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改造计划[快穿]

第155章 第十六个世界

人还在里面抢救,即使对于治疗没有多少了解,送他回来的队伍也能从经验分辨出,他身上的伤口到底是来自于野兽还是人类,爪子牙齿和利器是不同的。

没有人能确定他可以活下去,他几乎浑身都是伤口,唇边淤青眼角开裂,肋骨处凹陷,有几处穿透伤,更多的藏在布料下方,只能看见不断滴落的血迹。每个人都希望他能坚强的活下去,不仅出自对于一个生命本身的怜悯,对同类遭遇的同理心,也有想要知道真相这个原因。

外出的队伍发生了什么,其他人还活着吗?是什么样的敌人?只有这一个队伍遇难,还是有其他人狩猎?

尽管这些人选择离开,但说到底还是北清基地的人,在这里生活了很久,还有亲朋好友,即使不认识,见面也会觉得熟悉,不可能完全分割,见到他如今的样子会感到难过,也会为没有归来的来了担忧。况且,并不能确定,如今基地中外出探索的队伍,会不会同样遇见这样的情形。

站在门外的大多数人,更多的担忧后者,他们当然也有一些愤怒,不过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不认为,需要特地去复仇,每一年都会有队伍失踪,不知道是死亡还是加入了其他的基地,他们也会在外出的时候看见尸体,通常情况下是被植物杀死的,只有这样还能分辨出外貌。

有时候也会看见明显是被人类杀死的队伍,还没有被野兽发现,如有人好心会安葬他们,不过大部分时间,都不会有人这样做,他们已经对这样的事情习惯到麻木了。

如果是对于一个基地来说的灭顶之灾,那么可能会有人站出来,其余情况,除非是直接在别人的基地中杀死驯兽师,否则怎样的残杀都会不了了之。基地其实不像过去末日前的国家,更多的是个人类聚集起来抱团活下去的聚居地,所以也不会有国民被杀国家会抗议甚至出兵这样的事情。

但姚良不同,他已经在盘算着要去找谁算账了。有多少能力,就承担多少责任,何况他早就将北清当做了自己的领地,以现代首领的思想,他自然而然地因为被纳入保护伞的民众明显遭遇磨难感到愤怒,并决定去找罪魁祸首,这在别人眼中是鲁莽的、不可理喻以及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是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有些得知消息的人回来医疗点前面看一眼,基地中的大部分人员都有认识的人离开,也会离开基地出去打猎或者采集,他们忧心忡忡,碍于高层们齐刷刷门神一样站立在门口,没有多少人靠近。

从清晨到日暮,大部分人都被姚良赶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只有几个人还留在这里,夜色将至,他们才等到房间门的打开。

艰难地做完手术的医生虚弱地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一样,他浑身都是汗水还有血迹,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站在最前方的执法队手疾眼快扶了一把,让对方坐在椅子上,他的手因为疲惫而颤抖着,但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治疗很成功。

对方生命力的顽强值得敬佩,当伤员被带到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出对方凶多吉少,不少没有他伤势严重的人都无法活下来,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尽管只能处理一下伤口,不过西凤带来的那些新仪器,也在西凤医生的帮助下使用,起了很大的作用。

伤员的命被从死神手上抢了回来,只是陷入了昏迷状态,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醒来。

这已经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了,虽然姚良可以理解却并不完全满意,没有当事人的叙述,也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获得情报,尽管它们不像兽潮的消息那样惹人注目,但已经是经验丰富的侦察兵的飞鸟前锋们,应该能带来有用的信息。

疲惫的一天过去了,姚良在夜晚去到了因为兽潮而被遗忘的神秘植株区域,然后他发现有人在从根部将植物□□。

“你们在做什么?”少年困惑不解地询问,因为认出了熟悉的人,是被派来照料这片区域的人员,所以也没往有人偷东西的方面想。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整个区域的人动作都停了下来,然后齐刷刷转头,动作整齐划一,在黑暗中,一双双眼睛甚至出现了手电筒一般的效果。若不是姚良心智坚定,说不定此刻都产生了转身逃跑的冲动,说起来,之前这片区域,有这么大吗?

姚良一边想着,一边又问了一次。就看见那些人仿佛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有东西,气势汹汹地冲到了他的面前,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开口则变成了哀嚎:“老大,你到底带的什么种子啊!!!”

在七嘴八舌的控诉中,姚良终于明白了原因。这个不知名的植物生长速度快他是知道的,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内因为忙于其他事情,疏忽了对这边的关注,实验室那里的研究也语焉不详,只知道有了一些成果,还不知道具体。

却原来这个植物顶端的果实成熟后会变成鲜艳的红色,而一刻钟以内,如果不把它摘下来的话,就会自己滚落到地上,薄薄的果皮会瞬间炸开,十个左右的种子会被汁水冲开,然后迅速扎根进泥土中。

紧接着,这颗植株就会开始再次结果,而第二个果实的生长速度,会变成上一次的一半,而第三次则会更短。

他们第一次疏忽了,只有实验室来摘了几个果实当做实验物品,虽然很**,但其他人担心有毒也不敢吃,还会阻止基地中的动物啃食,以至于绝大多数的果实都掉落在地上,仅仅一夜,这里就变成了草地,郁郁葱葱的小苗就这样从地下冒出来。

他们甚至不会有营养问题,会迅速生长起来,即便密集地让人几乎无从落脚,它们也能够茁壮成长,差不多的粗细,然后迅速结果。

众人急忙清理这片区域,更恐怖的是,一开始划给这个神秘种子的地方,紧挨着基地种植的菜地,也就是说,那些四散的种子也在其他粮食所在的区域肆无忌惮地生长,虽然检查得出结论是没有影响到其他粮食的生长。

他们也不得不额外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清除掉他们,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毕竟这个不知名的植物生命里实在太过顽强,留一小节根须,都可以再次生长,只不过速度会稍稍慢一点。

好容易清理完,还没等休息一下喘口气,那边的果子又快要熟了。这次,学乖了的众人趁着它还是青涩的时候,就将果实摘下,结果如同之前一样,它们又开始结果,并且速度又减少了一半,照这样的情况下去,他们说不定能过上才摘下上一颗,新的果实就成熟了的疯狂生活。

于是他们只好铲除掉那些几轮结果的植物,留下一些果实还没有第一次成熟的食物,可是即便如此,姚良留下的神秘植株的种植区域也在不断扩大,并且果实开始出现香气、有人不小心吃过,无毒但很甜,又越来越多的动物和人类开始企图食用这些东西。

别人听完或许只觉得这样和一个植物斗智斗勇比较好笑,但一直照料这片田地的人们却只觉得不安,就好像这些植物在不断进化一样,无论从什么样的角度来看,都显得恐怖了。

不知为何,四叶草博士和她的助手们,每次来取样品或者查看生长记录的时候,看向这些植物的目光都在发光一样,一次比一次热切,带着他们看不懂的情绪,还嘱咐他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可以控制生长,但不要全部毁掉,如果可以的话,把这些种子散播到森林里去。

这让其他人不能理解,不过他们也造作了,比如不再拦着飞禽走兽偷吃,将果实赠送给出去的队伍,这样一来,就能传播到外面去,只不过由于森林面积宽广,所以还没有密密麻麻到处都是。

自从照顾这些植物以来,他们的头发都要白几分,也难怪看见罪魁祸首以后,会这样激动。

姚良不动声色地拉开了一点距离,担心激动的人群让他处理这些问题,虽然种子是他提供的,可是他一点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也找不出解决办法。不过从实验室的嘱托来看,这些植物应该有奇妙的作用。

这样想着的少年,在不依不饶的抱怨声中举手投降,和这些人一起,把又变得密集起来的植株清理了一遍,还摘下不少果实吃,闻起来有一股甜甜的果香,吃起来也确实很甜。汁水饱满,果肉也很软,皮很薄,有点像樱桃,但味道截然不同。

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一开始并没有香气,也没有这么甜,只能证明这个植物精华非常快,短短时间内,已经能够给自己的繁殖找到更好的途径。

处理完这一切,夜色已经完全笼罩下来,也不知为何,这一片的天空都要澄澈几分,那些笼罩在整个天幕上的灰色,仿佛都变得浅淡不少,隐隐能看见灰色之后的闪烁的星星,不过也可能是他的错觉。

因为意外发现实验室态度奇异这件事,姚良索性也不去休息,抬脚朝着四叶草所在的地方走去。如他预料中那样,那里还没有休息,据执法队说,他们一直睡得很晚,经常通宵熬夜。如今看来,甚至可以说,他们的情绪很亢奋,因为姚良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都能听见了不少研究员兴奋的说话声音。

这一片都很热闹,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姚良慢慢靠近,对着外面守卫的执法队员点点头,然后准备推开门。

才打开一个小缝,就听见了欢呼声:“我们成功了!它居然真的有效果!”

人气小说推荐More+

我的武魂是铠甲勇士
我的武魂是铠甲勇士
世间武魂共分九品。一至三品为凡,四至六品化灵,七至九品称天!少年自苍风王朝走出,骑天魔鹰,闯向了更加精彩广阔的世界。 天帝之路,谁主沉浮?天武大陆,万道争锋。吾为天帝,当镇压世间一切敌!
明问君心
重生女魔头:国师,渡我
重生女魔头:国师,渡我
【【红袖读书——首届“全球征文大赛”】参赛作品】他是传闻中出尘绝世的大国师。某日国师翻出记账小本本:“你欠我的有这么多,今生债今生还,我看你也还不完,就拿你人抵债吧。”风轻摇沉思片刻,将他推倒。国师:“干什么?”风轻摇:“还债。”国师:“不是做牛做马吗?”风轻摇:“不,我改主意了,要么我做你女人,要么你做我男人。”她是传闻中嘻笑间取人性命的女魔头。魂飞魄散多年后,她回来了。
喻铃舜
诸天界海
诸天界海
识海变异,连接一个个世界,秋澈穿越无尽世界,最后化作无尽的界海。时间,空间,渡我成仙。仙道,魔道,皆是大道。
霁雪阁
娇妃难宠:太子乖乖吃药
娇妃难宠:太子乖乖吃药
太子府里来了一个新男宠那男宠虽生的细皮嫩肉比女人还要可口,可奈何脾气火爆,绝非常人可以驯服。太子爷勾起唇角:“那便我来管教吧。”四年来,太子爷的管教让其有了质的改变:从调皮捣蛋到知书达理,从小平胸到圆滚滚。他却红了眼眶:“姚药,三十而立,我今年三十岁,你愿意当我的妻子么?”谁料她话锋一转:“疯了,就乖乖吃药吧!”他想,于我而言,你不就是药么他挥挥手。罢了,对她,他始终不期待,不追逐,不奢望也不
药不一
种田女的心愿
种田女的心愿
种田少女的日常,请放心食用。 “啊?非要实现我一个愿望?可是我没有什么愿望啊……” 罗想想扶着锄头一脸茫然,能不能让让,不要打扰她种地好吗? 这是一个种田女被迫(划掉)给自己种了一个对象的故事。 求收藏(=゜ω゜)ノ
喵包