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改造计划[快穿]

第151章 第十六个世界

西凤融入北清,就像两股河流交汇,一开始泾渭分明,经过磨合期以后,除了那群一头扎进实验室的研究员们,其他人几乎看不出差别。

慕初的安排也很到位,没有让西凤住在集中的区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因为基地出生而产生的抱团行为。

姚良选择了两个副手,一个是慕初,另一个是一名性格有些严肃的园艺师女性,是他从牢房里捞出来的,因为和前任负责人在争斗中失败被投入牢房,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仿佛被遗忘了一样,直到姚良清理牢房的时候才被放出来。

这次西凤也有五叶草作为交涉方,加入了管理中。姚良很是放心地把基地里的大事小事全部交给副手们去做,一点也不担心。五叶草本来还好奇他为什么不担心被篡位,但北清的人都心知肚明,对方纯粹靠强大的武力值坐在这个位置上,就算联合起来也打不过,还是只有老老实实地听话才是对的。不然看看监狱里的那些人的下场,他们还是不想去试试捋虎须的后果。

不需要处理事务的时候,姚良找到了新的娱乐方式,编撰教材。最初作为识字教材的规定大部分人即便不能将字全部认识,却也已经可以背出里面的条例,而如今西凤基地搬运而来的除了那些末日前的仪器,还有的便是书籍。

大学城内有一栋号称当时学校排名中最大的图书馆,虽然抢救出来的书籍不足百分之一,却也是不小的数目了。姚良准备带着几个识字的人整理这部分书籍,看看有没有什么在现在可以用上的知识。

他们首先将这些书籍进行分类,西凤基地里已经有人在从事这项工作,、社科、工业等等,但是由于知识断代,这项工作进展缓慢,其中还有一些错漏之处,姚良看着一本现代人写的古代言情,被分类到史学野史,而他以前在其他世界看过的一本古人写的,反而被归到后世文学,简直哭笑不得。

少年干脆从头开始分类,首先将书架排列整齐,然后他拿出了纸笔,准备将这些书籍进行记录。

只见整理书籍的助手们来来往往,从堆砌好的一个个书墙上,小心翼翼地拿下那些书,动作轻柔缓慢,担心弄坏了这些流经时间后脆弱的纸张;再拿到少年面前,由他记下书名和作者,再说出这本书属于哪一类;最后由助手们将书送到对应的书架上。

这个做法的提议最开始的时候是遭到反对的,西凤基地中本来就在打理这些书本的人觉得这样太不靠谱了,他们害怕分错误导了其他人书籍的类别,自己来进行这项工作都是万分谨慎,至少要对内容进行浏览以后再做出判断,虽然不认识的字和对书中内容理解的吃力,让他们的工作进展缓慢,但总比现在这个听起来就觉得离谱的方法好好很多,这些人肯定不会同意。

一个年龄不大的少年,或许在技术上知道一些超前的东西,又或许能够有一定的知识面,一些理论知识,实践动手能力强,他们其实也知道对方的能力,其实也比较尊敬对方。但是对于书籍分类这样的需要谨慎对待,且必须严谨的事情,这样轻率的举动一下子就让他们的印象分急剧下降,有些顾忌着姚良的身份,没有明确说出自己的反对,有些则不能容忍,当场就否定了这个做法。

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少年倒也没有因为他的质问而生气,他没有半分被冒犯的模样,反而友好微笑着听完了他的说法,可他的态度却十分强硬,又显得有些傲慢:“我知道你们的顾虑,但我既然提出了这样的建议,自然是有办法保证分类的正确的。”

西凤基地的图书管理员们一时哑口无言,对方自信满满,但他们这些一直接触的人知道这件事的难度,那个提出异议的人说什么都不同意,还去找了四叶草博士,希望对方可以用曾经西凤基地负责人这个名头,阻止这项荒谬的提案。

不料一贯对于书籍视若珍宝,嘱咐他们慢慢来,不要因为急躁而出错的四叶草,这次却跟着胡闹起来,她仔细听了双方的说法,却旗帜鲜明地站在姚良那一边,认为这个少年不识无的放矢之人,让对方抛开固有印象,可以相信他的能力。

匆匆开解完以后,又继续钻进实验室,守着一颗已经有一人高的植株记录各项数据。

实验仪器不断发出的“滴滴”声音,让反对者觉得刺耳又心烦,他失望而归,觉得四叶草博士也被改变了,不再是原来公平公正的模样,而是因为加入北清变得妥协了。

这件事就这样确定,这位反对者不愿意加入这场他眼中的闹剧,别人也没有强求,也有同样不愿意的人同他一起退出了这个整理小组。但他们并没有放弃,而是做了另一个准备,当姚良对书籍进行分类以后,他们这些人就去现场检查这些书有没有被分错位置,如果出错太多,就能顺理成章地废除这个做法,也可以打消对方的嚣张气焰。

在新修建完毕的图书馆外,偶然相遇的两方人态度都很友好,只不过双方都是信心满满的模样。

反对者他们顺利的进入到图书馆内部,因为是共事许久的同事,也知道他们的为人,所以没有谁来阻拦,还想着到时候或许他们也会加入到工作中来。另一边则是摩拳擦掌,准备去挑错,所有人都对接下来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姚良这边和分类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反对者们就站在不同的书架旁边,他们同样做了分工,找到自己最擅长的那部分书籍进行辨认。每当其他人从姚良那里离开,将手上的书放置到书架上,一旁虎视眈眈的人们就盯着他们的动作,等手一离开,立刻拿过来检查。

他们这样的举动也没有避着其他人,有些人觉得不太舒服,仿佛监工一样的举动,而且明显是带着找茬的情绪来的。有人偷偷去询问了一直抬头看书,低头记录的姚良,要不要把这些捣乱的人赶出去,姚良朝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那些人虽然是站在书架之中,却也没有挡住屈辱,他摇头哂笑:“随他们去吧。”

他对自己有信心,经历过文明发达的现代都市,经历过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若还没有对这一部分书籍正确分类的自信,他可能白活了这几世了。

姚良这边没做什么,依旧照着自己的做法来记录书籍,再让其他人分门别类地摆放。另一边的人们却有些明显跟不上他的速度了,以前做过整理的书还好,看一眼外表书名就知道错对,但有些没有看过的书,还有不认识的字,就让他们几个人眼睛都看不过来。

他们事先低估了姚良的速度,但如此一来,他们反而确定对方是在胡来,可能根本没有看清楚就让别人拿走了,不然怎么可能速度这样快,不要慌,他们一定能找到错误。

莫名燃起斗志图书管理员们,更仔细地检查着手上的书本,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没看过的书越来越多,而检查过后总是完美无误的结果,让他们不由得疑惑,对方难道真的有特别的分类技巧,只需要看一眼就可以做到他们花费很长时间的事情?

挫败感油然而生,领头人都有些难以置信。到目前为止,无论是最开始按照时间顺序拿起的书,还是现在随机抽取或者直接从别人手中拿过的书,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他离开了自己的地方,挨个去找他的队友们,希望能问出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但是每个人都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这么久了,他们检查的结果是完全正确,没有一本书被胡乱分类。这些人互相看看,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那样信誓旦旦地反对,去质疑别人,还觉得对方是在说大话,现实却让他们说过的话像一把尺子一样狠狠扇回他们脸上。

领头的那个反对者看着斗志不再的队友们,沉吟片刻,突然迈步朝着姚良走去,离得最近的人没有拉住,怕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傻事,连忙跟了上去,其余人如梦初醒一样也跟随着对方的脚步。

那个反对者却也没做什么,他只是站在姚良的身边,给搬书的人让出一条道路,而自己垂下眼眸注视着对方在纸上留下的字迹。那些复杂的方块字从他笔下流畅地倾泻而出,看一眼就可以直接记住名字,还不会出错,分类也是对的,而且那手字迹,也远远超过了他的水平。

平心而论,这一切他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个人也不是为了面子会死扛到底的性格,确认了姚良不是大放厥词,而是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以后,虽然觉得非常尴尬,心中过意不去又带着被现实打脸的微妙情绪,但还是对姚良道歉了,希望能重新加入到这个小组中来。

姚良没有任何不满情绪,事实已经证明了他的实力,不必多费口舌,也大度地同意了对方加入,人越多处理的速度越快。

或许是因为最初组成西凤基地的幸存者中,生物系的师生占据大多数的原因,关于生物的书籍尤为多。而这些书中,最有用的便是各种对于植物和动物的科普类书籍,虽然由于未知原因,植物和动物都产生了变异,无论是体型还是习性都产生了一些变化,但还保留了许多,如果结合过去的资料,还有现在对外界的探索资料,说不定能找到植物和动物的弱点,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对付这些动物,或许还能够找到利用他们的方式。

午餐休息时间,得知了他的想法,西凤基地的人仿佛想起什么,匆匆将饭塞进口中,又趴到那几堆书墙中去仔细搜寻着什么,看得人一头雾水,又见有一个人招呼他们过去,一点点将书墙搬开,拿出一个白色封面、厚厚一册装订好的书,再将其他东西复原。

拿出书的正是之前极力反对姚良来分类的那位领头人,现在最积极的也是他,或许是抱着愧疚想要补偿的心态。

姚良看着那本递到自己手边的,封面是手写的《动植物大全》这个标题的书,道谢后接过,动作放得很轻柔地翻开,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发现,里面同样是手写的,从前往后翻阅是植物部分,从后往前翻阅是动物部分。

在这本手写的书籍中,不仅写出了植物动物的外表特征、末日前后的生存习性、功效等,每一页还配有插图,能够让人一眼就认出来在这是什么。

据西凤的人说,这是他们基地流传下来的,由不同人一代代编撰的书籍,最开始是一名植物学家,他的女儿负责动物的部分,接着是他女儿收的学生,学生的朋友,后辈。

由于之后的人对植物的研究比不上第一位植物学家,对动物的了解也仅限于进攻的敌人和基地内的驯兽师搭档,所以编写的速度也缓慢极了。不过他们确实通过这些书中的记载,找到了一些植物的弱点,在基地外行走的时候,都显得安全几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气小说推荐More+

我的武魂是铠甲勇士
我的武魂是铠甲勇士
世间武魂共分九品。一至三品为凡,四至六品化灵,七至九品称天!少年自苍风王朝走出,骑天魔鹰,闯向了更加精彩广阔的世界。 天帝之路,谁主沉浮?天武大陆,万道争锋。吾为天帝,当镇压世间一切敌!
明问君心
重生女魔头:国师,渡我
重生女魔头:国师,渡我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参赛作品】他是传闻中出尘绝世的大国师。某日国师翻出记账小本本:“你欠我的有这么多,今生债今生还,我看你也还不完,就拿你人抵债吧。”风轻摇沉思片刻,将他推倒。国师:“干什么?”风轻摇:“还债。”国师:“不是做牛做马吗?”风轻摇:“不,我改主意了,要么我做你女人,要么你做我男人。”她是传闻中嘻笑间取人性命的女魔头。魂飞魄散多年后,她回来了。
喻铃舜
诸天界海
诸天界海
识海变异,连接一个个世界,秋澈穿越无尽世界,最后化作无尽的界海。时间,空间,渡我成仙。仙道,魔道,皆是大道。
霁雪阁
娇妃难宠:太子乖乖吃药
娇妃难宠:太子乖乖吃药
太子府里来了一个新男宠那男宠虽生的细皮嫩肉比女人还要可口,可奈何脾气火爆,绝非常人可以驯服。太子爷勾起唇角:“那便我来管教吧。”四年来,太子爷的管教让其有了质的改变:从调皮捣蛋到知书达理,从小平胸到圆滚滚。他却红了眼眶:“姚药,三十而立,我今年三十岁,你愿意当我的妻子么?”谁料她话锋一转:“疯了,就乖乖吃药吧!”他想,于我而言,你不就是药么他挥挥手。罢了,对她,他始终不期待,不追逐,不奢望也不
药不一
种田女的心愿
种田女的心愿
种田少女的日常,请放心食用。 “啊?非要实现我一个愿望?可是我没有什么愿望啊……” 罗想想扶着锄头一脸茫然,能不能让让,不要打扰她种地好吗? 这是一个种田女被迫(划掉)给自己种了一个对象的故事。 求收藏(=゜ω゜)ノ
喵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