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同行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曹如贞看出来比一如往常都要她坚强。徐清欢也没劝曹如贞,当初她也执著地为父兄入葬,也不是因为倔犟,不是自己亲自动手处置方式才能放心。“深山里但是有些危险,”徐清欢道,“不论什么时候都要听我的安排。”曹如贞点了点点头。凤翔城外有几户人家以采草药维持生计,他们常常进出山徐清欢没有劝曹如贞,当年她也执着地为父兄下葬,不是因为倔强,而是自己亲手处置才能安心。。...

曹如贞看起来比往常都要坚强。

徐清欢没有劝曹如贞,当年她也执着地为父兄下葬,不是因为倔强,而是自己亲手处置才能安心。

“深山里还是有些危险,”徐清欢道,“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听我的安排。”

曹如贞点了点头。

凤翔城外有几户人家以采药为生,他们经常出入山中,每日早出晚归的劳作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外面有什么变化他们不知晓,但是山里多一个人他们定然会注意到。

孟凌云开始打听了几户都一无所获,后来被一个采药人指点去陡峭的东山:“东山比较偏僻,药材也不太多,我们很少过去,如果你能确定要找的人来了山中,兴许是去了那里。”

东山山脚下有一对老夫妻住在那里。

孟凌云向徐清欢禀告:“就是这里的婆婆隐约看到一个个子很高的人向山里走去,我们打听出消息之后,家中的护院就进山找人去了。”

院子里的老叟听到孟凌云的话不停地摇头:“老婆子看到人都已经是好多天前的事了,人若是进山这么久了都没走出来,恐怕凶多吉少。”

曹如贞眼圈顿时红了,她紧紧地抿着嘴唇,让自己变得坚强:“我们可以进去找人吗?”

徐青安摇头,柔声道:“我去看过,路很难走,你们不上去。”

“曹家小姐你放心,”凤雏安慰曹如贞,“我们家世子爷可厉害,上树爬墙无所不能,他一盏茶的功夫就能将山上跑个遍,山上的兔子都不如他的腿快,你在这里等他的好消息。”

凤雏手里握着徐青安给的糖果,尽职尽责地报答着徐青安,不就是几句好话吗?她一张嘴就能说一箩筐。

上树爬墙无所不能。

一盏茶的功夫。

比兔子跑的还快。

徐青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快去啊,”凤雏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徐青安,“一盏茶的功夫。”

徐青安只来得及吩咐孟凌云:“照顾好小姐。”然后咬牙切齿地撩开袍子翻身上马。

“哥哥,”徐清欢上前两步,“让人在山崖下找一找。”

徐青安点头,不忍再去看曹如贞,催马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曹如贞眼睛紧紧盯着下山的路,她多希望有个陌生的身影出现在那里,他们兄妹已经分开了十几年,还有没有机会聚在一起。

徐清欢想要安慰曹如贞,却被曹如贞拉住了手:“清欢你已经为我们做了许多,这样的结果我……连做梦都不敢想,我不能再要求更多。”

徐清欢轻声道:“还有机会。”

可惜这个机会已经太渺茫,徐三老爷和徐二老爷不一样,他既然早就设下这个局,就定然会害死石头,前世徐三就是这样害死了曹如贞。

这对兄妹经历了两世却还无法相认。

徐清欢心中一阵酸涩。

“大小姐你看,那边有人下来了。”

徐清欢顺着凤雏的手指看过去,果然远远地看到了几个人影。

曹如贞一颗心仿佛提到了喉口,急切地想要迎过去看看,腿却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几个人走得不快,尤其是落在后面的几个人,他们行动极其缓慢。

再近一些才发现他们抬着个人。

曹如贞任由徐清欢牵引着向前走,她的目光紧紧地黏在那个被抬着的人身上,恍然不觉已经有人先奔到跟前来报信。

那人嘴唇一开一合,她却听不到半点的声音,求助地看着徐清欢,终于在徐清欢眼睛中看到了欣喜的笑容。

曹如贞只觉得压在心头的一口气终于舒散出去,紧接着身体却晃了晃,腿上仿佛也没有了力气。

眼见那个身影离她越来越近,她挣扎着向前跑去。

天地突然变得静寂无比。

她不小心跌了跟头却不觉得疼痛,她只想着快一些,再快一些。

十几年,终于就差这几步路的距离,她再也不会错过这个团聚的机会。

她看到安义侯世子爷迎了过去,将那人负在背上,转身就向着她的方向一步步走来。

终于,她看清了那张脸。

那张满是憔悴、狼狈的脸上有一丝平静的笑容,苍白布满血痕的嘴唇上扬着,身上的衣服已经破损,露出的皮肤上可以看到伤痕,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脚上的鞋也早就没了踪影。

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还活着。

石头竭力抬起手,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眼睛中又是感激又是羞怯,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曹如贞愣了片刻,她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一切是现实还是梦中,半晌她忽然扑过去抱住了眼前的人:“哥哥,你怎么样,哪里受了伤……”

石头个子本就大,再加上一个曹如贞,徐青安不禁脚下踉跄,多亏孟凌云上前搀扶,他才不至于将石头摔在地上。

曹如贞羞臊地向徐青安道谢。

徐青安倒不自在起来,脸颊微红地道:“那畜生将石头推下了山,还好被崖下的树木挡了几下,这才留了一条命,这山崖太陡,他没有力气爬上来,我们晚到几日……他也就……总之是吉人自有天相。”

徐清欢仔细地打量着石头,只见他肚腹和腿上都缠着青色的布条,腰间还别着一只葫芦,她转头问徐青安:“哥哥给石头治了伤?”

徐青安摇了摇头:“没有,我们在半山腰上找到了他,就立即将他带了下来。”

青色的布条,明显和石头身上穿着的衣物不同。

徐清欢望着那一脸迷惑的大个子,石头还不知这些人是怎么找到他的,更不清楚曹如贞为何对他又哭又笑。

“石头,”徐清欢开口道,“是不是有人在我们之前找到了你?”

石头点了点头,但是因为他不会说话,一时想不起来要如何说明此事,不禁有些焦急,半晌才想起什么,双手抱拳,左手在上,举至眉际行了个礼。

曹如贞没看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徐清欢仔细看着石头握起的双手:“石头结的这个是太极印。”

道家的太极阴让她想起了一个人。

他穿着青色的道袍,在人前常常露出几分仙风道骨的神采,逢人便用悠长的声音道:“仙道贵生,无量度人。”

许多人都称赞他为仙人。

但他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张真人。

是张真人救了石头。

石头转头向山上看去。

深山中隐隐约约传出歌声,竟是一曲虞美人:“盈盈相望无由摘。惆怅归来屐。而今仙迹杳难寻。那日青楼曾见、似花人。”

徐清欢吩咐孟凌云:“你跟我回去方才的那家农户中。”

农户的院子里,老叟正在翻晒药材,看到他们去而复返忙问道:“有没有找到人?”

徐清欢没有回答,看向不远处的屋子,她快走几步,撩开帘子。

屋子里就是普通农家的摆设,除了靠窗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支山茶花。

那人刚刚就坐在这里。

婆婆也跟着走进门。

“方才屋子里有人?”徐清欢问过去。

婆婆点点头。

“婆婆没告诉我们。”

“因为姑娘你也没问啊,方才那年轻人说了,若是姑娘问起,我们就说……姑娘不问我们也不用提起,”婆婆张开手,手心里是几块散碎银子,“他给了我们这个,唉,山里的日子不好过……这些够我们下山讨生活了。”

如果宋成暄就是那徐三背后的人,为什么他会让张真人救了石头。

方才他在这里,随时都会对她不利,可他却没有动手,他这样做是在嘲笑她的无能,还是一切另有隐情。

“这位居士,道人能不能讨口水喝。”

徐清欢走出门,看到了一脸笑容的张真人。

张真人显得有些狼狈,身上的道袍少了一片,脸上也满是灰尘,他抹了抹眼睛才不好意思地笑道:“道人不欲与你们碰面……没想到那边的山路崎岖的很,道人还没修得踏云之法,只得折返……当真是与你们有缘啊。”

张真人说完这些,在石头腰间找到了葫芦,然后砸了砸嘴:“女娃娃,听说你要回京城,我们一路可好?”

徐清欢迎着光微微展颜:“那就要请道长多多照应了。”

张真人眼睛亮起来:“女娃娃放心,道人定然保你平安。”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齐欢

评分 10
作者:云霓
分类:网游小说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玉金记
7352 人在追
苏好意被好闺蜜拉到楼上看美男。“快帮我看一看这个如何?”好闺蜜指指楼下的白衣男子问。“很值得一睡,”苏好意尽责尽责做她的狗头军师:“只可惜有些冷。”被评品的美男四望一望,就看见了依栏坏笑的苏好意,不由得轻轻皱了了眉。他有不祥的预感,这人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要债鬼。“要债?”苏好意笑得之意深而长:“这事儿我最擅长于。”
总裁的绝命爱人
5936 人在追
程绾绾对程南一见倾心,再见了倾心程南对程绾绾步步为营,阴谋算尽痛苦……时,他说,“你们究竟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我,”无助时,她说,“到此,我再不欠你的了,自此,我们一别两欢,”“南先生,程小姐不在里面,”。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
大学本科毕业乔荞娶了蒋晨。四年的乔荞把握住蒋晨婚内。乔荞的梦想,找个男人认认真是的专泡她一个。“我只想问她为什么复婚的?”中间人:据传像是可能会是身体有点儿问题,结婚了几年了也没孩子。陆卿简单总结:这女的是病咖,不能够生。“他为什么跟前妻复婚的?”中间人:乔荞,婶儿跟你说,我也是才明白,这男的不行啊,复婚的时候据传把前妻的鼻梁都给被打断了,是个暴力男,要谁也不能够要他。乔荞简单总结:又迟到了,暴力男对于乔荞来说,复婚就像是一场噩梦,一梦了总该认识到生活现实的,
你是我的难得情深
14954 人在追
【正文已完结啦】一时之间不防被谋算,娶坐在轮椅上的顾大少,本我以为夜间有钱的人,早上有闲,哪明白整天被被奴役到腰酸背痛腿发软。叶小北拍桌:“骗子,我要复婚!”顾大少将萌宝推到身前:“孩子都有了还想复婚?老婆大人你醒醒!”叶小北望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萌宝一脸懵圈。谁能说她,孩子哪来的?!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
16374 人在追
事业停滞,爱情枯燥乏味,何立夏回故乡承继了一栋怪异的老房子。老房子除了附加风烛残年的外婆,还附加了一把传家宝贝大菜刀,除了一个雌雄莫辩的怪异隐形人和两块玉牌像的房契……惊天一响,使用外挂出场。*无CP,菜刀莽,谢关注更多,请所有收藏第六次!。
农家福女很倾城
23999 人在追
叶婉儿的梦想是吃点喝个,看尽天下美景。结果一觉醒过来,自己幸苦打拼来的豪宅跑车都没了再说,还多了一双瘦小的弟妹。幸好上新开的超市变为了随身空间,而自己也有一技之长,距离白富美是一顿美食的事儿,一顿还不够就多来几顿~她面无表情的望着屋顶发呆,原身的父母外出遇到山洪,都已经不在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原身就着急得一命呜呼了,就这样她来了,对于这样的结果,叶婉儿是不想接受也得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