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改造计划[快穿]

第1章 初始世界

人渣改造系统遇见了它系统生涯中最大的挑战。

在它前面刚得意洋洋地和其他系统炫耀完自己找到的宿主是多么的合适,收获了一片羡慕的反馈后,这位先生马上给了它雷霆一击,炸得系统都有些短路。

[宿主!!!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若非这个声音只有系统宿主一人可以听见,估计可以惊醒这一片城区,凄厉程度足以震破耳膜。然而系统已经顾不上太多,它只知道,如果自己喊话的声音再慢上一点,宿主的刀就已经下去了。

不过,显而易见,对方并没有任何搭理它的意思,即便被魔音灌耳,这位系统宿主还是连手腕都没有颤抖一下,无视掉系统的阻止和手下男性的挣扎求饶,下手果断狠辣,看得系统出现了幻肢疼痛。

刹那间,万籁俱静,小巷中呼啸而过的风声都停止了,飘落的树叶停留在半空,惊慌哭泣的姑娘维持着跌倒的姿势,泪珠悬在指尖,痛呼哀嚎的男性表情定格在狰狞的瞬间。天地间唯一能动的活物,那如玉石一样的手指上捏着刀片,正在试图再次切割。

[姚良先生……]动用权限冻结时间的系统心酸极了,看着面前做出凶残举动,却举手投足不染半分戾气,依旧如初见时仿若九天仙人、高山上皑皑白雪一样的青年,郁闷地差点吐血。

它恍惚想起,第一次见到宿主时,对方也是这样的动作,只不过手指拈住的不是刀片,是一个茶匙。沏茶动作行云流水,袅袅轻烟中,身着青衣的僧人眉目柔和,纵使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不少痕迹,却只会让人想到慈眉善目、宝相庄严这样的词语,气质如雪山冰莲,一笑又温柔似江南春风,矛盾但迷人。

这让系统顿时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妇人说起清泉峰上的寺庙主持时,除了普度众生,慈悲为怀这样的常规赞美外,为什么要在旁人好奇地询问这位高僧模样时,神神秘秘地表示只要看见就能认出来。

这样的人物,哪怕身处拥挤人潮,也能一眼望见。

系统又观察了几日,确定对方表里如一、风光霁月后,暗暗在僧人的身上留下了一个标记,等待着对方死亡的那一刻,灵魂脱离肉.体时的波动会触动那个记号,将他拉到系统空间之内。

之后的一切都很顺利,虽然姚良不像其他古人一样将系统当做神明,但是接受能力极强,很快弄清楚了目前的状况,也很好说话。无论是绑定、还是开启第一个任务的改造、也就是带孩子的过程,都没有一点波澜,改造的进度也快要升满。

所以系统才会放心地离开,可是为什么它仅仅是离开了一小会儿,回来后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它看了看跌落在最低,红得爆表的改造进度,又看了看自己眼中被划分到最省心一栏的宿主,欲哭无泪。

表里如一?风光霁月?慈悲为怀?这几个词或许都会哭泣。

青年没有体会到它的心情,确定了不能再继续将那处抹平,他观察了一下自己不完美的杰作,叹了口气,慢条斯理地在男子的衣服上擦干净刀片上的血迹,并将手上沾染的血液同样抹在对方的衣服上。随后起身,理了理袖口,依旧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询问道:“系统不是不插手我的任务吗?”

[但是现在,您已经将任务彻底玩崩溃了。]人渣改造系统不知道要如何挽回现在的局面,或者干脆一点放弃这个世界算了。

[您不是不杀生的高僧吗?]

它终究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感觉自己买到了虚假安利。

姚良丢下刀刃,还颇为嫌弃地踢了男子一脚,听到系统的话,他愣了愣,突然笑起来,过了许久才堪堪停止。

“我可没有正规度牒。”他“好心”地告诉系统这件事情,“我从不是高僧,甚至不是一个正规的出家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姚良其实是个江湖人士,原本是意气风发快意恩仇的名门少侠,直到他出生的山庄被灭门。

在江湖上,这是很常见的事情,杀戮的原因或许是为了寻仇、或许是为了武功秘籍金银财宝、又或许仅仅是看着不顺眼,厮杀无处不在,只不过这一次阴影落在他身上而已。

家中世交和查案的捕快都告诉他,这件事是魔教所为,目的就是为了夺取他们家的祖传剑谱,因为没有找到,所以才痛下杀手,并且劝导青年要保管好家中的秘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气小说推荐More+

我的武魂是铠甲勇士
我的武魂是铠甲勇士
世间武魂共分九品。一至三品为凡,四至六品化灵,七至九品称天!少年自苍风王朝走出,骑天魔鹰,闯向了更加精彩广阔的世界。 天帝之路,谁主沉浮?天武大陆,万道争锋。吾为天帝,当镇压世间一切敌!
明问君心
重生女魔头:国师,渡我
重生女魔头:国师,渡我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参赛作品】他是传闻中出尘绝世的大国师。某日国师翻出记账小本本:“你欠我的有这么多,今生债今生还,我看你也还不完,就拿你人抵债吧。”风轻摇沉思片刻,将他推倒。国师:“干什么?”风轻摇:“还债。”国师:“不是做牛做马吗?”风轻摇:“不,我改主意了,要么我做你女人,要么你做我男人。”她是传闻中嘻笑间取人性命的女魔头。魂飞魄散多年后,她回来了。
喻铃舜
诸天界海
诸天界海
识海变异,连接一个个世界,秋澈穿越无尽世界,最后化作无尽的界海。时间,空间,渡我成仙。仙道,魔道,皆是大道。
霁雪阁
娇妃难宠:太子乖乖吃药
娇妃难宠:太子乖乖吃药
太子府里来了一个新男宠那男宠虽生的细皮嫩肉比女人还要可口,可奈何脾气火爆,绝非常人可以驯服。太子爷勾起唇角:“那便我来管教吧。”四年来,太子爷的管教让其有了质的改变:从调皮捣蛋到知书达理,从小平胸到圆滚滚。他却红了眼眶:“姚药,三十而立,我今年三十岁,你愿意当我的妻子么?”谁料她话锋一转:“疯了,就乖乖吃药吧!”他想,于我而言,你不就是药么他挥挥手。罢了,对她,他始终不期待,不追逐,不奢望也不
药不一
种田女的心愿
种田女的心愿
种田少女的日常,请放心食用。 “啊?非要实现我一个愿望?可是我没有什么愿望啊……” 罗想想扶着锄头一脸茫然,能不能让让,不要打扰她种地好吗? 这是一个种田女被迫(划掉)给自己种了一个对象的故事。 求收藏(=゜ω゜)ノ
喵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