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冤枉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徐清欢撩起帘子,看见了仙流道骨的张真人,张真人身边是面色惨白的徐青书。卧龙凤雏低声道:“这人就要去抢谁的包子了。”张真人自此之后在卧龙凤雏心中就抢包子的歹人了,但是和张真人骗子的身份有些进出,但也差的不多。张真人这时此时此刻会出现,直接证明他是冲着这桩案子凤雏轻声道:“这人又要去抢谁的包子了。”。...

徐清欢撩开帘子,看到了仙风道骨的张真人,张真人身边是面色苍白的徐青书。

凤雏轻声道:“这人又要去抢谁的包子了。”

张真人从此之后在凤雏心中就抢包子的歹人了,虽然和张真人骗子的身份有些出入,但也差的不多。

张真人此时此刻出现,证明他就是冲着这桩案子来的。

徐清欢想到这里,立即将帘子又掀开了些,向周围看去。

想到上次人群中匆匆一瞥的身影,她总觉得那人也在附近。

若说上次茶楼只是怀疑,现在看到张真人与徐二老爷在一起,她心中就已经确定,那人插手了凤翔的这桩案子。

难道他就是那个躲在背后暗中操纵一切的人?

徐清欢心中更生几分警觉。

此人奸邪狡诈、阴狠毒辣,行事却格外缜密,虽然就连太后都对他恨之入骨,也只能虚与委蛇。

她在京城为质时,与他暗地里周旋了几次,差点不能脱身。

没想到这么早就与他遇上。

现在让张真人进了徐家,下一步他准备做什么?算起来,那人的年纪比李煦还要小一些,十几年前暗通叛军藏下那笔银子必然不是他,可不能排除如今他身边没有叛军余孽。

这样推论,他来凤翔也是为了那笔税银吗?

“小姑娘,”张真人的声音忽然响起来,“贫道只是为有缘人度灾解难,你也不要对贫道心存恶念。”

徐清欢道:“那道长可要小心了。”

张真人不禁惊讶:“这是为何?”

徐清欢放下帘子,马车缓缓向前驰去。

“我观道长时运不佳,他日必有灾祸。”

一句话从马车中幽幽传出来。

张真人缩了缩脖子抬起头看天,仿佛有一坨鸟粪停在他头顶上。

时运不佳。

本该是他语带玄机,怎么被她抢了先。

这女娃娃。

张真人咂了咂嘴,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这辈子会栽在她手里。

……

徐家的气氛比曹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位曹氏一个死,一个进了大牢,徐三老爷也被带走审问,徐老太太听到消息就晕厥在那里。

虽说徐二太太之前有错,可如今人已经没了,一切就可以不再追究。

徐二老爷向族中长辈禀明之后,开始操办丧事。

多年的夫妻相濡以沫,徐二老爷虽然竭力遮掩,脸上还是能看出哀伤的神情,整个人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早知道,我应该将她接回家。”

“谁能想到亲妹妹会下此毒手。”

徐二老爷站在堂屋里,亲自迎送宾客,到了最后已经步履蹒跚仿佛没有了任何力气。

孟凌云将这些向徐清欢禀告:“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张真人也只是在外面做法事。”

徐青安也猜不透:“也许那个叫李煦的只是混口胡说,什么税银根本与这桩案子无关。”那个杂毛老道也是,就是骗点银子罢了。

方才他出去,又被杂毛老道一通乱喊,差点他就要停下脚步,找那老道卜算一卦。

那老道实在太贱了,竟然只要他两块酥饼,就能为他铁口直断终身大事。

弄得他心里一阵发痒,好像今天不去占这便宜,明天就没有了机会。

“我还想去趟石头家里。”徐清欢站起身吩咐凤雏去准备,她要去确认她的猜想是对的。

刚刚走出屋子,徐清欢一眼就看到了曹如贞。

“带我一起去行不行?”曹如贞试图露出个笑容,“我还没见过我哥哥。”

徐清欢点点头:“好。”

……

石头住的那个小院子里。

徐清欢将几个屋子又都看了一遍,衙差拿走了大部分东西,屋子显得有些空荡。

只要想想这人拿着尖刀虐杀了曹如婉,徐青安将剑柄握得更紧了,不管是谁,只要对妹妹不利,首先要过他这一关。

妹妹现在喜欢出入这种阴森的地方,他要想方设法学好拳脚才能保护她周全。

徐青安狐疑地看向徐清欢,难道妹妹是想要用这种方式督促他上进?

那可真是用心良苦,徐青安不禁心中感动。

徐清欢再一次走进柴房,那女人就是在这里吊死的,就像之前来看过的那样,这里没有什么不寻常。

砍好的柴禾一摞摞地放着,看起来十分整齐。

“哥哥,你说杀如婉的是什么样的人?”

徐青安道:“是个心狠手辣的凶徒。”

曹如贞仗着胆子走进屋,听到这话默默地低下了头。

徐清欢继续道:“认识石头的人怎么说他?”

徐青安看了看曹如贞,抿了抿嘴才道:“说他长得比一般人要高大,嗓子坏了不会说话,总是冲着别人支支吾吾,看着就有些凶相,年纪不大宰杀牲畜却是一把好手,开肉铺才两年,就在这附近小有名声。”

徐清欢道:“如贞姐姐的个子也比我们高一些。”

曹如贞的嘴唇嗡动,不知说什么才好。

徐清欢道:“周围的百姓听说这里死了人,都怎么议论?”

这事孟凌云知晓,但是碍于曹如贞在旁边,他迟疑半晌才开口:“都说是石头杀的,石头平时看着就不好惹。”

徐清欢淡淡地道:“这么说,石头是个心狠手辣,不近人情,暴躁易怒的人,这样的人本就心存恶念,犯案也是不足为奇。”

曹如贞的眼泪掉下来。

“不过,有件事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徐清欢指了指门口,“这柴房刚刚修葺过,看着简陋却很结实,这里有个矮柴垛,看那些柴禾留下的痕迹,可见这矮柴垛是常年就这样摆放的。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徐青安摇了摇头。

徐清欢伸出了手,手臂恰好能直接碰到那矮柴垛:“那吊死的妇人个子比我高不了多少,如果她站在这里,取柴禾就会很轻松。

常娘子与仵作一起验尸时,检查了那妇人的手掌,虽然手心也有些粗粝,却不至于生太多老茧,证明那妇人近年来没做太多粗重的活计,那么这满屋子的柴禾、后院那些田地、还有每日里宰杀、收拾牲畜应该都是由石头来做的了。

他不但做了这些活,还懂得为妇人着想,可见他不但细心而且善于照顾人。”

曹如贞惊讶地张开嘴。

徐清欢道:“是不是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样截然相反的两种推断会出现在同一个身上。

很多人就喜欢人云亦云,捕风捉影到一些消息就会夸大其词,就算办案的衙差很多时候也会被表面上的事所蒙蔽。

凶徒并非都是看起来都高大凶狠,能宰杀牲畜未必就敢杀人,我相信石头没有杀如婉。”

“你说什么?”曹如贞颤声道。

“我说,”徐清欢声音清晰,“你哥哥没有杀曹如婉,他是被人冤枉的。”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前世死去的是曹如贞,石头不会杀自己的亲妹妹。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一品医妃王爷大人求休妻
她本是太尉府的嫡女,却遭姨娘庶妹设计陷害自杀不幸身亡不幸身亡,她是在现代的天才医学博士,为保护科研成果,而壮烈牺性,她的魂魄复活后附身在这位千金小姐身上,此外拥用了她的记忆,糊里塌的成了了王妃,腹中还揣着不知道生父的娃,腹黑男冷王爷时时处处故意刁难,庶妹和姨娘总想置她于死地,她又也不是小白花,怎会任人宰割,复活归来时,浴血复活,成了一路顺利过关敌将的黑莲花,害我的人都要付出过代价的
早安,总统大人!
18306 人在追
一场出乎意料,她怀孕了了。进了医院要拿掉孩子,全国上下却无人敢给她不动手术,害她严禁不把孩子生下。五年后,孩子突然间被抢去,继而,一个高贵的的男人蛮横的闯入她的世界里。什么?他是孩子的爸爸?不仅如此,并且,他但是万人之上的一国大佬?!因为……这真的也不是自己在作梦么?……【正式出版书名《他与星辰皆璀璨》,当当网签名版开售】【我的推荐自己的新书:《Hello,傲娇霍少!》】
末世吃货系统
22960 人在追
新书《她把反派养歪了了》已开,求收藏和票票~完结啦文:《锦鲤王妃有空间》《快穿女配苏炸了》《汉库克打脸日常》《医娘萌宝》《末世大奸商》《末世复活女配翻身》《贵女奸商》已完结啦。 超级吃货系统,女逃犯绝地逆袭!唐依依自从18岁异能觉醒之后一次失败后,生活就彻底天翻地覆。身份一落千丈,背上杀了人罪锒铛入狱,肚子里除了个‘父年龄不详’的孩子。押送途中,她被人暗算感染丧尸病毒扔在垃圾山,弥留之际,她听到一声冰冷的机械音——“超级吃货系统成功重新激活,是否可以可以选择绑定微信?”他身边的女人叫刘珍兰,是他的妻子,虽然已经年过四十,看着却还不到三十岁。她长相秀美,皮肤白嫩,棕红色略微蜷曲的头发松松挽在脑后,配上当季最新款的连衣裙和华贵精美的珠宝,时髦又漂亮,俨然是个养尊处优的贵夫人。。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18362 人在追
星际最火的论坛上有一个大热话题:你身边突然发生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什么?春眠:谢邀,人在家中坐,门从天上来。生活就像是一扇紧闭的大门,在再打开之后,你永远是也不明白,你将面对自己的是:一个大活人或者三十米大长刀!(快穿,无CP)星际时代,一扇看得见,摸不着的门,并不算是稀奇事儿。。
种田后我成了星际首富
出乎意料空难再次穿越到星际,原身却身怀巨债连营养液都买不起的穷鬼!这可怎么行?幸好虞遥失败绑定微信“星际首富系统”。星际物资贫乏买不起水果?不急,自己种就啦!星际肉类受到污染严重超标难以生食?不急,自己养就啦!巨额债务也没偿清?不急,几颗白菜的事!帝国领袖还也没媳妇?不急……虞遥摊手:这个像是也没办法问题。云听寒:仅有你能问题!*星际小仙女:#惊讶#!!!我七大姑的大表舅的三外甥的表弟亲眼见到亲眼目睹新晋首富虞遥常常进出帝国陛下的寝宫,两人举止暧昧不明,关系待究,有图有真相!!(附图)黑子二号:要不然说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了首富,苦涩咸腥的味道立即充满了整个口腔,混杂着她复杂的心情。。
农家福女很倾城
23999 人在追
叶婉儿的梦想是吃点喝个,看尽天下美景。结果一觉醒过来,自己幸苦打拼来的豪宅跑车都没了再说,还多了一双瘦小的弟妹。幸好上新开的超市变为了随身空间,而自己也有一技之长,距离白富美是一顿美食的事儿,一顿还不够就多来几顿~她面无表情的望着屋顶发呆,原身的父母外出遇到山洪,都已经不在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原身就着急得一命呜呼了,就这样她来了,对于这样的结果,叶婉儿是不想接受也得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