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招认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啊巧了。”这话说的像是在街面上遇见了,相互寒喧似的。用徐青安贯用的那种不正儿八经的口气说出,让徐二老爷骇然中又会觉得愤怒的,他闭上了眼睛,崩紧了下颌,避免出现牙齿发颤,他不能够在这种人面前丢人。特别不能够让他瞧不起的人,看了他的笑话。“你到这里来做什么这话说的好像在街面上遇见,互相寒暄似的。。...

“真是巧了。”

这话说的好像在街面上遇见,互相寒暄似的。

用徐青安惯用的那种不正经的口气说出来,让徐二老爷惊骇中又觉得愤怒,他闭上了眼睛,绷紧了下颌,避免牙齿打颤,他不能在这种人面前丢脸。

尤其不能让他看不起的人,看了他的笑话。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徐二老爷攥起拳头转身道。

他故意扬起的声音惊动了院子里的人,只见几条人影从院子里窜出来。

徐青安笑一声:“逃跑这种事,小爷才是行家里手。”

早就埋伏在后门的周玥立即现身将几个人拦住。

徐青安跳起来,伸手一扒借力上了墙头,没有半点停顿一脚就踹在想要翻墙逃跑的人身上。

那人惨叫一声摔进院子里。

“一个都不准放跑了,”徐青安眉宇飞扬,好久没有惹祸了,浑身不舒坦,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松松筋骨,想到这里,他转头看向徐二老爷灿烂一笑,“谢谢你啊二伯。”

徐二老爷心窝一阵刺痛。

“来吧,让小爷出出汗。”徐青安将领口的盘扣扯开,纵身跃进院子里。

孙冲走到徐二老爷身边:“二老爷,您不是在凤翔为夫人发丧吗?怎么赶路到了这里。”

徐二老爷不徐不疾地道:“我夫人的嫁妆庄子在这附近,如今她不在了,我去庄子上盘点清楚,以后也好交给我儿打理,不想在街面上似是看到了舅兄,便一路跟了过来。”

周玥和衙差解决了后门上的人,气喘吁吁地来到徐二老爷面前,仔仔细细地将他打量了一番:“我真没想到,真凶原来是您。”

徐二老爷冷笑一声:“你在说些什么,我可不会任由你们无凭无据的诬陷。”

“曹家不认罪徐二老爷就会安然无恙,”李煦道,“那如果曹家的事遮掩不住了,这桩案子就要从头捋清,徐二老爷是否还能脱身?今天抓到的这些人,就算全都能守口如瓶,曹大老爷会放过你吗?”

李煦说完话向院子里走去。

院子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人,徐青安整个人看起来神清气爽。

不远处的地上,曹大老爷躺在那里,鲜血染红了他的衣领,他瞪圆了眼睛,一动不动仿若一具尸身。

“咦来晚了吗?”周玥伸出手来要去探曹大老爷的鼻息,谁知曹大老爷伸出手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周玥吓了一跳,勉强稳住心神。

曹大老爷已经大喊起来:“他……他们……要杀我……”

不等旁人说话,徐二老爷先开口:“是谁要杀你?”

曹大老爷目光落在徐二老爷身上,嘴唇颤抖着,慢慢回过神来,院子里的衙差,让他打了个寒噤,如果他实话实说,只怕曹家的秘密就遮掩不住,关键时刻他强迫自己稳住心神,伸手指向被绑缚起来的歹人:“他们将我绑到这里……他定然……定然是受人指使,是……他,是我二妹生下的那个孩子,他怨恨我们曹家,来向我们报仇了。”

“你说的是赵善的孩子吗?”李煦的话让曹大老爷惊在那里。

李煦淡淡地道:“曹大老爷定然觉得,那孩子利用了徐二太太陷害安义侯世子的机会,向曹家报复,于是动手杀了曹如婉,这个猜测看起来十分合理,但是曹大老爷忘记了一点。

第一,那孩子必须要先知晓徐二太太的计谋才能动手,第二,有足够的银钱能买通徐二太太雇来的凶徒。

如果他能做到这些,何必去杀曹如婉,直接买凶绑走曹大老爷岂不更加方便。”

曹大老爷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

李煦道:“曹大老爷是不是想说,那孩子为了报仇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杀了曹如婉也许只是他要泄愤。

那曹大老爷一定记得你们是如何害那孩子的,你们将他掐死、掩埋,没想到他侥幸活了下来,可你们带给他的伤害却一直留在他的身上,他不但不会说话,心智也和寻常人不同,我们在他的住处找到了竹蜻蜓、陀螺、毽子,这些东西只有小孩子才会喜欢,他只能宰杀牲畜做些粗活,照顾他的婆子在他的鞋垫上缝制漂亮的纸鸢,也是为了迎合他孩子般的性子。

这样的人,如何能做这般缜密的安排。”

曹大老爷听到这里,转头去看徐二老爷。

周玥叹口气:“你们已经将人害成这般模样,为何还不肯放过他。”

“因为贪念,”李煦道,“徐二老爷觊觎安义侯爵位已久,终于让他找到机会向侄儿下手,若是整件事进行的顺利,徐青安会入狱,徐三太太死了亲生女儿不会善罢甘休,定会勾起曹家那件陈年旧事,徐二老爷再引出徐三太太的儿子,让曹家彻底乱起来,他找到机会要挟曹家得到这笔银子,可谓是一箭双雕。

徐二老爷很聪明,即便开始出了偏差,他也及时补救,如果没有人察觉到这些,他就会静悄悄地拿走这笔银钱。”

徐二老爷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

李煦走到曹大老爷身边:“被那些歹人逼迫着来到这里时,你已经想了明白,一切都是徐二老爷的安排,你不敢说出实情,是因为这桩案子也会毁了曹家,现在你们已经无法自圆其说,还要继续为徐二老爷遮掩吗?”

“是他……都是他的安排……”曹大老爷狠狠地道,“枉我相信他,他却来这样害我们,既然我们活不成了,他也别想逃。”

见到这种情形,被衙差压在地上的歹人也纷纷开口:“都是二老爷让我们这样做的,不关我们的事。”

“二伯,”徐青安脸上带着笑容,“这次你可惹了大祸。”

徐二老爷面露狰狞:“哪有你这个竖子说话的地方……”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一股大力向肚腹压过来,紧接着整个内腑都仿佛挤在了一起,疼痛、恶心随之而来,他忍不住弯下腰呻吟出声。

“身为徐氏宗长却做出这种事,”徐青安活动着手指,恨不得再在徐二老爷身上补一拳,“不知谁才是徐氏的败类。”

“大人,”去北屋里查看的衙差上前禀告,“那些箱子挖出来了,只是……只有一口箱子里面放着银钱,其余的都是……都是些瓷器、摆件。”

听到这话,曹大老爷一僵,脸上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徐二老爷也愣在那里,嘴中不禁喃喃道:“怎么可能。”

看着眼前一口口木箱,孙冲也想不明白:“银子……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是银子,”说起这个,他才环顾左右,“徐大小姐呢?她去哪里了?”

“我们家大小姐说了,”孟凌云道,“这两位老爷不过就是……就是……”他忽然想不起来大小姐的原话。

众目睽睽之下,孟凌云皱眉思量,半晌他眼前出现了凤雏得意的表情,用凤雏的话来说:“这两位老爷就是酱缸里的蛆虫,米缸里的老鼠屎,不但恶心人,也不是什么大菜,不值得我们大小姐过来一看。”

话说顺了,孟凌云长舒一口气:“他们两个人也是别人手中的棋子,我们大小姐要去抓那个下棋的人。”

……

从凤翔向京城的官路上。

“几位爷喝碗茶吧!”伙计在路边笑着招呼。

看着迎风招展的旗子上写的“茶”字,宋成暄忽然勒住了马调转了方向。

“公子,”随行的永夜不禁道,“您这是……”

“张真人在哪里?立即找到他。”宋成暄道。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双星灵记
17843 人在追
腊月二十六初六,天上双星异像。预言未来称异像之下出生于的孩子命中注定登基称帝。谁知却是两个女孩?!她们身在异国,天生敌手,却又机缘巧合,亦师亦友。一场场阴谋神秘面纱,最后问鼎帝位之人到底是谁?五更初晨,第一声报晓鼓自奉阳城门传出,波涛一般朝城内滚滚而去。霎时间,熹微晨光携着蒙蒙轻雾款款降临,城中之景,宛若仙境。。
一品医妃王爷大人求休妻
她本是太尉府的嫡女,却遭姨娘庶妹设计陷害自杀不幸身亡不幸身亡,她是在现代的天才医学博士,为保护科研成果,而壮烈牺性,她的魂魄复活后附身在这位千金小姐身上,此外拥用了她的记忆,糊里塌的成了了王妃,腹中还揣着不知道生父的娃,腹黑男冷王爷时时处处故意刁难,庶妹和姨娘总想置她于死地,她又也不是小白花,怎会任人宰割,复活归来时,浴血复活,成了一路顺利过关敌将的黑莲花,害我的人都要付出过代价的
总裁的绝命爱人
5936 人在追
程绾绾对程南一见倾心,再见了倾心程南对程绾绾步步为营,阴谋算尽痛苦……时,他说,“你们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我,”无助时,她说,“到此,我再不欠你的了,自此,我们一别两欢,”“南先生,程小姐不在里面,”。
帝女成皇
9070 人在追
燕国长公主叶绮,十八岁时亲眼目睹母亲辰妃殒命在父皇剑下。却辰妃的死而已一场非常大阴谋的就。叶绮忿然宫在荒野为辰妃守孝,三年后公主归来时,风云再起。自此各方势力分割天下,五国争霸。。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楚千尘复活了。她是永定侯府的庶女,爹爹不疼,姨娘不爱,偏又生得国色天香,美貌无双。上一世,她所以意外毁了容,青梅竹马的表哥自此移情作用别恋,侯府鄙弃她,却又一再地借助她,最后把她视为弃子赶出了侯府,任她自生自灭。而害她之人却青云直上,荣华一世。……上一世,他拣到了无依无靠的她,悉心培养教诲。他死后,她用了二十年颠覆王朝,为他报仇雪恨,再睁开眼时,竟复活在了毁容之后……大翻盘重来是要的。更最重要的的是,她见上他!————小剧场:据说,宸王不喜女色,最非常讨厌女子涂脂抹粉,浓妆艳抹。据说,曾有公府千金被他一句“丑人多做怪”斥得羞愤欲丫鬟琉璃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盅从外面打帘进来,对着窗边的少女说道。。
致命婚宠
4555 人在追
一场车祸,他丧失了最亲的人的人,也赔上一条腿变为残疾,肇事者被被枪决的那一天,他被收养了仇人八岁的女儿。十年间,他一切办法办法精神折磨她,让她所欠她父亲欠下的债…一场阴谋,她遭受一场大火,再也也没也没醒过来,他抱着她焦糊的尸体跟随也疯了。四年的,她强势明艳的会出现,身边有一个满眼是她的男孩。“淇淇,要怎样你才能回我身边来?”雪夜,他取掉假肢‘跪’在雪地拉着她的衣角祈祷。“否则你死!”她挥开他的手昂首阔步离开了。叶淇放下书包,端起托盘往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