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相符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王允从京城回到凤翔后,冷不丁地入主了曹家的案子,面对自己曹家的两座功德牌坊,他也也没半点的迟疑,径自带着他们跨进曹家大门,可现在的王允的眉头皱起,脸上有了些许踌躇的神情。“这桩案子,你们切记再干涉了。”思忖片刻,王允说出来这样的话:“曹家和徐家的“这桩案子,你们不要再插手了。”。...

王允从京城来到凤翔之后,冷不防地接手了曹家的案子,面对曹家的两座功德牌坊,他也没有半点的犹豫,径直带着他们踏进曹家大门,可现在王允的眉头皱起,脸上有了些许犹疑的神情。

“这桩案子,你们不要再插手了。”

思量片刻,王允说出这样的话:“曹家和徐家的事在此了结,”他看向李煦,“我也会上奏折为苏大人申冤,苏怀很快就会回到凤翔,此后凤翔也该安稳了。”

周玥有些惊讶。

李煦已经看清王允的心思:“王大人是担忧我们的安危,所以方才在大堂之上打断了审案,将我们带到这里来。”

王允面色有些沉重:“当年的叛军首领赵冲已经伏诛,徐三留在凤翔这么久,盯着税银不放,是因为什么?我怀疑赵冲还留有后人,十几年的时间让他们韬光养晦,准备卷土重来,如今徐三被抓,他们的谋划被打乱,看到徐三的手段就知道那些人必然是睚眦必报之徒,你们在明他们在暗,有些事无法防备……”

徐清欢回想往事,李煦一直相信大周朝廷事端不断,是有个人在背地里操纵一切。李煦追着那人的脚步,一直想要查出他的身份,然而每次当李煦觉得已经靠近了一步之时,他又狡猾的躲开。

李煦是个心思缜密又聪明至极的人,哪里可能就此罢手,可不知为什么,那人忽然销声匿迹,所有线索一下子全都断了。

那段日子李煦变得十分消沉,从前不管多晚,李煦只要回到家中都会与她讲时局,可那些日子,他迟迟不肯进门来,有一次竟然在书房内喝得酩酊大醉,待到她询问,他只说处理政务太过疲乏。

她自然不会相信他的说辞,问起是否与那人有关,李煦抬起眼睛看她,第一次冷漠而强硬地道:“我已经说过,那人被我追的穷途末路,就算没有抓到他,他也再无本事作乱,你还追问个不停,是不肯相信我吗?”说完拂袖而去。

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第一次心生隔阂,当时的她也有意探究个清楚,可惜不久之后太后大寿,她进京之后再也没能回来。

现在想想,前世她并不了解李煦,隔阂也是早晚的事。

在他心中,她是他的妻室,为他打理内宅,孝顺长辈,也会在他需要时,为他排忧解闷,在此之前他未与她有过争执,并非对她满心怜爱,而是因为这些并不重要。

他真正想要却始终不是她,而是那筹谋已久的大业,在这条路上,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的失误,与那人的缠斗最终让他满腹的骄傲受挫,所以他才会一反常态,大发脾气。

如今想到这些,并不是她对李煦还念念不忘,盼着他悔改能够再续前缘,而是她想要从记忆中找到关于那人的蛛丝马迹。

王允大人方才的话说的没错,一脚踩进凤翔的案子之后,她和徐三背后的人就成了敌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要弄清楚,藏在徐三背后的人到底是不是宋成暄。

徐清欢道:“王大人从前有没有遇到过差不多的案子?”

王允没想到徐清欢这般聪明:“总是有几桩事与凤翔案相似,虽然抓住了凶犯,却总觉得其中还有内情,可惜没有更多的线索追查下去。”

李煦略微思量道:“王大人所说的那些案子,都是这几年发生的吗?”

王允颔首:“所以我猜测,那人是赵冲等人的后人,如今长大成人,意图东山再起。此人狡诈,又惯会利用人心,才能让如徐三这样的人死心塌地跟随,他手下定然还有人为他安排一切,这样才能让他在不露面的情况下,达到他的目的。”

李煦脸上一片平静,衬得他的眼睛格外通透:“如果那人真是叛军之后,那许多事也说得通了,他一心与朝廷对抗,从开始就有意隐藏行踪,又惯会判断利益得失,失败之后就会立即抽身而出,不会陷入其中,即便朝廷发现些蛛丝马迹,也很难找到他。

此人的确狡猾,怪不得大人会有如此忧虑,想要劝我们远离此案,但是大人忘记了一点,此人一心报仇定然心胸狭窄,我们让他功亏一篑,他岂会放过我们。”

说到这里李煦看向徐清欢:“更何况凤翔之局,本就为安义侯所设,一计不成,他会另行安排,逃离只能束手待毙,倒不如早些了解此人,主动一些手中胜算更大。”

徐清欢微微一笑:“李公子说的对。”

她目光皎皎地与他对视,神情却有几分敷衍,明明对一切都很认真,面对他时却是副懒洋洋的模样。

“唉,”王允再次叹息,“现在你们都知道了,更要小心些才好,这次入京我会去刑部将相似的案宗拿来查阅,若是你们有时间不妨也来一观。”

徐清欢应了一声:“大人也要保重。”

王允一笑:“身为朝廷命官,这些本就是我该做的,不用为我挂怀,只要贼人一日不除,我便会查他到底。”说着,神情愈发的明亮、坦荡。

徐清欢微微蹙起眉头。

前世王允大人死于宋成暄之手。

或许这一切的起因就是王允追查到了幕后主使,确定一切就是宋成暄所为,宋成暄才会杀人灭口。

王允大人将知晓的内情与他们一说,不管是年纪,性子,行事种种仿佛都与宋成暄相合。

她对宋成暄的怀疑更深。

“王允大人所说的,可就是徐大小姐心中怀疑的人?”

李煦的声音传来。

徐清欢停下脚步反问道:“李公子可有对付他的良策?”

李煦道:“还不曾想到。”

“可惜了,”徐清欢叹口气,“为苏知府申冤固然能让李公子得到入仕的机会,若是能抓到这样一条大鱼,李公子往后就会平步青云。”

她静等着李煦走过来,方才他看向她时,眼睛中微起波澜,那明显就是赞赏的神情,既然对她生出几分好感,自然要借此攀谈两句。

一来,她的身份不至于折辱他。

二来,为了破案,将来也会常常聚首。

若是有个很好的关系,对他来说有利无害。

李煦没想到徐大小姐会站在那里等着他。

站在她面前,方才到了嘴边的话却没有随便就说出来,而是这样与她静静的相望,不过让他失望的是,她的目光始终平静自然。

李煦心中的期待如薄雾,被风一吹而散:“徐大小姐希望我仕途平顺吗?”

“谈不上,”徐清欢嘴唇微启,“你我都是了解案情之人,只希望将来无论能不能查清案子,你都不要牵连到我。”

徐清欢说完话向前走去。

望着她的背影,周玥脸上通红:“她查她的,我们查我们的,以后不要与她见面了。”可不知为什么说出这话,他心里是那么难过,好像丢了什么似的。

明明大家在一起那么的和顺,为什么徐大小姐像刺猬一样,容不得人接近。

李煦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半晌才道:“找些人手去山里,帮忙找石头的下落吧!”

……

徐清欢知道石头被掳走之后,心中就隐隐怀疑,他们知道真相太晚了,或许石头已经遭遇毒手。

在审问徐三老爷之前,她已经让人在附近山中搜寻,可是一直都没有结果。

“大小姐,问到了,”孟凌云闯进门来不及行礼急着道,“有个农户见到过石头。”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过去看看。”

徐清欢站起身来,却被曹如贞一把拉住:“让我也去吧!我也想去接回哥哥,”说着她的手微微用力,“你放心,无论是什么结果,我都能撑得住。”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七十五章二十灵珠
19477 人在追
“这些书啊,有有有,多的是。”书摊老板指了指旁边一堆书,“这些有全都是关于修界往事的杂书,如果你要史书的话,那价格就不一样了。”“怎么卖的?”叶初瞧着另一堆书道,这些书都是现代油墨打印机打印的书籍,看成色也知道不知道过了几手了。“都是二手书“怎么卖的?”叶初瞧着另一堆书道,这些书都是现代油墨打印机打印的书籍,看成色也知道不知道过了几手了。。
第二十一章强换房间
15156 人在追
“怎么这么多蚊子?我都说了我不要蚊香,我要无色无味的,蚊香冒出来的烟把我皮肤熏坏了怎么办?”叶初刚放下行李,就听到了张静源吵闹的声音。为了减少外界的影响,剧组订的酒店就比较偏僻了,装修很具有少数民族特色风格,因而条件有限。刚巧电蚊香液用完了为了减少外界的影响,剧组订的酒店就比较偏僻了,装修很具有少数民族特色风格,因而条件有限。刚巧电蚊香液用完了,酒店只能暂时用蚊香代替,酒店那边已经驱车去采购。。
第十四章被掳上车
21046 人在追
叶梁国刹那间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了,差点想掐死叶初。张阿雨拼命的拦着,认真扮演一个好阿姨的角色。叶繁星暗自握紧了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最近的叶初有些不好对付,似乎变聪明了,忽悠不了。“逆女,你把股份贡献出来为公司发展又怎么了?还跟你老张阿雨拼命的拦着,认真扮演一个好阿姨的角色。叶繁星暗自握紧了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最近的叶初有些不好对付,似乎变聪明了,忽悠不了。。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14765 人在追
一缕弦音,两个世界,红尘十丈,大道三千。~~~~~~~~~~~~~某乎:演艺圈十八线微咖是什么感觉?苏音:泻药,人在异界,刚下飞刀。你问十八线的感觉呐,就很好啊,不需要撕番、不买热搜、不混粉圈,自在的生活又消遥,还能顺道开个公司修个仙啥的,很更方便哒。先再说了,我得回家去投喂给我家老骄小珠去了,匿了。~~~~~~~~~~~~~本文驾得很空,不隐射任何现实中的人物与事件,如有类同、如有雷同凑巧。正在屋中做针线的朱刘氏放下手里的活计,揉着略有些僵硬的脖颈,侧耳听了听。。
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14954 人在追
【正文已完结啦】一时之间不防被谋算,娶坐在轮椅上的顾大少,本我以为夜间有钱的人,早上有闲,哪明白整天被被奴役到腰酸背痛腿发软。叶小北拍桌:“骗子,我要复婚!”顾大少将萌宝推到身前:“孩子都有了还想复婚?老婆大人你醒醒!”叶小北望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萌宝一脸懵圈。谁能说她,孩子哪来的?!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19772 人在追
穿成真假千金文里的假千金,恶毒无脑还貌丑。想起原著里假千金的凄惨结局,韩行矜瑟瑟发颤,主动求下线时。韩行矜:豪宅给你,已婚夫给你,啥都给你。真千金:白莲花!!!韩行矜:哥哥别劝,奶奶别留,我真的要走。真千金:小绿茶!!韩行矜:别票数,不出道至今,真的想学术。真千金:凡尔赛!!!******左手画符,右手演技,韩行矜在娱乐圈混的风生水起。但为什么每部戏的投资人都是那位神秘的大佬们,并且他每次探班都只盯着自己看。韩行矜:我产生怀疑你对我图谋不轨。某大佬们直接逐步逼近:充满自信点,把产生怀疑去除!韩行矜:我可能会也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宇治抹茶书耳边嗡嗡嗡地,还有两个人小声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