽然清醒了一般一下子拉住了我的胳膊,那时候我就猜到了一些内情,她定然是与人有了首尾,生了两个孩子,曹家怕有辱门庭,一直将她关着不肯让她见人。

我不忍见她这样下去,就想出向曹家求亲这个法子,若是能将她救出来,至少能让他们母子团聚,谁知道她不肯常见石头,还跟我说石头的爹死在曹家手中,她早晚有一天要向曹家复仇。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情形渐渐好转,前些日子她说要带着石头和贞姐儿离开凤翔,请我帮忙上下打点,雇几辆马车,换些碎银子送他们出城,所以我今晚才会来找石头。”

徐三老爷已经将自己知道的所有恩怨说完了。

周玥不禁转头去看李煦,曹家这桩往事里半点没有提到税银,或许是他们猜错了。

“三伯母是怎么死的?”徐清欢开口道,“当年二伯母回娘家避祸,三伯母没有一起跟去曹家吗?”

徐三老爷点点头:“有,只是没想到走散了。”

“从徐家到曹家并不远,”徐清欢看向徐三老爷,“恐怕不是走散,而是被丢下了,三伯难道没问过曹家人吗?心中对曹家也没有半点的愤恨。”

徐三老爷脸上是灰败的颜色:“我问过,也恨过,但是我都没有护住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怪别人,若说恨,我要先恨自己,开始我也曾想要曹家付出代价,想将曹家二小姐的事说出去,让曹家丢了名声,可是我看到她们母子心中终究不忍。

我可能真是个懦夫,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却宁愿选择苟安于世,安安稳稳地活着,仇恨真的让人太辛苦。”

徐三老爷说到这里,周围陷入一阵沉静之中。

“本官最不喜欢断这样的案子,”王允道,“当年他们母子有冤屈,可如今却又成了杀人的凶徒,曹家小姐何其无辜,这老妇人何其无奈。”

徐三老爷忽然拜在地上:“请大人定要查明案情,我……我……总觉得……石头不会杀人……他是个好孩子啊……”

衙差将徐三老爷搀扶起来,王允道:“本官会秉公办理。”

说话间衙差进门来禀告:“大人,曹家出事了,徐三太太将徐二太太杀了。”

徐青书正为“闲杂人等”一事恼恨,为什么他和父亲就被撵出来,徐青安和徐清欢却站在里面,他好歹一只脚已经踏入了官途,他竟然还不如这两个人,这时耳边隐隐约约听到家人来报丧,一下子愣在那里。

“你说谁死了?”徐青书瞪圆眼睛。

“二太太,”家人道,“二太太没了。”

徐青书惨叫一声,拉住下人扶他上马:“快……我要去见母亲……快……”

院子里徐三老爷所有的希望全都破灭:“她为什么要这样,害了自己也害了两个孩子。”

“大人,”孙冲躬身向王允,“这样看来一切都清楚了,曹家接二连三的出事,就是徐三太太母子在向曹家报仇。”

王允看向李煦和徐清欢:“虽然其中还有些地方不甚清楚,想必大体就是如此,”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将徐三老爷押入大牢,我们先去曹家看看。”

徐清欢点点头:“常娘子可以帮仵作一起验尸。”

穿着青色衣裙,身后背着布包的常娘子上前向王允行礼。

王允带着人向前走去,常娘子轻声道:“那老妇人脖颈上只有一条勒痕。”

所以徐清欢的猜测应该是对的。

周玥十分好奇常娘子的来历,方才见她查看那老妇人的尸身,动作利落一点不比老仵作差,这样一个人怎么会为徐大小姐卖命。

他上前一步道:“常娘子辛苦了。”

常娘子抬眼认真地看了看周玥:“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妇人,难得公子惦记着,若是以后公子有需要,”说着拍了拍肩上的包裹,“妇人定会好好招待。”

周玥忙施礼,等到常娘子走远了,他才看向旁边的李煦:“九郎,你说那常娘子肩头背着的是什么?”不知为何,跟常娘子打过招呼后,他总觉得不舒服。

李煦微笑:“验尸用的器具。”

周玥的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

李煦目光落在徐清欢身上,案情到了如今的情形,他很想听听徐大小姐的见解,只是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恐怕不会与他单独说话。

不过,总会有机会。

……

曹家短短几日就死了两个女眷,消息刚刚传出去,门外就围满了人。

徐三太太被绑了手脚,坐在椅子上,冷眼看着屋子里的每个人,仿佛若是给了她机会,她就要将所有曹家人都杀死。

“你杀了大娘还不够吗?将大老爷放回来吧,”曹大太太面色憔悴,“他毕竟是你哥哥啊!”

衙门里的人四处寻找,就是没有找到曹大老爷,现在见到徐二太太惨死,他们心中更加惊慌。

曹大太太恨不得将徐三太太撕碎,却又怕再也见不到夫君,整个人就跪下来:“求求你了,你杀了如婉,又来害你大哥,我们一家就让你这样愤恨?那可是你的亲大哥,你就饶了他。”

“是啊,”曹二老爷让人扶着进了门,见到徐三太太也慌张地喊叫着,“我们到底是兄妹,从小一起长大,你出嫁……我还背着你出的门……”说到这里他又觉得不对,如果赵善没死,妹妹也不会嫁给徐三。

曹二老爷心中发狠,一巴掌打在脸上:“妹妹,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这条胳膊是保不住了,我已经付出代价……你别让人再来杀我了好不好?我这已经够了,你知道的呀,我在这家里是说不上话的。”

“二叔什么意思,”曹大太太尖声道,“你不求她让人放了你大哥,却只想着保全你自己,要不是你只顾得自己逃命,如何会让人绑走了你大哥。”

说完这些,曹大太太又去看徐三太太:“二妹,你听大嫂的,就将你大哥放回来吧,将来他还要给母亲养老送终,我们曹家不能没有他啊!”

“咯咯,”徐三太太忽然笑起来,“我和一双儿女也不能没有赵善,当年我们求你们的时候,你们怎么做的?你们可想过要饶了他?我恨不得你们都去死。大哥动手杀赵善,你们也全都在帮忙,大姐掐死了我的烨哥,二哥将烨哥带出去埋了,这些我都清楚,一笔一笔都给你们记着,你们谁也逃不掉。”

“你这是何必呢,”曹大太太哭倒在地,“杀了那么多人,你也别想活了呀。”

“我早就该死了,”徐三太太道,“十几年前,我就该死在这里。”

曹二老爷忽然想起那笔税银,若是被二妹全都供述出来,他们就是大祸临头:“我告诉你……”

徐三太太讥诮地道:“你怕了吗?”

曹二老爷看向桌面上的那柄剪刀,心中油然生出恶念。

“够了,”曹老太太呵斥住所有人,“不要再添冤孽。”

“母亲,你还护着她。”曹二老爷一脸不可置信。

曹老太太伸出抖动不停的手:“如果朝廷真的查出来,那就是我们该偿还的罪。”

曹老太太话音刚落,管事进来禀告:“衙门里来人了。”

曹老太太闭上眼睛:“都交给衙门吧!”

曹家堂屋的门打开,紧接着孙冲带着衙差进门带走了徐三太太。

……

“是我杀的。”

不等王允询问,徐三太太已经笑着道:“我早就想杀了她。”

凶手已经招认,又有众多人目睹,看起来也没有太多的内情。

徐三太太即将被带走,徐清欢走上前去:“三伯母有没有想过如贞该怎么办?”

徐三太太浑身一抖。

徐清欢接着道:“这真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你想说什么?”徐三太太冷冷地看向徐清欢,不知为什么她忽然凑上来压低声音,“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管,否则……我就不会管那么多了,你们安义侯府也要进来陪我。”

……………………………………………………

长章节奉上~

亲们继续留言,投推荐票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十八线锦鲤逆袭攻略
22586 人在追
双主线逆袭——现实+快穿的奇幻世界之旅,无CP哦。十七线龙套景栗,别名锦鲤,人倒不如其名,也没大红大紫的命,仅有倒霉透顶透顶的运,爆红未半中道崩殂,在剧组威亚出现断裂事故中意外不幸身亡,因不具备演技与武术特长,因为被特招生步入神秘的的解怨事务所,重新开启城东组团再次穿越新模式,助怨灵苦主逆袭复仇,每完成4一项任务,便会获增寿运意外的惊喜大礼包,变身又红又火又多金的娱乐圈逆袭锦鲤,人生苦短,登巅峰要乘早!“锦鲤”一词爆红网络的那年,她刚好从电影学院毕业,手捧修图千百遍的简历,心怀憧憬亿万遍的星梦,用尽洪荒之力呐喊——。
我的律政女王糖分超标啦
职场菜鸟南乡祖坟冒了青烟,误打误撞居然成了律所更高级合伙人乔浩的助理。乔浩稳重冷峻,有着傲人的学历,俊美的外表和精湛的工作能力。南乡,农村小土妞本科毕业于名不见经传的大学,遇上可伶的委托人总都忍哭哭啼啼。傻帽的小哭包在乔浩的帮助下,竟一步一步成了非常优秀律师,最后成了了律所更高级合伙人。南乡把起始账号直接打成了王者,曾取笑和被排挤南乡的同事们逐一被打脸。原来命运真的有无限可能会。 法律是冰冷的,但让法律正常运转的法律人却有温度的。每一个案件背后都有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故事。 玻璃窗一个个法律案件,在普法的前台小姐姐发现后,主动开门出来询问:“小美女,你是来咨询律师的吗?”。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14765 人在追
一缕弦音,两个世界,红尘十丈,大道三千。~~~~~~~~~~~~~某乎:演艺圈十八线微咖是什么感觉?苏音:泻药,人在异界,刚下飞刀。你问十八线的感觉呐,就很好啊,不需要撕番、不买热搜、不混粉圈,自在的生活又消遥,还能顺道开个公司修个仙啥的,很更方便哒。先再说了,我得回家去投喂给我家老骄小珠去了,匿了。~~~~~~~~~~~~~本文驾得很空,不隐射任何现实中的人物与事件,如有类同、如有雷同凑巧。正在屋中做针线的朱刘氏放下手里的活计,揉着略有些僵硬的脖颈,侧耳听了听。。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大学本科毕业乔荞娶了蒋晨。四年的乔荞把握住蒋晨婚内。乔荞的梦想,找个男人认认真是的专泡她一个。“我只想问她为什么复婚的?”中间人:据传像是可能会是身体有点儿问题,结婚了几年了也没孩子。陆卿简单总结:这女的是病咖,不能够生。“他为什么跟前妻复婚的?”中间人:乔荞,婶儿跟你说,我也是才明白,这男的不行啊,复婚的时候据传把前妻的鼻梁都给被打断了,是个暴力男,要谁也不能够要他。乔荞简单总结:又迟到了,暴力男对于乔荞来说,复婚就像是一场噩梦,一梦了总该认识到生活现实的,
第七八章 胡汉三又回来了
这次的黑洞却没有上回那样让人抵抗不了的压力,几乎是眨眼之间,她们就站在了一块沙滩之上,前面是一望无垠的大海。空气里充斥的灵气,顿时让祝遥觉得活过来了。她胡汉三终于回来了。先她们一步出来的凤奕,已经在地上打坐恢复灵气了。祝遥也有样学样的坐下来空气里充斥的灵气,顿时让祝遥觉得活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