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看热闹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曹家。曹大太太终于直到直到徐二老爷走入书房。“舅兄的事我半点不获知。”劈头盖脸的一句话,让曹大太太愣在那里,她紧紧地地盯着徐二老爷的眼睛:“你说的是真的吗?”徐二老爷捏了捏皱了的眉峰,脸上尽是憔悴不堪的神情:“那天下午早上舅兄留我在家中,而已说大娘的事,曹大太太终于等到徐二老爷走进书房。。...

曹家。

曹大太太终于等到徐二老爷走进书房。

“舅兄的事我半点不知晓。”

劈头盖脸的一句话,让曹大太太愣在那里,她紧紧地盯着徐二老爷的眼睛:“你说的是真的吗?”

徐二老爷捏了捏皱起的眉峰,脸上尽是憔悴的神情:“那天晚上舅兄留我在家中,只是说大娘的事,现在大娘不在了,再提这些也是无用,接下来我只想将大娘风风光光的下葬……曹家的事我也伸不上手。”

曹大太太瞪大了眼睛:“老爷明明跟我说,已经和你商量过了,有了解决的法子,让我放心,现在你却推个干干净净,是要落井下石吗?”

徐二老爷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若是我想落井下石,早就告去了府衙,当年的事本就与我无关,前些日子大娘回到家中我才知晓这个秘密,从前我是看在大娘的情面上闭口不言,你们曹家也该息事宁人了,再闹出什么动静,我也管不得那么多了,总不能因为曹家的错,就断送了徐氏一族。”

曹大太太彻底惊住,没想到徐二老爷换了副嘴脸。

“徐家还有事等着我处置,”徐二老爷道,“这次来将话都说明白了,我去给老太太请个安就会离开,以后也希望大太太不要再让人送信来,我现在是个鳏夫,身份摆在那里,总是不方便……”

曹大太太只觉得怒气冲头,差点站立不稳,眼睁睁地看着徐二老爷大步走了出去,她紧紧地揪住衣襟:“鳏夫,他还怕我会觊觎他不成?竟然这般羞辱我。”

但是这话说出来,她是没有脸面再让人去徐家了。

徐二老爷挥一挥衣袖从曹家离开,这下子让整个曹家都从梦中惊醒。

曹老太太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脚下是徐二老爷方才亲手端来的洗脚水,水温正好合适,就像徐二老爷从前对曹家的态度。

曹老太太冷冷地道:“他是早就发现了赵善的事,然后一步步谋划,终于达到了目的。

我早该想到,这件事是他做的,他这是一箭双雕,不但陷害了安义侯世子,还拿到那笔银子,如果不是徐清欢从中插了一脚,他的目的就全都达到了。”

曹二老爷僵在那里:“母亲说的是大妹夫?”

曹老太太没有反驳。

曹二老爷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我去将他带回来问个清楚。”

“问什么?”曹老太太道,“曹家的秘密都握在他手心里,即便我们承认杀了赵善,也不能露出那笔银子,否则就会被诬陷成当年通敌之人。”

曹三老爷皱起眉头:“既然如此,母亲怎么说他能拿到银子?”

曹老太太目光凌厉地看向曹二老爷:“因为他手中握着你大哥的性命,你大哥只能说出银子的下落,才有可能换回一条性命。”

“这么说,婉姐儿也是他杀的,”曹大太太的手不停地颤抖,“我万万没想到竟然是那畜生,我还以为……”

是啊,多么的可笑。

曹老太太笑了一声:“我也是高估了大姐儿,以为她能将这秘密烂在肚子里,不会与姑爷说,想必她早就露出破绽,姑爷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当时未必会抓住她问,但是定然会从侧面去打探,只要你们一人说一句,他就能猜个七七八八。

我们千防万防没有防住家贼,让他借着婉姐儿的事,将我们摸了个清楚,大姐儿也是蠢,这么多年没有看透自己的枕边人,到死也做了个糊涂鬼。”

曹大太太仍旧不敢相信这都是真的:“也许妹夫是看到我们曹家要败了,才会急着与我们撇清干系,老爷并没有落在他手中,”说着看向曹二老爷,“二叔,老爷到底在哪里?你倒是说句话啊,老爷的去向妹夫到底知不知晓?”

曹二老爷的冷汗从额头上淌下来,母亲说的话八成没有错,他们中了徐二老爷的圈套。

那天晚上,大哥和徐二老爷在书房里说了好阵子的话,徐二老爷走了之后,大哥将他叫进书房,吩咐第二天“一起”到城外去,到时候他们哥俩会遇到“凶徒”,他会受些轻伤,大哥会被“凶徒”绑走。

他受伤之后就要去衙门里报信,让衙门去追查凶徒,衙门当然不可能追查到凶徒,因为这一切都是假的,根本没有凶徒来害他们。

他追问大哥为什么要这样做。

大哥说,当年二娘生下的孽种还活着,婉姐儿就是他杀的,那孽种还会向我们下杀手。

现在我们虽然知晓了实情,却不能告诉朝廷当年之事,只能想方设法将这孽种处置了。

最重要的是,大哥已经知晓了那孽种的去向,这次带人出城就是捉那孽种,只要找到了孽种,大哥就会动手杀人。

有被“凶徒”绑走的事在先,到时候官府追查下来,大哥只会说为了保命迫不得已为之,也算给了朝廷一个交代。

为了能堵住二妹的嘴,我会告诉二妹孽种在大哥手中,只要二妹照大哥的说的去做,大哥就会将孽种放了,如果二妹不同意,大哥就会将孽种杀死。

大哥的安排,就是要二妹去死。

一命换一命。

曹二老爷说到这里打了个冷战,他还能想到,当时他说出这话时,二妹那双漆黑的眼珠死死地盯着他,让他想起当年赵善死后的模样。

二妹当然不肯就范,因为她不相信他们会饶过她的孩子。

他苦心劝说,让二妹想一想贞姐儿,事情败露贞姐儿也就完了,带着罪籍的女子会沦落到什么下场,二妹应该知晓,贞姐儿若是去了那些烟柳之地,定然会有人争着疼爱。

二妹果然发了疯,可还是不肯顺从他们的安排。

熬了二妹一晚上,他回到屋中想要睡一觉再想法子,刚刚睡下却听到二妹喊:一命换一命,我相信了。

他以为事成了,却没想到二妹用这样的法子去死。

她亲手杀了大妹妹。

虽然事情有些偏差,可也算了结干净,只要等大哥回来就好了,可接下来……却离他预想的相差甚远。

曹家的秘密突然就人尽皆知,就连苏怀的夫人也找上门来。

“是徐二老爷在背后安排一切,”曹二老爷道,“我想明白了,就是他……大哥也是被他骗出了城。”

曹大太太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要晕厥过去。

“这是个局,”曹二老爷道,“我们家设的局,算计的却是我们自己,现在知道已经晚了,晚了啊。”

曹二老爷话刚刚说完。

紧接着门口一阵嘈杂声传来,然后是下人阻拦:“容奴婢禀告老太太。”

“不必了,你们老太太想必没有安歇。”

声音略带威严。

曹二老爷认出来说话的人是王允。

门被推开,王允带着人走进来。

屋子里乱作一团,只有曹老太太不慌不忙地让人落下帷帐,又将手中的软巾递给曹三太太,让她侍奉着擦脚。

曹老太太一如往日般冷静:“还请大人容老身收拾妥当再来拜见。”

“老太太不怕这样一来就迟了吗?”

清脆的声音传来。

曹老太太的手微微停顿:“徐大小姐此话何意?”

王允落座之后,徐清欢也跟着坐下来,肩膀上的肥鸟跳入她怀里,一双眼睛骨碌碌地看着众人,鸟眼睛里竟然有几分兴致勃勃的模样。

一群人像极了等待看猴戏的客官。

徐清欢这才开口道:“迟了,曹大老爷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不过也是,你将别人挫骨扬灰,自己也该料想到会有这一遭。”

……………………………………………………

今天会有第二更。

定在晚上八点左右。

求大家手里的推荐票和留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14383 人在追
别被书名骗了,起名废,实际上是女强无CP,村姑背景系统逆袭成功流,也又称慢穿泥石流,凶杀案末世武侠仙侠魔法啥都有,除了,新书8-20看不见不散。官方群:满一千粉丝值进(五九零六五三四八三)后援群,满一万粉丝值进VIP群。PS:本文无CP
总裁的绝命爱人
5936 人在追
程绾绾对程南一见倾心,再见了倾心程南对程绾绾步步为营,阴谋算尽痛苦……时,他说,“你们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我,”无助时,她说,“到此,我再不欠你的了,自此,我们一别两欢,”“南先生,程小姐不在里面,”。
神医凰后(《且听凤鸣》原著)
她,二十一世纪被家族被遗弃的天才少女;他,小傲娇腹黑帝国太子,一怒天下变的至高王者;她扮猪吃虎坑他、虐他、剌激他、每次坑完就跑。是个男人就忍不了!他没办法捕猎她,溺爱她,的诱惑她为他钟情,谁知先心动的人却变为了他。——皇者天下的少年,彩衣江山的少女,一场棋逢对手,势均力敌的爱情疯狂的追逐游戏。
狐族大佬他又吃醋了
27231 人在追
一个狐族大佬和一个七八线小明星的故事十八八线的小明星喝了个酒,耍了个酒疯,居然莫名的感觉奇葩的酒醉后就给自己莫名的感觉其妙的结了婚。接着,那个混吃混喝的小白脸就这么住入了自己的家里面。最可恨的是那个小白脸还不时的向自己要钱钱花......是以,忍受忍不住的女主一怒之下将其再打包撵走,那个小白脸居然扑通一声的跪下在地,老婆大人,我只但是是吃个软饭而已,你切记撵人家走嘛!你都也没工作的吗??有啊,但是我不喜欢软饭男啊!!你软饭男归软饭男,怎么还摇尾巴呢?似乎是被这刺眼的阳光的余晖刺得有些不耐烦,昏睡中的人虽是没舍得睁开眼,可到底也是用那白皙如肌玉般的手背轻轻的搭在了微微卷翘睫毛上面,敛去了那余晖……。
致命偏宠
28649 人在追
【正文完,番外中——】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悔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征讨,誓要对方很好看。*再后来,黎俏街头偶遇悔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狂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以惹上。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再次相遇,悔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追踪我?对我还没彻底死心?”身后几道锐利的口吻夹着冽风闻来,“对你大嫂客套点!”从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偏执狂成性的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